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绥德,一个有文气的地方

发布日期:2021-10-13 08:54
0

耿永君

绥德是文化县。

绥德“全国文化先进县”的牌匾是国家文化部授予的。同时,还被授予了全国石雕、秧歌、唢呐、民歌、剪纸五项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称号。

这是绥德人至高无上的光荣。

有一种说法是:中华文化的源头是黄土文化,黄土文化看陕北,陕北文化看绥(德)米(脂)。

是的,浸润在时光长河里的绥德秦汉文化、红色文化、黄土文化,韵味绵长,历久弥香——

一个地处黄土高原腹地的陕北小县,何以具有如此深厚而灿烂的黄土文化艺术魅力?

绥德,一个清亮而儒雅的名字,始于北魏,取“绥民以德”之意。

这里上古为五龙氏地,秦时为三十六郡之一的上郡。汉立并州,唐置绥州。宋时归属西夏,明朝为边陲九大军事重镇之一的延绥镇。清为直隶州。

三百多年前,大清皇帝乾隆看重此地,题赞“秦汉名邦”。清知州江士松更是对绥德厚爱有加,于县城中心石崖题刻“天下名州”,成为绥德一张亮丽的名片。因盘踞于陕晋宁蒙四省区枢纽,又称西北“旱码头”。

古今悠悠数千年。

站在绥德这块神奇的黄土地上,举目凝望,目光穿透苍茫的历史云烟,思绪在远古陈迹里游荡——

我想探寻绥德历史文化渊源,梳理回顾绥德文脉发展走向。

自古以来,多民族杂居、多元文化融合的这块边陲重地,成为阻挡匈奴铁蹄踏进中原与长安都城的前哨。

秦代,秦始皇在此设立北方第一门户,命内史大臣蒙恬率兵30万镇守于此,又命长子扶苏监军,抵御匈奴侵犯。

西汉,飞将军李广调任上郡太守,历尽70余战事,勇克匈奴,威震塞上。

北宋,名将高永能百战西夏,血染沙场。

明朝,大规模修筑长城、寨、堡、烽火台,以“安定边塞”。至今,遗迹犹存。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似春闺梦里人。”“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冰冷的诗句,惨烈的意境,一派慷慨悲歌……

好在,还有许多农耕文化的神话传说,凄婉悲凉的信天游,高亢嘹亮的唢呐,抚慰着一代代穷苦百姓。

军事征战与文化交融,形成了绥德乃至陕北文化的雏形。

频繁的战乱,也给名州留下许多文人墨客的边塞军旅诗词。唐之温庭筠、贾岛、韦庄,北宋之苏轼、司马光等,都有诗作留存。这些诗词,对绥德文化的浸染是广泛而深远的。

信天游由来已久,祈雨调传说商汤即兴。《尔雅》中便有“甘雨以降,万民以嘉”。有专家表示,陕北民歌是《诗经》的来源之一,如《关睢》等,陕北民歌“赋比兴”的表现手法是《诗经》的延续,是“活着的《诗经》”。

但凡来绥德的游客,都知道名州有三大著名景点:扶苏墓、蒙恬墓和汉画像石馆。

它们是绥德秦汉历史文化遗存的重要印记。

我曾多次陪外地朋友去拜谒秦太子扶苏墓和秦大将蒙恬墓,扶苏和蒙恬虽然是异乡人,但深受绥德人敬仰和爱戴,他们“忠勇仁义”的精神已融入绥德汉的血脉之中。

疏属山绥德汉画像石馆,是绥德石雕艺术的最初渊源。那些青石上呈现的是绥德汉代社会、历史、文化的缩影。

汉代上郡太守,飞将军李广也是绥德人仰慕的一位英雄,有关他的遗址至今犹存。李广寨(现四十里铺暖泉沟村北山寨)、洗马湾(现西马湾村)、铁骑坪(现铁茄坪村),都是将军征战上郡时扎寨、洗马、屯兵之地。现在,小学语文课本有唐代卢纶《塞下曲》:“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民寻白羽,没在石棱中。”这首诗写的就是名将李广射虎的故事,传说绥德城东面的虎焉村就是李广射虎的地方。吟诵唐诗宋词的孩童,可晓得李广将军在绥德远去的背影和留下的故事?

