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李自成与冯起龙的情谊

发布日期:2022-04-25 09:14
0

申长明

我曾借阅了米脂多家姓氏家谱,如艾氏、高氏(分东高西高)、李氏、常氏、冯氏、杜氏,及杨家沟马氏等家谱,就辈分排序而言有十辈、十六辈、二十辈之分,但冯氏家谱早已排了第八十七辈,在米脂实为罕见(现为二十辈左右)。冯氏在米脂算一大户,人丁兴旺,据新修米脂万丰冯氏家谱的统计,冯姓人口在米脂上百个姓氏中排名第十位。

冯氏七世冯起龙,字云潭,祖籍米脂县高庙山乡冯渠人(现属银州镇),明岁贡生,初任蓝田教谕,后回米脂任城防指挥官,在城内东大街、草场(北大街)置有住宅。

明崇祯十五年(1642),米脂知县边大绶(河北人)受命陕西都督汪乔年亲率米脂县绅艾诏、贺时雨及役卒近百人,在正月十四冒着近二尺深的大雪去李自成家祖坟掘墓,以“斩断龙脉”破坏风水,保大明江山,讨得主子的赞许。

崇祯十六年(1643)闯王挥兵北上,边大绶闻风丧胆,闻讯调任遁回前,还造谣蛊惑米脂城内百姓言:“闯贼此次回米脂要毁城屠杀全城百姓……”后其返回河北,在新县令未到之前将城内衙门公务交于冯起龙代管。

不久李自成回到米脂,在城北安营扎寨,据传,他登上行宫的最高处玉皇阁,把事先写好邀请冯起龙先生来行宫的信件,用弓箭射向“柔远门”的箭楼上,城防兵立马取信递交于冯老先生。冯起龙比李自成大十多岁,过去同在衙门中做事。起龙很同情自成的遭遇,欣赏他的为人做事,所以放心地带了两个随从,出北门上了盘龙山,面见闯王了解前因、晓以大义。得知闯王并无攻城之意,并得闯王挽留在行宫内住了数日。自成说这次回乡主要让起龙协助他办三件事:筹备军粮、马草、火药、麻绳、云梯等物资;与米脂父老、乡绅商议,如何处置曾策划并参与挖掘自成家祖坟的米脂人艾诏与贺时雨二人;筹备祭祖事宜。

起龙应允后,并在自成离开米脂时把次子冯锋托付给自成,参加了自成军,可见起龙与自成的关系非同一般。后下山回城,向阖邑百姓说明事由,把艾诏交于自成处置,贺时雨胆战心惊,寻了无常。此举得到全城百姓的支持,并称赞起龙先生临事不乱、胆识可嘉,敲锣打鼓给起龙先生家大门上挂了一块“梓里蒙庥”的黑底金字木匾。

后来我调查过冯氏第十八代孙冯继明,他说祖上确实曾有两块木匾,在1947年胡宗南进攻陕北期间遗失,不知去向。

起龙老先生和自成交往留下的“短札五函”幸存至今。历经三百八十年的风风雨雨,当初交于其裔孙冯宠锡珍藏,时隔八十九年即壬子夏(清雍正十年),经文化人德华氏(与宠锡有偏亲关系)向宠锡借阅观看。由于宠锡保管不慎,残篇断笺,虫蛀其半,德华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耐心辨识其文,重新抄录下来,给了宠锡及起龙三子“镳”的子孙各存一份。

后冯氏家谱经过几代人续编传至今日,是冯氏十六代孙冯光济先生千方百计保存下来的。当时,他被遣返回乡,进行思想改造,老先生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在煤油灯下从一世至二十世,从头至尾,一笔一画楷书誊写了这部六本万丰冯氏家谱孤本。今天我们看到的“短札五函”,也是后经光济先生抄录留下的,也因此让我们了解到这段人间佳话。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李娜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