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家乡的腊八节

发布日期:2021-01-20 10:40
227

隆冬之际,岁末之月,腊八节伴随着门窗上细碎的冰花走来了。因是一场带有节令美食、广泛祭祀的节日,腊八节被人们深深记忆,代代相传。

西汉戴圣所编的《礼记·郊特牲》辑录,腊祭是“天子大蜡八。伊耆氏始为蜡(zhà),蜡也者,索也。岁十二月,合聚万物而索飨之也。”东汉人应劭所著的考释名物、议论时俗的书籍《风俗通义》中说:“(腊)夏曰嘉平,殷曰清祀,周曰大蜡,汉改为腊。”先秦时期,我国一些地方有在腊月祭祀祖先和神灵(包括门神、户神、宅神、灶神、井神)的习俗,祈求丰收和吉祥,因在十二月举行,故称该月为腊月,称腊祭这一天为腊日,汉代时明确为从冬至过后的第三个戍日为“腊日”,这些腊祭习俗被后人视作“腊八节”的来源之一。

明万历年间郑汝璧等纂修的《延绥镇志》记载:“十二月八日,食粥,造腊酒”。清乾隆二十九年所修的《葭州志》记载:“十二月八日,作黍米粥,号为‘腊粥’。田家更杂以诸谷,晨起食之。”民国二十二年编纂的《葭县志》记载:“腊日,以黍作粥,谓之‘公式饭’。令儿童先食之,为来岁穉禾先熟之征。又前一夕,以五谷种入粱叶筒内,束其两端置水缸中,晨起取各种验之,何种生芽,为来岁丰收之兆。”

“腊月腊八吃焖饭”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祭祀与饮食的风俗。做焖饭,即腊八粥,乡间农人多用当年收的软糜子熬粥,加入红枣、葡萄干等物,有的人家还切入南瓜,也有的人家索性煮了羊肉细丁,自是最香的腊八粥了。

做腊八粥用水需用山野河流之冰融化之水,意为煮尽了天地极寒之物,盼迎来春暖花开之阳。但多数人家只是象征性的往煮饭锅中撒一点冰,或于前日夜间,在窑外窗台放一碗水,冻为一坨,煮饭时倒入锅中也算煮冰为水了。人们认为,冰坨代表蚜虫等农业害虫和疮疔等疾病,被火煮化散去,永不再生。

做腊八粥,主料是软糜子,是上好的可以作为籽种的软糜子,颗颗籽粒饱满、味甜质糯、色泽金黄,所以腊八粥又称“籽头子饭”。除此之外,可以加入红枣、葡萄干、洋芋、南瓜、羊肉丁等物,但唯不可加入豆类、菜蔬。若是加入豆类,则来春种地耕作时,地里多土疙瘩、石头块,绊脚崩耩,影响耕作;而加入蔬菜则是种地之后,多出杂草,不易除务。这些讲究是期盼丰收而空泛的联想。

熬腊八粥讲究一个“早”字,天还未亮,鸟雀还未出窝鸣叫之前,勤劳的主妇即开灶煮饭,有些人家早于前夜便洗净米料,浸泡待煮了。油灯昏暗之际,灶间的柴火呼呼作响,映红了拉风箱主妇睡意犹存的脸。腊八粥早做的原因,讲究的是做得早、吃得早,疾病穷困走得早,健康富贵迎得早。

一阵紧火旺柴之后,锅已沸腾,转而由慢火焖煮,不多时一锅香气腾腾的腊八粥就熬好了,此时太阳还未上山,颇有偷食之紧促。大人们皆已起床,而小孩则正睡眼惺忪,还不明白为何今早的饭要如此早吃,在大人催促中匆匆吃了几口,竟然发现如此的甜香,顿时来了胃口,又喝下一大碗来。

腊八的粥做熟出锅,先要用以祭祀万物。主妇恭恭敬敬舀上一大碗,家中的男人便小心地端了,先后给灶君、财神、门神、天地、土神等家宅众神一一夹放祭祀一大筷子稠粥,寓意家宅平安。也要给门口的石狮、石磨、石碾、碓臼,院中喂养家畜的圈棚、狗窝鸡舍之处一一夹放祭祀,寓意六畜兴旺。还要来到房前屋后、公式畔圪塄,对枣、杏、桃等花果树木也要“喂食”一番,并要挂搭一些红布条,在枝丫间放一块冰,寓意硕果累累,花开满枝。人们常说“太阳闪山,冻断碾杆”,尽管早晨的气温十分低下,但“喂”的祭祀过程却是不可马虎的。