有关凭吊扶苏、蒙恬及李广的古代诗词也有很多。唐代胡曾《杀子谷》:“举国贤相尽泪垂,扶苏屈死戍边时。至今谷口泉呜咽,犹似秦人恨李斯。”清代阎秉庚《蒙恬墓》:“春草离离墓道侵,千年塞下此冤魂。生前造就千枝笔,难写孤臣一片心。”明代曹连《李广寨》:“时巡几度过东岗,漫访将军古寨场。自是承平无战伐,闲花野草任芬芳。”

绥德城北二里处大理河边有一个叫“落雁砭”的小村,相传西汉时王昭君奉旨出塞远嫁匈奴途经此地时,路边的花儿都向她露出笑脸。一只大雁被昭君美貌吸引,从空中坠地,故此村庄名曰“落雁砭”。东汉末年,才女蔡文姬受命归汉至上郡,已是两鬓秋霜。唐代韦庄《绥州作》一诗记载:“明妃去日花应笑,蔡琰归时鬓已秋。”

《乐府·诗集》的《上郡歌》产生于汉成帝(公元前32年至公元前8年在位)时期,距今已有两千多年,是迄今为止见于史书最早的陕北民歌。

绥德文化教育出现又一次兴盛是在明清。

疏属山山腰的“雕山书院”,创建于清雍正年间,因绥德旧时为雕阴郡而得名。讲堂正中悬挂“学问务高深秀发文山理水,科名期显达祥呈凤岭龙湾”,体现了书院的办学宗旨。我曾于20世纪70年代初有幸目睹了绥德师范(原雕山书院)的校园景色,古色古香,气势不凡。最让人感动的是,全国许多书院都是“民办公助”,而雕山书院则是“官办民助”模式,开启了官方重视教育的先河。绥德的文化教育历来在陕北遥遥领先,与历代地方主政者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

明清时期,州府县大都建有孔庙或文庙。绥德文庙与学宫连为一体,早在金承安五年(1200)就建于城内嵯峨山。现文庙有照壁1座,学宫仅残存尊经阁和阁东3孔厢窑,照壁由砖砌成,上有“五龙壁”石雕1块。文庙和学宫历来是绥德人尊孔读经之处。

在明代,绥德还出了个大文人马汝骥,明正德十年中进士、官做到礼部右侍郎。他学识渊博,能诗会文,著有诗集《西乐集》八卷,收入《四库全书》。

明清两代,绥德考取进士55人,举人157人,贡生547人。城内围窑“一门三进士,父子二翰林”的张璨父子就是当时精英人才的突出代表。

清末民初,是绥德史上最苦难的日子,也是传统文化最黯淡的时期。

据《绥德县志》记载:“光绪三年(1877)旱,大饥,人相食,饿殍载道,赈银两,设粥厂”。

为了生存,绥米一带百姓背乡离井“走西口”,上银川、内蒙古揽长工、赶牲灵。“下南路”去人口稀少的延安逃荒谋生。

同时,绥德黄土文化的多元性、复合性与开放性,使这里出现了大批石匠、木匠、毡匠、皮匠、油画匠、泥水匠等能工巧匠。还涌现出许多说书的、唱曲的、剪窗花的、闹秧歌的、吹唢呐的等艺人,他们还顺便把信天游、唢呐、剪纸等民间艺术带进延安人的生活中,与延安文化融为一体。

老话常说“绥米一家人”“绥米千古一脉情”。在绥米人的意识里,求学不成学门手艺,是一个人安身立命的基础。所以,这里“五色匠人”遍地一层,有些村甚至多一半农户都是手艺人。这些耍手拾艺的虽奔波劳累,但能挣来活钱,受人尊重,日子过得还算滋润。

余秋雨说:“陕北人即使衣衫褴褛地走在世界上,也会被人看出是有文化背景的人。”

历史步伐迈入现代大门。

这一时期,本县传统文化出现前所未有的繁荣。

抗战时期,这里是抗击日寇西渡黄河的前沿阵地。解放战争时期,这里既是延安的总后方,也是陕甘宁边区政府的北大门。

1923年,陕西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在绥德疏属山原“雕山书院”创立(1950年更名为“陕西省绥德师范学校”),揭开本县新文化运动的序幕。

绥德人李子洲高举革命大旗,创建党组织,播撒红色火种,燎原了陕北大地。学校被誉为西北革命策源地,培育英才的红色摇篮。“读书勿忘救国,救国勿忘读书”,是李子洲为学校确立的校训,成为学校的办学宗旨和灵魂。

