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留在记忆中的小城

发布日期:2021-01-07 09:40
0

7

横山城区旧貌 苗壮 摄

一眨眼时光溜走三十年。人在变化,横山城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记忆逐渐苍白,改革的时代小城在狂奔,焕发出青春活力。

1990年的秋天,我和父亲坐上大卡车走进横山县城,心情特别激动。从走出古水村沟口见到柏油马路,我就闻到了城市的气息。马路旁的杨树遮天蔽日,树上垒着不少喜鹊窝,喜鹊在枝头呼朋引伴。时值八月,我要去横山县第二中学读书,第一次见识了城市,体验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场景。

当时给我的印象是:农村属于泥土,城市属于混凝土、石头和青砖块。城市和农村的差别不仅在于煤油灯和电灯,生活方式和生活条件都有很大差异,人的身份也不同,城里人是市民,我就是个农村人。

初步的认知是横山城整体地形呈南北向的一条窄沟,有两条街道,二街既是街道又是国道,是银川、定边、靖边方向通往榆林的唯一通道。在那里我见了很多车,中小型客车、解放牌卡车、工程车、吉普车等。我觉得县城规模很大,充满了新奇,是横山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我心中充满了神秘感。之所以想尽快了解这座城市,因为这座小城不属于我,我是暂住的过客。

课余时间我经常出去溜达,很快就转遍了整个县城,徒步游览两条街道足得20分钟。

当时县城没有多少车辆,偶尔还能见到幸福250摩托车,倒是自行车特别洋气,也是县城交通工具的主潮流,一辆崭新的名牌自行车总是彰显着主人的身份和地位。满载物品的驴车经常优哉游哉穿行在街上,有往来于菜市场的菜农,有做各种生意的商贩。不限制驴车进城,驴也敢凭着性子拉屎撒尿,街道上有时充满着异味,得努力适应。

横山第二中学在县城最南端,最高建筑是三层教学楼,向南全部是庄稼地。各种庄稼即将成熟,田地里到处都是劳动的人。县城和农村有很大差别,但农民的模样和农活基本相同。往北依次是乡企局、道路管理站、水电局的两个院落隔着街道东西相对,水电局的陈设布置至今基本没多大变化,这是小城保留下来的最完整的建筑格局。再往北,西面是体委院,当年时尚的灯光球场现在依然发挥着余热。站在灯光球场的最上层观望,西侧的县政协、公安局、法院、检察院、财政局一览无余,建筑布局都不大,各自占据着一个小院子。

体委的对面是县委院,县委院面西靠东,院内有几排石窑洞,格局不大,近乎四合院。县委院东侧的街面上有一排平瓦房,经营着各种生意买卖。体委和电影院中间夹杂着一些民房,电影院是个热闹去处,不过除了每年一场公演电影,我几乎没有时间和条件光顾。电影院对面往北是国营饭店,国营饭店东北侧是县政府院。政府院因地制宜处于两条街之间,院内窑洞平房很多,中院有一栋二层小楼房。

政府院的门面处是新华书店。新华书店独家营销生意兴隆、门庭若市,对面的百货公司也不甘示弱,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新华书店的北侧依次是文化局、广播局、县政府宾馆。广播局大楼高四层,是县城的第一高。广播局的对面是供销联社,这里可以说是全县经济运行的心脏,那时社会商品严重短缺,市民非常崇拜供销行业。

再往北,城关小学与县医院东西对门,占地都比较大。物资公司紧邻城关小学。县城最北端东边坐落着横山中学、教研室、农机管理站。横山中学占地很大,它的围墙外是简易的农贸市场,全城一应农产品交易都在这里完成。街道的西面依次是电力局、外贸进出口公司和木材公司,这里也就是街道的尽头,全长不到1000米。

上二街观光,街道宽十余米,过往车辆频繁,居民可谓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街道旁有不少商家店铺,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街道东边的路畔上是横七竖八的石窑洞,或是乱七八糟、形象怪异的泥瓦房。街道西边有些零星的单位,最北边是花炮厂,横山花炮名噪一时。农业局、面粉厂、机械厂一字排列在街道的西侧。汽车站坐落于二街正中间,这是二街最热闹的地方,南来北往的行人车辆都曾驻足这里。车站不远处是铁业社、中医院,街道南头的东边依次是城关旅社、城关镇政府、城关兽医站。西面是城关供销社,整条街道也就几百米长,规模不及一街,准确说就是一条马路。

一街与二街有四五条巷道联通,小城大致轮廓仅此而已。当然还有些小单位穿插其间,有的现在依然还在。

东山半山腰上都是民房,还有不少土窑洞,没有高楼大厦,一副土里土气的模样。居民也是庄稼人,靠种地生活。通往东山有几条便道,山上能见到各种庄稼,跟山区的农村没什么差别。

芦河是小城的母亲河,水面宽十多米,一年四季河水充沛,将本来狭窄的横山城区一劈为二。西沙河畔一字排开的是民房,外观上看要比东山上的民房整齐洋气。西沙山上是荒山梁,长着稀疏的杨树和毛头柳树,更多的植被是沙蒿,基本没有人烟。

芦河与一街之间夹杂着苗圃滩,各种苗木长势很好,也是年轻人谈情说爱的理想去处。

街道上有一排电杆,电杆上搭着各种老旧线:电话线、电线、光缆线等,电杆上张贴着杂乱的广告纸。街头巷尾为数不多的几处旱公厕前经常人满为患,公厕一到入冬就不能正常使用,脏得难以插足,但又不得不涉足。

冬季供暖靠火炉燃煤,下午四五点钟后,站在半山腰俯瞰县城,一柱柱炊烟陆续升起,这是小城特有的风景,农村没有这么集中居住的规模。升起的炊烟很快就吞噬了最后一缕霞光,小城提前亮起了灯光。

没有亮化设施,千家万户映出来的灯火就是小城的夜景。了解城市规模,夜晚比白天更全面,有灯火的地方一定会有住户,一般不会被遗落。

几十年后的今天,横山县已经变成了横山区,南大街、北大街、职教中心、东山、西沙等新的城市格局,以及无数的高楼大厦,气势恢宏的政府大楼,改造过的新城区,逐步拓宽的街道,四通八达的公路,富丽堂皇的夜景……当年的小城只留下残缺的痕迹,感慨之余搜寻一点儿记忆,留给曾经的小城,祝福繁华、文明的新生活。

姜波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贺杰慧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