在祭祀树木之神时,需二人配合,先给小树“喂食”一筷子,谓之“喂树”,一人严词厉声说:“今年,结不结,不结就刨了剐的烧火了!”一人则低声而应说:“结也,结也,满树结也!”。喂过小树之后再喂大树,问答如前,好似人与树之间关于开花结果质问和承诺的对答。也要在窗棂和门环铁片喂糊几下,尤其是要把门环全面糊住,寓意糊雀眼,让雀不再糟蹋粮食为患。

吃腊八粥也是有讲究的,要让家中最小的孩子先吃,说是“腊八的饭娃娃先吃,拉零零的谷子先熟”。意为希望孩子茁壮成长,出苗迟生长慢的谷子也能奋力快速生长成熟,这其中满含人们慈爱童稚、冀望成长的思想。

吃腊八粥,因为是甜粥,所以不用就饭的咸菜,若有小孩或不讲节日忌讳的人要用咸菜就饭,老人们就要训斥说“就菜吃了腊八粥,到时庄稼地里乱草纷长,锄地费工费力”,听了这话,再不懂事的人也是悄然不语了。

腊八吃焖饭,吃得是炫富,祈得是多福,讲究多多益善,多吃多剩。做焖饭需用尽全家之米,但旧时一般贫穷人家哪有多余的米下锅,于是加入瓜等辅料,一则可以改变口味,二则主要是可以增添饭食的份量,以够全家食用。尽管饭后剩余了一大盆子,也要说剩得不多了,以自我欺骗的口气祈求神灵的更多赐予。以至在生活渐好的现在,有些人家吃不了过多的饭食,不得不将之饲喂了鸡羊。

过腊八,最好玩的是打冰。早饭后或一大早或是初七的中午,相约几个小孩儿,提了筐篮,拿了小镢头之类的工具,冒着严寒,来到村西的柳沟或前后畔的石崖下,小心翼翼地行走在光滑晶莹的冰面上,专挑崖下垂挂的细长净白的冰溜,顺手一镢头,冰溜便在清脆的“叭咂”声中四散滑开,若晶莹剔透调皮的精灵,纷纷藏匿于一样洁白的冰滩之上。小孩子们便纷纷抢捡,尽管此间滑溜倒了几次,一串串的欢笑声在石崖间回荡。

俗语说“吃了腊八冰,一年不肚疼”。若是渴了,顺手抓起一块冰溜轻轻吮吸,冰凉的爽意便在齿舌间溜过。草畔石崖下的冰溜必定带着草根树根的苦涩,若是山间泉水边的冰溜,有着冰凉的甜意。尽管大人们千安万顿不可贪玩,尤其是不能到洇水冰滩,但此时的孩子们早已忘记了谆谆嘱言,或在冰坡坐了草把木片一溜而下,或用镢头在冰面掏挖个大洞,打打闹闹直溅得冰屑装满了袖筒领口,凉爽也便在热身上游动。

孩子们玩累了,才记起今日的任务,赶快提了冰筐,分别回家。打回的冰要四散而放,在烟洞里、投灶口、水瓮、大门家门两侧圪台都要摆放一大块,在粪堆畜圈、牛羊槽头远远地抛去一块,还要给窑院周边的树木枝丫间放置一块,也在各位家神之位挑取干净的冰放一块。至于其中的原因,还是为祈求五谷丰登、风调雨顺。

冰的冻纹隐藏着丰收的密码。初八日,早起的老者来到沟底冰滩上观察冰泡凸起的形状,也有的人家在院子窗台上冻了一碗水成冰,他们融了几十载的生活生产经验,试图从冰的凸起方向,冰裂纹路走向、粗细来判断来年的收成。那是冰体在渐冻的时候,溶入水中的气体被封冻其中,形成的气泡气孔在偷偷地告诉他们关于丰收的密语。若是冰面凸起到哪个方向最高,预示着那个方向的山头种甚甚收;若是冰裂细纹、散碎孔泡形似了哪类作物,稠密稀疏则预示了它的丰歉。甚至可以预测雨旱情况,不知其预测是否应验,但其中满含了人们对冰面玄机与探索自然奥秘的不懈追求。也许是应了道教宗旨“道法自然”之理,风调雨顺的年代,时令节气依时而来,该冻则冻、该暖则暖,天道有序,人间必定五谷丰登;若是节令错乱,风雨冷暖无序,必定灾异时发,气候极端多变,歉收难免。从这个原因来看,观冰预测似有几多科学之因。

过了腊八节,新年的脚步愈来愈近,年的气息逐渐在乡村浓烈了起来,腊八粥的甜香气息里,酝酿着春节的喜乐和人间的新春。

方拥军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李娜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