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我的神木我的城

发布日期:2021-11-02 17:21
2

每次提起她,总有一股暖流在心头涌动,每次踏上她的归途,总觉得漂泊的脚步找到了归宿,每次心灵受了伤,总想第一时间投入她的怀抱,她是我心中最柔暖的地方——我的神木我的城。

微信图片_20211102171216

我的神木位于陕西北部、秦晋蒙三省接壤地带,地域广阔,资源丰富,历史悠久,文化淳古。古称麟州,是华夏始祖轩辕黄帝部族都城所在地,石峁遗址为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提供了重要实证,亦是历史上边关要塞,名扬青史的杨继业父子曾驻守于此。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幸运来得太突然,我的神木成了世界八大煤田之一的腹地,随着神府煤田的开发,二十年后神木逐渐成为“富有”的代名词、全国百强县,我的城也旧貌换新颜,鳞次栉比的高楼直耸云霄,纵横交错的交通,构成了城市的血脉和骨架,推动着古城大踏步迈向现代化城市,但我心中一直藏着少年时期那个温暖的城。

微信图片_20211102171211

我的城镶嵌在东西两座山间,巍峨挺立的东山像屹立的巨人,坚毅稳重,东山北端的香炉峰看似岌岌可危地耸立在山尖,亦如一朵腾空而起的蘑菇云,南端的龙眼窟汲取着旭日的精华普照着古城。蜿蜒峻峭二郎山尤如一条仰首翘尾长龙横亘城的西边,山上是释、儒、道三教合一的圣地,庙宇众多,庄严肃穆的三教殿伫立在二郎山最高的脊梁之上,朱红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脊,院中古木苍翠参天,悠悠的钟声回荡在缭绕的香烟中。正殿后最险要处有一棵伞状的松树,树干在空中弯曲成一个倒“七”字,这里成了二郎山的标志性取景点,到此一游的时髦人都会在此拍照留念。每年农历的四月初八、六月二十二是二郎山声势浩大的传统庙会,庙会热闹非凡,商贾云集、游人涌动,场面极为壮观。二郎山下是绵延百里的窟野河,像一条黄色的玉带绕城而下,她有时像温柔的母亲,滋润着这块富饶的土地,有时像愤怒的雄狮,1989年那场巨浪涛天的大水袭卷了两岸不少农田房舍。

1

八十年代,我很小,城很大。 钟楼以其金碧辉煌的雄姿踞于古城中心、东西南北四条大街的交汇处,是古城的标志建筑。从钟楼向北至大仙庙为北大街,北大街紧靠钟楼的东侧是充满着诗意、弥漫着书香的新华书店,那是我们常常三五成群去蹭书看的地方。隔壁的镶牙照相馆留住了多少人青春与童年。全城最高大尚的宾馆—服务大楼位于北大街正中心,服务大楼对面是散发着浓郁中药味的药材公司,还有珠光宝气的银匠铺,北大街的尽头汇聚了全城的地毯厂,闻名遐迩的神木手工地毯出自于厂房里女孩子的纤纤玉手下。南大街是全城最繁华的商业街,百货公司琳琅满目的商品曾无数次吸引过我渴望的眼球。五金公司的黑白电视、自行车、缝纫机那是紧缺的大件供应品。副食公司醇厚的醋香味悠悠漫漫地飘出厨窗,让人口水直流。南大街的尽头是一家挨一家的五金手工加工铺,叮叮当当的的锤声此起彼伏地从耀眼的白铁皮上泛起。西大街短窄,从钟楼向西至城墙,街上商业设施很少,唯有武二宝的传统小吃店誉满全城,酸爽可口的粉糊糊,筋道喷香的酿皮,晶莹剔透的绿豆粉皮无不让人垂涎三尺。西大街最热闹的时候是正月十五灯火辉煌的“三元”盛会。东大街以中医院、城关小学为中心,云集了各种小吃摊、小卖部,固定小商铺为病人提供方便,流动的小商贩们盯准的则是下课铃一响蜂拥而出的学生,他们充分利用黄金课间十分钟来一次5分钱的疯狂大促销:玻璃板下5分钱一大杯黄灿灿的香蕉水,5分钱一个冰凉香甜醬红色的豆沙冰棍,5分钱的一个疤子碗托至少能加三次醋汤汤,还有粉皮不贵贵一毛一对对……

