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发布日期:2023-03-17 16:35
0

赵清卉

老爸院子种着各种各样的菜水,一场场秋雨过后,茄子下架了,豆角下架了,辣椒下架了……地空下了,老爸将地翻翻,种上了白菜。他说:霜降之后,白菜的味道尤其好。

嗯?我疑惑了,一场秋雨一场凉,一朝秋露一朝霜。不是霜降之后,万物应该萧瑟了才对吗?可历历寒霜,好像给白菜倾注了别样的营养,大白菜愈加味道颇佳,汁水丰盈了。

古人将白菜叫做“菘”,是因为觉得白菜经霜不凋,像松树一样品质可嘉,因此取名曰“菘”。庄户人家在春耕秋收时常说的一句话也与白菜有关:初春早韭,秋末晚菘。 

老爸的菜园里常种着圆白菜和小白菜。深秋至,寒霜降,小白菜也长大了。一颗颗白菜就像一朵朵绿色的花朵,一片片油嫩嫩厚实实的叶子,特别惹人喜爱。我常做划小白菜,这是一道在我们陕北家喻户晓的下饭菜。吃一口,软软的,滑滑的,糯糯的,满嘴生香,回味无穷。

记得小时候,冬季一到,家家户户的窗户底能晒着太阳的地方,都整整齐齐地码放着许多大白菜,一堆一堆儿的,就像碧玉妆成的城墙垛子。那时候,这些白菜是陕北人冬天的必备。为了便于储存,也为了改善冬季单调的吃食,家家户户还会腌上几大缸白菜。经过一个月的腌制和发酵,酸菜便可以食用了。大烩菜、酸菜鱼、炖牛肉……都是极好的下饭菜。

和菜饭是陕北一道独特的小吃。将青菜洗净后切碎并沥干水分,等稀饭临熟将青菜下锅稍微熬煮,泼一勺泽蒙油炝锅,那味道,绝了!

人们常说萝卜白菜保平安。宋朝的黄庭坚写过一首《即席》:霜栗剥寒橐,晚菘煮青蔬。是啊,在寒冬腊月季节,亲朋好友围坐一桌,一壶酒,一桌菘,温馨、惬意油然而生。

父母日复一日地在他们的菜园里辛苦劳作,不就是为了让儿女吃上一口绿色蔬菜吗?不就是为了让我们闲暇时间多去老院子走走吗?不就是希望自家儿孙满堂,膝下成群,享受天伦之乐吗?父母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不正是和白菜这种平民蔬菜的内涵相照应吗?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张倩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