1940年至1941年,毛主席在延安两次接见绥师赴延安代表团师生,并为学生代表题词:“奋斗”“学而时习之”“艰苦奋斗”。

如果说,“雕山书院”“文庙”“学宫”是绥德古代文化的堡垒,那么,“绥德师范”则是绥德乃至陕北红色文化的一面鲜艳的旗帜。

1925年,李子洲创办“绥德图书馆”,1942年,更名为“子洲图书馆”,毛主席亲笔题写“子洲图书馆”馆名。这期间,绥德还创办了“西北抗敌书店”、《抗战报》,成立了绥德群众剧社。这些文化艺术团体,宛如一朵朵艳丽的山花,盛开于名州大地,成为陕甘宁边区最早传播革命思想的文化阵地。

1940年2月,绥德解放,设立绥德分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隶属陕甘宁边区政府,辖绥德、米脂、佳县、吴堡、清涧5县。绥德分区有50万人口,是陕甘宁边区最大的一个分区。

抗大总校1943年迁至绥德。在绥德办学三年,其艰苦创业、顽强进取的精神永远留在了绥德。

1943年2月,习仲勋任中共绥德地委书记,领导绥德地区创办冬学905所,掀起扫盲识字高潮,极大地推动了绥德文教事业的发展。

转战陕北期间,毛主席在绥德的李家崖、黄家沟、延家岔、吉镇四村留下他匆忙的脚印。其间,挥笔手书韦庄《绥州作》一首:“雕阴无树水难流,雉堞连云古帝州。带雨晚驼鸣远戍,望乡孤客倚高楼。明妃去日花应笑,蔡琰归时鬓已秋。一曲单于暮烽起,扶苏台上月如钩。”给绥德留下珍贵墨宝。

长期饱经战乱,备受苦难的绥德人,从红军和共产党那里看到了新的希望,纯朴、粗犷、豪放的性情使他们有着改变命运的强烈愿望与动力,更乐于接受新事物,积极投身于革命大潮——

在绥德,出现了根据真人真事编成的陕北民歌《三十里铺》:“提起个家来家有名,家住在绥德三十里铺村。四妹子和了个三哥哥,他是我的知心人。 三哥哥当兵坡坡里下,四妹子公式畔上灰不塌塌。有心拉上个知心话,又怕人笑话……”

据说,1942年春节,毛主席在延安大礼堂讲话中提到绥德三十里铺村“妻送夫,娘送子,妹妹送情郎上前线”的故事,还说《三十里铺》这首歌是边区老乡很爱听爱唱的一首歌。这首歌一定意义上也是边区人民踊跃投身革命的真实写照。

大革命以来,绥德人投身革命、为国捐躯的英烈就有1475名。在县城西雕阴山下、大理河畔的绥德革命烈士陵园里,有6块碑上镌刻着他们的英名。

1942年,延安鲁艺工作团在绥德分区活动了三个月,一边演出,一边收集、改编陕北民歌上千首。何其芳、张松如编辑出版了第一部《陕北民歌选集》,陕北民歌对中国的音乐创作产生了巨大影响。翌年春节,延安掀起了以陕北大秧歌为主体的新文艺运动。

一次次革命大潮,给绥德黄土文化注入新的内涵,增添了新的活力。清新健康的陕北文化,滋润了中国革命,也滋养了延安精神,成为延安精神的一部分。《三十里铺》《赶牲灵》《兰花花》等一大批陕北民歌掀起中国音乐史上的红色狂飙,很快席卷全国,并影响了一个时代。

红色基因从内心出发,从脚下出发,遍布每一个神经末梢,主动而从容地抵达每一个绥德人的骨子里。

新时期,绥德文化教育揭开了崭新的一页。

无论是计划经济时期,还是改革开放以来,绥德依旧是榆林市南部地区文化教育中心,“旱码头”的区域优势更为凸显,为绥德文化注入时代精神。

1958年秋,绥师附设专修科。1960年更名为“绥德师院”,是榆林地区最早的大学,为陕北地区学术文化传播起到了巨大作用。1983年,绥德师院迁入榆林市区,现升格为榆林学院。

1978年以来,绥德师范开始在榆林范围招收普师专业学生,为榆林地区培养了大批中小学教师。1997年,该校迁址于绥德东门滩新校区后,原校址又办起绥德实验中学。2019年3月,绥德师范并入榆林学院,成为榆林学院绥德师范校区。

