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中秋情浓

发布日期:2021-09-22 09:34
65

就像爱情是永恒的主题一样,中秋也是一部写不完的长卷。

“月亮上有礼物,你知道吗?”儿时,祖父在中秋月还未升起时问我。我摇头。月亮离我们那么远能有什么礼物,就算是有礼物,月亮它怎么送给我呢?我上不去,它也下不来,难道祖父有隔空取物的本领?祖父看我疑惑,便说:“等月亮升起的时候。”

这时祖母会端出一碟子存了好些天的小红果放在院里的桌子上,然后踮着那双因缠裹致残的小脚回屋煮面条。我依偎在祖父身旁,眼巴巴地瞅着垴畔山上那棵大榆树,因为月亮每次都是最先从树梢上升起的。

等了好久、好久,我的脖子都要僵了,突然树梢一晃,一个圆圆的笑脸从树梢上闪出,天地瞬间明朗起来。银辉洒满了小院,墙角处黑黝黝的丝瓜架也露出了本色,架上绿的瓜叶,桌上红的小果。祖母也将色香味俱全的剁荞面从屋里端到院里的桌上了,“都先别吃,给月亮先吃。”说着,祖母从桌子中间的碗里捞出几根面条随手向空中一抛,动作快且优美,堪比一名优秀的篮球运动员。祖父摸了一下我的头说:“吃吧,本该给你炉几个馍馍吃的,爷爷奶奶老了,给我娃炉不动了。”我摇头说面香。祖父点头,又说:“吃面省,烙饼费,炉馍馍馅白搭。”我看见祖母低头吃面,两根面条含在她嘴里嚼了又嚼……

祖母收拾碗筷回屋后,我小声问祖父:“月亮上的礼物是什么?”祖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从碟子里抓起一把小红果,又把墙根一小筐挖好的苦菜递给我,让给隔壁一位外姓的孤寡老人送去。他比祖父年长两岁,我也称他爷。他接过小红果放在鼻子上闻了又闻,然后小心翼翼地揣进兜里,抓起苦菜给笼里的小兔兔吃。我要走时,他叫住我,进屋拿出一个小盒子。我是死活不要的,他恼了,还急着要掏出兜里的小红果。

祖父打开盒子,里面装着两个圆圆的小小的,似馍非馍、似饼又非饼的东西,一种独特的香味从盒子里飘起。祖父说那是点心,过去宫廷里才能吃到。说完只用牙尖啃了一点皮,祖母则摇头说牙疼。那是我第一次吃点心,而且还一次吃了两个。

月亮高高地挂在夜空中,洒下的月辉像轻纱似的一般温柔。祖父坐在小凳子上,一字一句教我读,“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月光均匀地散落在他身上,眼镜框闪闪发光。

在之后的无数个日子里,我都会想起那个中秋节,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美,那是来自祖父的无言的爱。

岁月沧桑。如今,祖父母都已故去,曾经年少无知的我已为人母。往日贫穷的村庄里建起了一排排新瓦房,中秋节的炉馍馍也被越来越多的人唤了新名称——月饼,幸福的笑声淹没了秋夜的叶语。

我问女儿:“月亮上有礼物,你知道吗?”

女儿说:“是团圆!”

高志飞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李小龙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