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元丰西征与折可适力挽狂澜

发布日期:2021-01-13 11:01
0

元丰西征,宋朝最大的一次西征也是最沉痛的一次西征。北宋时期,西夏和辽经常侵入中原掠夺边民,成为宋王朝西北边境的心腹之患。景德元年的草城川之战,宋军以少胜多大败辽军,挫伤了大举南侵的辽军锐气,紧接着宋辽订立澶渊之盟,宋廷以金钱换和平,得到北方边境的安宁。与此同时,王安石变法使宋廷国库充实,而西夏屡生事端,元丰四年(1081),宋神宗决定兵分五路西征,拔掉西夏这一隐患。宋神宗部署李宪部出熙河路,种谔部出鄜延路,高遵裕部出环庆路,刘昌祚部出泾原路(刘昌祚受高遵裕的节制),王中正部出河东路,势头非凡,欲一举攻克西夏兴、灵二州。这次五路出兵一共超过35万人,民夫20多万人,可以说这是宋朝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空前绝后。然而,五路西征,灵州一战失利,黄金机会丧失,又到了天寒地冻的十一月,只能撤退。之后西夏军队切断宋军补给线,水淹、缺粮、冻饿交加,攻城又死伤惨重,十万宋军,狼狈撤退时只剩一万出头。高遵裕失败,王中正误事,李宪虽然节节胜利,但迟迟不能达到主战场,种谔也惨遭失败,至此宋军五路攻夏以大败告终,这给宋朝埋下了一系列的隐患。

但这一局面在哲宗朝时被一位将军,被誉为“御敌长城”的北宋名将折可适改变。他依靠自身忠勇和卓越的军事才能为北宋经营西疆、制服西夏,完成了元丰西征没有完成的使命,实现了几代宋廷梦寐以求的西部边疆和平稳定。

“青铜峡里韦州路,十去从军九不回。白骨似沙沙似雪,将军休上望乡台。灵州城下千株柳,总被官军斫作薪。他日玉关归去路,将何攀折赠行人。”这是元丰西征时随从高遵裕出征的张舜民以悲愤的心情写下的《西征回途中二绝》。欣慰的是到哲宗朝一位将军扭转了局面,这个人就是被誉为“御敌长城”的北宋名将折可适。

折可适的先祖是“杨家将”里佘(折)太君的叔父折德源。自五代后唐到北宋末年,折家世代为将,有的镇守府州,有的转战西北,战斗在抵抗契丹和西夏入侵的最前线长达二百二十多年。

折可适出生在战乱年代的将门之家,从小就精于骑射,当时的名将郭逵见了惊讶地说:“真将种也。”就推荐他应廷试,考上了延州兵。治平四年(1067年),十八岁的折可适随种谔出塞,与祖辈折继世、折继祖和父辈折克柔、折克行等一起取绥州战罗兀,成长为一位有勇有谋的将领。

宋军五路伐夏战斗中,折可适“战三角岭、收复米脂城,获级为多”。元丰五年(1082年),宋军夺取了控扼千里横山的军事要地葭芦寨,更名为洪德寨,由葭芦战役获胜的关键将领折可适带兵屯守。从此,折可适坚守在西部边疆,成为一座不倒的御敌长城。

1092年十月,西夏梁太后率20万大军亲征,沿马岭水(今环江)发动强大攻势,同日,围环州(今环县)及其西北四十里外的乌兰、肃远、洪德及永和等寨。宋环庆路驻军约五万,扣除各城寨基本戍守部队后,大约剩下二万六千人左右的野战部队,兵力对比虽然对宋不利,但可适先于十二日移师至马岭,纵深待机。

从十二日至十四日,西夏完全握有主动权,前锋深入环庆二州之间的重要路口木波镇(今环县木钵乡),但所获有限。到十四日,折可适探得西夏开始退兵,于是将部队中“手脚迟钝之人”留下,由许良肱暂时照管,会合副将刘珩、将党万、副将张禧,合兵八千四百八十八人,取间道自金村堡往环州以北的安塞寨。折可适避开西夏前锋屯驻的木波镇,自马岭取道金村堡往北,绕途至安塞堡,隐然威胁西夏大军的北翼。

折可适到达安塞堡后又收到谍报,得知木波镇的西夏军“翻寨下环州,日夕头回,并取洪德大川路”。宋军选定洪德城来作伏击点,沿着今天老爷山西麓代城沟一带转向西南方向行军,绕过当时正在包围环州的西夏主力,在乌兰寨约今二十里铺附近重新回到马岭水河谷的大路。十月十六,折可适、刘珩、张禧、党万及蕃官孟真各带领所属部队进入洪德城。折可适分兵二千给蕃官慕化和摩勒博,潜入乌兰、肃远二寨待机,并约定举火为号。同日,章楶派副都部署李浩率四将兵赴援。李浩兵力不到二万,但已是当时环庆路最大的兵力集结。