绥德文庙与学宫原址上又先后创办绥德职业中学和特殊教育学校,教育事业薪火相传,文脉延绵。

改革开放以来,绥德中学、绥德一中和城区一些中小学,教育教学质量名列榆林市前茅,一大批优秀学子迈进全国名牌大学。榆林各地无数学子纷纷慕名前来求学。

1952年,中央歌舞团曾在绥德县数千名歌手中精选三十多人,组建了陕北民歌合唱队,使陕北民歌有了国家级演唱团体。

常永昌、杨进山、李治文、刘燕生、白秉权、刘燕平、杨巧,以及近年来以贺国丰、雒翠莲、雒胜军、小夫妻组合等为代表的绥德歌手,在各个时期引领风骚。

进入新世纪,绥德依托本地历史文化旅游资源,高举“文化引领”大旗,在推进城市、生态宜居示范县和红色旅游基地建设上迈出新步伐。

2004年,《绥德文库》出版,该《文库》包括秧歌卷、石雕卷、民歌卷、唢呐卷、剪纸卷等,共18卷、20册,上千万字的容量,是对有记载以来绥德民间文化艺术的一次大规模收集、整理和收录。

2015年,《绥德人文大观》系列丛书出版,共4卷11本。包括《绥德汉卷》《民间文化卷》《文学卷》等,在更大范围内记载、挖掘、整理、探究、承接绥德文化时代脉络。

近年来,绥德对县境内70多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整理保护。现在,有国家级非遗项目3项,省级8项,市级19项,县级81项。

由绥德晋剧团上演的大型陕北秧歌剧《米脂婆姨绥德汉》,2009年7月在国家大剧院演出大获成功,被列为陕西省重大文化精品项目。

厚重的黄土文化,一次次吸引了央视关注的目光,使绥德在中国最高端媒体平台上频频亮相,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1997年,《寻找三十里铺》纪实专题片在中央电视台播出。2000年,央视西部频道《魅力12》推出绥德民歌《三十里铺》专题节目。之后,央视电视系列片《走遍中国——榆林》(其中《天下名州绥德汉》)在央视四套播出。央视《美丽中国乡村行》《魅力中国城》摄制组也先后走进绥德,拍摄陕北黄土风情……

而今,秧歌、民歌、剪纸作为校本课程,走进全县中小学课堂,成为校园文化艺术节的传统节目。

有朋自远方来,我们绥德人都喜欢带他们去乡下,感受至今依旧延续着的中原农耕文化、草原游牧文化和陕北黄土文化相互渗透融合的古老文化习俗,体验一种纯净的原生态文化基调。

石雕之乡——四十里铺。南距绥德城40华里,北离米脂城40华里,故名“四十里铺”。该镇有大小石雕厂40多家,从业人员1200余人,其中雕刻技师500余人。在这里,你可以观赏210国道长约十里没有围墙的石雕厂陈列的石狮、石牌坊等石雕艺术杰作,场面壮阔,让你过目难忘。

民歌之乡——三十里铺。这里有当年四妹子送三哥哥当兵时站过的公式畔,有三哥哥告别情人时走过的土坡坡。有王凤英、郝增喜年轻时住过的旧居,有编歌人常永昌住过的老窑。走进三十里铺,重温民歌经典,撩开历史烟云,20世纪40年代妹送情哥哥参军的真实情景就会重现。当《三十里铺》醉人的旋律响起,置身其间,你能感受中国民歌宝库中精品的无穷魅力。

民俗风情之乡——郭家沟。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距县城17公里,因这里2014年拍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又称“双水村”。《巍巍昆仑》《保卫延安》等近20部影视剧也在此拍摄。还有中央美院、西安美院等十多所大专院校在此建立实践基地。郭家沟是黄土高原最典型的传统农耕文明窑洞古村落,保留了陕北明清最原生态乡村景观。

窑洞建筑文化典范——党氏庄园。位于县城东北20公里处白家硷乡贺家石村,是绥德清朝以来第一座地主大庄园。庄园始建于清嘉庆十九年(1814),经党氏六辈人历时一百年逐步建成。该村集经世致用的儒家文化与易经文化为一体,有着浓厚的耕读文化传统和天人合一的建筑风范。

雕阴首镇——义合镇。在县城东30公里,自古为秦晋两省交通要道,距今约700年。北宋时设寨,金大正三年(1220)设义合县,元、明设镇,清为驿。现尚存古城墙遗迹,东西两城门尚存。镇内紫台山娘娘庙,建于金明昌五年间(1194)。该镇保留了陕北地区典型的古镇风貌。

天空晴朗,山川秀美,河流温润。崇文重教氛围浓郁,民间艺术土壤丰厚,史诗般的黄土文化大气磅礴。

这一切,是绥德人永远的精神记忆和生命根脉。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张倩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