微信图片_20211102171235

八十年代的东兴街既是街道又是古城通往外面世界唯一的一条道路,向南连接着省会西安,向北面通往首都北京,西安与北京都是莘莘学子们向往的远方。说起学校的时光,那是橡皮擦擦不掉的记忆。那时城里的小学只有三所,城关、南、北关小学,初中只有呈阶梯状分布的二中,最高学府高中当然属人才辈出的神中了,那时的学校少,课程也少,我们总有大把时间用来玩,一辆二八自行车能让我玩转整座城,小学时我个子太矮,矮到不仅坐在座子上双脚够不到脚蹬,即使骑在前杠上也够不到,只能用左手握着左把,右手扶着前杠掏腿儿骑,我曾经用这种骑法,巧妙躲过了东兴街上轰轰隆隆驶过的东风牌带挂车,也骑遍了城里所有的搓板路,除了偶儿摔两个大马趴外,并未发生其他危险,因为除东兴街外的街道上几乎没有汽车。初中男女生开始“封建”,课桌上深深的“三八”线将男女生隔成两个世界,男生疯狂追金庸武侠小说,女生捧着《窗外》成了琼瑶的忠实粉丝,但我们共同追星,《黄土高坡》上的《小城故事》多,《小小的我》也有颗《驿动的心》,《我多想唱》《跟着感觉走》,但高中时光已逼近。高中三年必须长大,晨曦微露的二道壕畔荡漾着我们朗朗的背书声,寂静的深夜在海红子电灯下补回曾经蹉跎的岁月。

微信图片_20211102171241

从北向南流淌的二道壕浇灌了南北关的菜水地,也成了古城有水有树天然的长廓公园,早晨空气清新,流水淙淙两岸碧柳成荫的二道壕属于晨练的老人和用功读书的孩子们,老年人专心致志地打太极拳,一个“双龙戏珠”,阴柔并济,一个“大鹏展翅”,刚强有力,虽然打的很慢,却是以柔克刚;仅有一天周末的早上,用功读书孩子们会早早起床去二道壕畔背书,有多少学子曾在两棵固定的歪脖子柳树间来回踱步捧书奋读,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成功小道。夜晚的二道壕属于浪漫,黄阴阴的水,疏疏的林,淡淡的月,正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佳境,那时用小纸条约好“七点半,二道壕畔见”的爱情是纯真笃定神圣的,因为城里人很少,亵渎不起感情,她的七八姑八大姨也许是你七八姑八大姨的同事同学或朋友。

城里热闹与繁华以钟楼为中心,四条大街尽头为半径,城外郊区的美丽富饶北起石堡墕南至单家滩,城郊的时令果蔬总被第一时间挑着担、推着架子车送到城里的大街小巷,“红丹丹的洋柿子,酸甜甜的立核核(国国)毛桃”,亲切的乡音、悠长的叫卖声足以唤醒孩子们的味蕾、家庭主妇的购买欲。寒食的干羊腿烩新菠菜,六月六的西葫芦熬羊肉,隆冬时节猪肉熬酸白菜……城里家家户户一年四季舌尖上的美味大都来至城郊的土地。

微信图片_20211102171246

流年如丝,波澜不惊,那座温暖的城曾经点点斑驳的往昔在我心中还是那么凝重深刻,她记录了我童年的顽皮,少年的无闲,青年的梦想,她哺育我成长成人,任时光流转,世事沧桑,我总是深深的爱着您—我的神木我的城。

通讯员 王丽

本文来源:榆林传媒中心-榆林网编辑:郝莉娜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