十八日凌晨,折可适确认了西夏大军取道洪德城出塞,即时下令党万、孟真率部在路旁险要设伏,并亲自在城中整顿伏兵,放西夏前锋过去。大约卯时,西夏“前军已远,中寨方来”,折可适认明西夏梁太后旗号,出其不意,大开南门出战,其余各处伏兵亦相继杀出,截断大路。折可适的部下自卯时至戌时“血战不已”达八个时辰。至午夜,西夏军驼马受伤渐多,开始登山引避。宋军缴获马六百余匹、驼九百余匹,梁太后“几不得脱”,从间道走免。西夏遭受这次意外失败后,立即借辽朝名义斡旋,向宋请和。这次战斗打掉了西夏人的嚣张气焰,好长时间没敢来侵犯。战后朝廷论前后功封折可适为皇城使、成州团练使,知岷兰州镇戎军。

这场不大的战术胜利,挫败了西夏倾国而来、以压倒性优势打击宋军的战略。宋军不但保存了所有州、军、城、寨,更在宋夏战争中唯一一次击破西夏的“中寨”。同时,这一役也是宋军争回战略主动的一个里程碑。此后,再经过延安之役和平夏城战役,西夏就转落于下风,宋军达成了庆历以来筑城横山、建立巩固前沿的战略构想。这一役的成功和府州折氏的后起之秀折可适杰出的指挥水平分不开,折可适于此一战成名,随即以环庆路第七将、皇城使、贺州刺史身份获“领遥郡团练使,带御器械、环庆路兵马都监”,一跃成为中高级军官。

洪德城之战后四五年间,折可适坐镇宋夏前沿镇戎军(今宁夏固原)。但在绍圣四年(1097年),因同袍将官、泾原路总管王文振推诿,折可适被朝廷连降十三官,以“权第十三将”身份守卫镇戎军辖下的荡羌寨(今宁夏海原东)。但也正是这次变故,为折可适迎来了更大的战绩——天都山之战。

天都山周围是良好牧场,战略位置突出,西夏于此设置统军司镇守。元符元年(1098年),西夏征集全境三十万军队由主将阿埋和昧勒率领包围了宋军驻地平夏城。虽然两次围攻都被宋军击退,但阿埋和昧勒仍勒兵天都山准备明春发动新的进攻。阿埋和昧勒都是西夏的军政要员,朝廷要可适设法除掉他们。一天,可适得到一份重要情报,那就是天都山附近西夏将军们的具体驻地。折可适决定发动奇袭,端掉敌人的指挥部。他和郭成、李忠杰等部将带领一万精锐骑兵,分六路秘密急行军至天都山锡斡井敌指挥部。面对如天降神兵的宋军,正在喝酒作乐的阿埋和昧勒傻了眼,只好俯首就擒。不过很快西夏援兵就赶到了,把宋军团团围住,双方又展开激战。折可适战马因疲惫不能再战,郭成要把自己的马让给他,让他突围自己断后,并托以家事,准备以死报国。可适拒不受马,要和郭成并肩战斗,誓同生死。宋军将士深受感动,人人舍命杀敌,奇迹般地击败了敌人,夺取了战略要地天都山。对俘获的阿埋和昧勒,宋军采取优待政策,使很多西夏人纷纷内附投降,大大削弱了西夏的战斗力。西夏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从此“自拓天都便偃兵”,西夏再也没有向东侵扰,边境人民得到较长时期的安宁。消息传到朝廷,就连此前要军法处置折可适的宰相章惇也不得不说“此奇功也”,宋哲宗“屡称折可适”,命御前受贺。

天都山胜利后宋哲宗在文德殿为折可适设庆功宴,并在天都山设西安州,升可适东上閤门使、洺州防御使、泾源钤辖、知西安州事,真拜和州防御使,后升为明州观察使、副都总管。

在夺取灵武的战斗中,钟帅命可适带一万骑兵出战,一举夺取灵州城。战后徽宗皇帝亲自接见可适,并就西北战略征求他的意见,认为他治边有方,封他为武安军观察留后,步军都虞候,并于崇宁二年(1103年)五月,徽宗赐岢岚折家祠庙额“显忠”。1105年可适再升为泾源经略安抚使,马步军都总管,知渭州。这是北宋折氏家族历史上最高的职位。

“戎马间关四十春”“自拓天都便偃兵”折可适依靠自身忠勇和卓越的军事才能为北宋经营西疆、制服西夏,完成了元丰西征没有完成的使命,实现了几代宋廷梦寐以求的西部边疆和平稳定,其功绩将永彪史册。折可适以及折氏家族世代忠廉报国、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和爱国主义精神,千百年来一直激励着华夏儿女。

赵德荣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张倩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