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流淌在三弦上的热忱

发布日期:2020-11-20 15:00
0

乔仰文,子洲县非物质文化遗产陕北说书市级传承人,从事陕北说书二十五年来,传承、挖掘陕北说书艺术,其作品具有浓郁的生活与泥土气息,承接地气,充满正能量。他俊俏的扮相、娴熟弹拨技巧、富有阳刚之气的喷腔、极具磁性的唱白,形成了独特的表演风格,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得到了广大群众一致好评,是本县乃至周边市县区的一颗新星。

00000000

辍 学

1979 年8 月,乔仰文出生于子洲县高家坪乡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父亲曾是西安冶金基建厂工人,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及家中的五个儿女,毅然放弃城市的工作,回乡务农,扛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乔仰文姊妹五人,他排行老五,家里都亲昵地叫他“五娃”。父母没明没夜地劳动,特别是父亲每天不管有多劳累,都亲自去管顾爷爷奶奶的生活起居,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从记事开始,他每天放学都去关照爷爷奶奶,寻长递短,成了两位老人的小跑跑。十五岁那年,小学剩几个月就要毕业了,老师要求每人交十块钱,那天放学,他还没有进家门就喊:“妈,学校要交十块钱!” 半天没有回应,当他走进家门后,见妈妈在擦眼泪,他一下子扑到妈妈怀里, 妈妈抚摸了一下他的头,从怀里掏出十块钱, 递给他,酸楚地转过头说:“五娃快吃饭去。”仰文看了看父亲,母亲含泪走开了, 心想父亲母亲从来不吵架,今天怎么了? 事后才知道因为哥哥姐姐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家中住的窑洞紧张,既要修窑洞,又要张罗娶媳妇, 沉重的负担压得老两口心情烦躁,拌了几句嘴。心性要强的乔仰文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我不能再连累父母了,我要自食 其力,要为父母分担压力。”于是,他铁了心不去学校, 父母催促他到学校去,他躲到外面转悠。班主任老师找上门来。他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念了,我要自己养活自己!”就这样乔仰文辍学了。

学 艺

辍学后,他苦思冥想挣钱门路。恰逢邻村庙会, 来了个个人剧团,他抱着碰碰运气的念头,找到团长说了自己的想法,团长打量了一会说:“行,你就跟上吧!”大半年下来,嘴是脱到外面了,钱没挣来一分。他心里有了跳槽的想法,正好遇上了姑舅三哥说书,就跟他开始学习陕北说书。两年后,他开始独自走村串乡说“平安书”,但生意惨淡。后来他拜姬云飞为师,技艺有了明显的长进。从此,他一年四季行走在陕北大地,为庙会、开业、祝寿、庆生等演出。在说书实践中,他深深地感到自己文化底子单薄,要想有所出展,必须狠下功夫,虚心学习。他先后拜访了多名说书老艺人,录制了四十多盘磁带,模仿他们的腔调, 学习他们的吐字、发音技巧,延安市曲艺馆培训六期,每次都参加。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用了常人几倍的努力, 克服了文化浅薄的缺陷,掌握了琵琶、三弦的弹奏技巧及字正腔圆的发声方法,在学说他人本子的同时,他开始摸索自己创作段子,逐渐在子洲说书界崭露头角。《陕北红》这个段子就是他在纪念陕北特委成立九十周年时的尝试。融历史、现代、音乐、影视为一体,得到了专家的肯定,受到了广大听众的欢迎。

回 报

乔仰文出身寒门,深知生活的艰难,辍学后闯荡社会,历经磨练,在说书高台教化人的过程中也教育了自己。 父母生活起居,经济用度,都装在他心里,姐姐们常说:“别看五娃是个男人,他比我们当女儿的都细心。” 他利用走村串乡说书的机会,和民间艺人交流沟通、挖掘、抢救陕北说书,搜集到三百多盘录音磁带,一百多册历史说书孤本,分类整理,采访了三十多名琵琶老艺术家、盲艺人, 录制,整理,将优秀的作品传承下来,并发扬光大,并在陕北说书传承与创新的理论上作了探讨。他虚心学习,吸收众家之长,艺术素养有了很大提高, 被延安市曲艺馆聘为常驻馆员,延安大学邀请他为陕北说书客座教师,中国曲艺家协会吸收他为会员。他说:“是老一辈的艺术成就丰富了我的艺术,是陕北说书给了我飞翔的翅膀。”他热心公益事业,积极参与县上的扶贫宣传活动,利用走村串乡的机会,走到哪里就把党的扶贫政策宣传到哪里,把党的温暖送到哪里,成了贫困户的贴心人。更有些村民遇到什么高兴或烦心事, 都打电话告诉他,分享遇到的困难和喜悦。

近年来,他配合县上各个单位宣传三百多场,今年疫情期间,他连续创作七个陕北说书段子,经短视频播出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在 二十五年的说书生涯中,他不断充实自己、提高自己。2014 年他被认定为子洲县非遗陕北说书市级传承人, 2018 年在电影《一把挂面》扮演了说书艺人,朴实到位的表演获得了广泛赞誉。同年,他参与的《看今朝》节目,在国务院春节团拜会上大放异彩,七大常委和老前辈们在人民大会堂观看了演出,演出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乔仰文参与了这一节目, 见证了这一光荣时刻,这既是他的光荣, 也是榆林人的光荣!

师建东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高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