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追寻快乐

发布日期:2021-02-27 01:42
0

什么是快乐?快乐就是让人们在精神上、心理上感到幸福、高兴、痛快、欢慰和满意。快乐是有原则性的,是建立在不伤害社会和他人根本利益前提上的一种高尚的精神享受。老年人同样需要快乐,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畅享晚年生活。

物质生活是快乐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唯一的内容。如若把人生的快乐完全寄托在对物质生活的追求上,那肯定得不到真正的快乐,快乐还要有精神文化生活的充实。只有这样,人们才能心情舒畅、家庭和睦,人居环境才会更加舒适。人们常说“富人苦长夜,学者恨日短”“皇帝有皇帝的烦恼,穷人有穷人的欢乐”“穷乐活,富忧愁,讨吃的在唱信天游”,正是这个道理。

快乐从何而来?人们的快乐主要依靠社会大环境给予提供,也就是说,国家强盛了,民众才能过上真正幸福欢乐的生活。其次还要有家庭小环境的温馨,才能让人们过着愉悦的生活。当然,为人不仅要坚守自找苦吃的优良传统,还要学会自找文化生活的乐趣,让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在这里,我想说一说自找乐趣的一些人和事。

张景明是我的老朋友、老同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横山中学教数学,后升任为该校校长,他爱人薛世兰是该校的职员,两人都没有绘画的功底。退休后他们客居于北京,在那里上了老年大学,学习绘画,专攻“牡丹”。在他们苦心修炼和名师指导下,两三年后就有作品入选画展,有的作品被馆藏,有的作品还被海内外专家们收藏,让世人刮目相看、交口赞誉。

再举一例。张永新退休前一直在横山从事乡镇领导工作,他是农民出身,既没有文化基础,更没有书法专长,退休后在榆林老年大学学习书法,经过几年的勤学苦练、刻苦钻研,书法崭露头角,还举办过个人书展,荣获了很高的声誉。

曾有学者说过,“人生最大的快乐,莫过于做到别人认为你不能做到的事。”张景明夫妇、张永新就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出彩,怎能不受到世人的称赞呢?他们的行为也为离退休干部们树立了榜样,让老同志们大开眼界、受益匪浅。

多年来的实践也让我体验到“忙比闲好”是条颠扑不破的真理。30多年间我主要务哺了“一茬庄稼”,那就是写作。我几乎做到了每天上午都雷打不动地进行写作、改稿和整理资料,每年约有3到4万字的作品被媒体采用。有时也感到很累很辛苦,但从不后悔,从无怨言。我体会到,凡是自己想要干的事,再苦也不觉得苦,再累也不觉得累,还是一种精神享受,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我非常庆幸自己在老年时选择了从事写作的这门苦差事,是它再次给了我生命。我在胃次切和全部切除手术后的化疗之际仍坚持写作,老伴怕把我累死了,先是祷告我停止写作,后来说要烧我的书稿,也未让我“投诚”。那些年我如痴如醉,走火入魔,天不管地不顾地拼着老命一笔一字地在抠文字,与绝症争时间、抢速度,为的是给老百姓还“债”、给儿孙们留点念想,把患病之事忘得一干二净。至今我没有死,而癌魔死了;重病患者至今还健在,而伺候我的人、怕我累死的老伴已离开我8个年头了。她曾海誓山盟要和我共度百年,她失信了,现在看来只有文学这位“情人”同我做伴侣,陪我走完人生最后一程路。

我曾多次想过,如果不从事写作,我又经受不了孤独的折磨和寂寞的煎熬,思维钻进牛角尖,那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呢?我敢武断地讲——“绝没有好下场”,死亡是正常的,不死就成奇迹了。此事让我不寒而栗,我庆幸自己选择了写作这条路,写作给我带来了最大的快乐,是写作让我起死回生。

快乐不会从天而降,快乐全靠我们双手来创造。让我们用心去寻找快乐、把握快乐、享受快乐,让快乐伴我们走完人生这程路。

朱直叙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刘伟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