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寻找美的传统

发布日期:2020-12-09 15:04
0

央视的一个王牌节目——“中国诗词大会”上,曾经发生过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故”:深受广大观众喜爱和信赖的两位点评嘉宾——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郦波、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康震先后以苏轼诗集句和即兴赋诗露了破绽,被古诗词爱好者评价为“狗尾续貂,美感全无,与节目中那些不朽诗篇显得极其不协调。”

事实上,这样出乖露丑的“事故”早已屡见不鲜。同样扬名于百家讲坛的著名作家刘心武,凭借电视节目上对《红楼梦》考证的新鲜观点,刮起一阵儿“红学热”,但随后他对《红楼梦》的续写,不仅远不能与他大肆批驳的高鹗续书相较,而且被网友们称为“模仿之拙劣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他写了28回的满纸荒唐言,我留下了一把污了眼球的辛酸泪。”

这些当今被捧为“大师”的古文化研究家、鉴赏家,一旦进入古汉语叙述结构中,马上暴露出毫无美感韵味的缺陷。即使他们在赏析古文作品时,讲得头头是道,但实际上早已丧失了对古汉语文字美的把握能力。

在“大师”之下的影视、歌曲作品中,这种硬伤更是比比皆是。李少红版的《红楼梦》电视剧普遍被吐槽不如87版《红楼梦》电视剧,殊不知当年87版《红楼梦》电视剧也曾被红学爱好者批评为“只有点形式和故事梗概的肤浅之作。”

对传统美学继承的缺乏,还表现在当代建筑、服装、工艺等方面,最为人普遍诟病的是城市的仿古建设。无论是园林演化而成的景观绿化,还是仿朝代建筑群落,千城一面、千篇一律不说,在物美的表达上往往流于粗暴、陋俗,失去了传统的风雅、含蓄,制造出许多像三河市福禄寿大楼这样的令人瞠目结舌的“怪物”。

古代审美传统,是文人雅士在沿袭贵族生活中养成的审美趣味和习惯,其中浸透着他们对生活、生命的深层理解和表达。在当代东亚, “物哀、幽玄、侘寂、意气”的美学原则,仍构成日本艺术欣赏和设计上的良好传承和灵感源泉。其中的一些审美情趣与我国古代的风雅倾向,有相通相近之处。而我们现在面临传统审美能力匮乏的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不仅有着完全不同于古人的生活方式,而且几乎不能丰富地理解古人的情感和理性。比如,我们在欣赏古诗中曾经失之于偏,总试图将诗歌的思想情感套入一种简单的模式来理解,其实在古诗词欣赏中,不仅要会审其美、审其乐,也应会审其愁、审其哀。事实上,对忧愁的深度咏叹,实在是中国雅文化的一个悠久传统。

近年来,党中央和国务院已经明确要加强和改进美育工作,弘扬中华美育精神。可以预见,对传统美学文化的挖掘整理、推故出新,在校园和社会中推广雅趣教育,必然成为美育的一个重要部分。当代的国人不仅需要下里巴人,也需要高山流水、阳春白雪。

要探究美的深度,就需要文字、音乐等艺术之手,能够带人拓展感触,能够令读者(听众)摸到更喜更悲更本真的东西,能够找到心灵最可靠的依从。这样的态度用之于传统美学的继承,必然不仅要有欣赏更要有反思,比起形式的学习,更需要精神的接承和扬弃,从而让当代的艺术家创造出更能打动今人的艺术作品。而更为普及的雅趣教育,希望能让有创造力的艺术家面对着审美能力更强、口味更细、更难满足的读者观众,而不再仅仅凭武侠小说、宫斗剧就征服他们。

刘建坤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石麒会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