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在废墟中寻找历史

发布日期:2020-11-21 17:32
1

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说:“废墟是昨天派往今天的使者,废墟让我们把地理读成历史。”

而今天我们就在长城的废墟上 寻找着历史,记录着历史。

1

疫情还在继续,复工复产刚刚开始不久,《榆林长城纪事》拍摄工作就开始了。2020年4月13日,我和编导徐娜、崔渔,摄像记者胡星宇、杜方亮,还有73岁的李春元老师一行一大早就奔赴靖边。靖边县境内有秦长城残存墙体35处41段,总长约103公里;明长城90公里长,烽火台55座。长城沿线共有清平堡、龙州堡、镇靖堡、镇罗堡、新城堡、宁塞堡六个堡。在靖边,关于长城的细节和系统性的资料相对较少,只能去努力挖掘。

尽管有着充分的思想准备,但第一天清平堡的采访还是让人有所失望,呈现在眼前是一片废墟,没有长城的壮观与雄伟,有的只是一个个连续的小土堆,一个个小山尖,一曲无头无尾的悲凉绝唱扑面而来。惋惜的同时让我们更想努力挖掘一些不为人知的素材,让苍凉的长城废墟有更多的内涵。好事总是多磨,意外总是不经意间发生。在采访李副总兵的后人时,摄像师胡星宇由于太过专注工作没注意周边环境,没想到村民养的一条狗扑了上来,幸亏隔着裤子没有咬伤。虽然惊心动魄但并没有给大家带来负面影响,反而更加激情满满,我想这不仅是因为年轻,更多的是对这份事业深深的挚爱。

2

4

5

由于缺乏详实的长城史料,这又让我们多了另一个身份:调研考察,所以采访过程总是一波三折。在最后一天宁塞堡的采访中,沿着土路爬山上洼行车十分困难,二十多公里的路硬是花费了两个多小时。到了目的地和当地村民交谈时才知道这里是宁寨堡而不是宁塞堡,宁塞堡在吴起县。于是我们又驱车赶往吴起。几经折腾考证最后得知,其实宁寨堡就是宁塞堡的前身,这也算是给靖边长城史料又有了一个完整的补充。

其实最让我触动的是那些守护废墟的人,坚守在统万城的李少鹏七年来走遍了这座古城的角角落落,在他捡拾的一万多块瓦片中,每一块都能清楚地讲出它的出处。靖边宣传部副部长赵世斌痴迷于对阳周故城的研究,从2015年至今写了大概将近20万字的研究材料。他希望用自己的努力让更多人知道阳周故城,更多人认识靖边的历史文化。靖边县文化局原副局长罗培林一直关注靖边长城,对长城的修复做了大量的工作。而文化学者师培强采访后担心讲述得不到位,多次不厌其烦与我们沟通探讨。在这里特别感谢温怀德、魏俊兵、罗培林、李子清、武国强、李宏强,一路给予我们采访的大力支持!

每天晚上,我们都会检查拍摄的画面,无人机那全新的俯瞰视角让你惊叹不已:长城宛如“断臂维纳斯”透着凄凉的美;旷野间,它拖着残缺的身躯,以触目惊心的模样向我们诉说着它所承受过的痛与泪。它如一本厚重的书,记载着这个地方的兴衰荣辱,也烙印着这方土地的风土人情。每次片子播出转发后,朋友圈大家的点赞和评论给了我们一种无上的欣慰与满足。的确,《榆林长城纪事》又何尝不是一部史诗呢?

3

著名导演何志铭这样评价《榆林长城纪事》:“光辉的历程,精心的力作,赤诚的心愿,创新的奉献,英雄的史诗,伟大的开端,永远的经典!”;“开天辟地,榆林广电人也拍这样好的片子,勇往直前,学习的力量,会给你们更大的动力,更新的收获!祝贺你们!”

余秋雨说“废墟有一种形式美,把拨离大地的美转化为归附大地的美。再过多少年,它还会化为泥土,完全融入大地。将融未融的阶段,便是废墟。没有黄叶就没有秋天,废墟就是建筑的黄叶。”

长城废墟随着时间的流逝必将会完全融入大地,而我们就是这废墟的记录者。

在废墟中我们寻找历史,挟着废墟我们走向未来。

作者:王云峰,榆林传媒中心电视专题部副主任(主持工作)、《榆林长城纪事》靖边篇执行导演。

本文来源:榆林传媒中心-榆林网编辑:梁亚玲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