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搅 团

发布日期:2021-02-27 01:40
0

每个人的记忆中都有一种美食,让你难以忘怀。

记得小时候,母亲下班晚,每天下午放学我就先到离家百米的外婆家去“填肚子”。平常有干馍片,寒食前后有外婆捏的面燕,展翅高飞的小燕子、吉祥的小羊、萌宠的小猪头、寓意“一定富”的蛇盘兔等造型,一颗枣隔一个面燕,串起来挂在家里,像是装饰品。刚开始根本不忍下口,过不了几天,就是我们日常的干粮了。

然而干粮都有吃完的时候,每到冬天更是“青黄不接”,放学后便是孩子们最抓狂的时候。外婆是最疼我的,从小把我带大,我又是她的长外孙,每每有什么好吃的肯定给我留着。记得那天外婆刚刚生着火,锅里熬着一锅钱钱饭。她说,“锅开了就给你先做一碗搅团吃。”

搅团是流行于陕甘宁地区的一种家常食品。“搅团要好,搅上百搅”道出了这一美味的制作真谛。搅团用荞面或玉米面加水制作而成,也可用清米汤或者清稀饭替代水,为的是更省荞面、更筋道。但是先放水还是先放荞面,放多少,都是有讲究的。

制作搅团不只要技巧熟练,更是身体实力的体现。一份面,两份水,水开了,边撒荞面,边用筷子或擀面杖朝一个方向快速不停地搅匀熟透,一定不能让结块,否则就会夹生。这样重复几次,待荞面与水完全融合后,再将筷子或擀面杖抽出。若是搅团尖儿能立起来,就说明比例合适,搅团已熟,可以出锅了。

搅团的另一种做法是,水里直接倒入荞面,不停地搅拌,直至水收干。这会耗费大量的体力,以至于有时无法熟透,会结块。还有一种办法是,将凉水与面混合,有点儿像打浆糊,直至水收干。这样省体力也能熟透,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搅团好不好吃,就看搅得“活不活”。其实这也能体现搅团的另一个标准,讲究的是既软糯又弹滑,有嚼头。如果是全家人吃搅团,那必须得一个膀大腰圆的小伙来搅拌。外婆当然是明智的,她选择第一种方法。每每这时,我也一刻不闲着,得坐在地上拉风箱。都说小孩子拉风箱——记起一阵子,但也有认真的时候,倘若火候太大,不光能吃到搅团,还能吃到荞面锅巴。

陕北有民歌唱道:“荞面  [乞]  [它]羊腥汤,死死活活相跟上。”从营养学的角度讲也很搭配。荞面属寒性食物,与羊肉等热性食物搭配,寒热搭配不伤胃。

搅团的吃法有酸辣汤“水围城”与“城围水”之说,也有羊肉腥汤的吃法。所谓“城围水”就是将搅团盛在碗里抹平,用勺子在中间挖个小窝窝,倒入上好的老黑酱、芝麻、葱花、香菜、韭菜、辣椒,还有必不可少的扎蒙油。用筷子夹着边上的搅团,蘸着中间的调料,一口口下肚。真正的行家吃搅团,边上的搅团吃完了,也不会糊碗。

外婆十五岁就嫁到了外爷家,比外爷还大两岁。外爷从小就没了母亲,父亲是军官,他也是从小就没见过父亲,与他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外婆是“灶台高手”,别说这些小吃了,陕北的年茶饭样样都是手到擒来,还经常给别人家当“顾问”。

吃搅团时,外婆给我讲了一个“偷吃媳妇”的故事:很久以前,地主家的生活也是节衣缩食,一个刚过门的媳妇不敢放开肚子吃。一天,眼看公公婆婆都出了门,新媳妇赶紧拿出小锅做起了搅团,谁知刚刚吃了一口,婆婆就进门了。新媳妇赶紧藏起了碗筷,但嘴里含着刚出锅的搅团,又不敢吐,硬是咽了下去,烫死了。故事讲完的时候,碗里的搅团已经被我吃了大半。

多少年过去了,外婆如今已九十有五,记忆中外婆做的那香喷喷的搅团,始终是我最喜欢的美味。

常旭峰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刘伟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