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难忘的香瓜

发布日期:2020-11-20 14:58
0

收下村民那两个香瓜的事,已经过去快20年了,但每每忆起,我的眼眶还是会不自觉地湿润起来。

那是一个香瓜上市的季节,每到一个村的田间地头,都有瓜果诱人的芳香。那天,我和一位同事到帮扶村回访,了解那些入厂工作的年轻村民在身份转化为企业职工之后家庭的情况,以及还需要我们企业做些什么等。

这是一个十分贫困的村庄。那时村民居住得分散,这家在这个山头,那家在那个沟底。我们上山下沟,一户一户地走,一户一户地交流回访。回访开始前,村支书就告诉我们,有一户住在山上的村民,孩子去年被招到了企业,听说我们今天来,他怕天热路远让我们受累,头一天就捎话下山,说下午四点钟左右下山来见我们。

果然,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我们还在村民家里回访,这位村民就来了。

这是一位约摸50岁左右、中等身材的男子,黝黑的脸上刻满了皱纹,让人联想到罗中立油画里的父亲形象。他戴在头上的草帽是半旧的,草帽的边沿有几处用灰色的布条修补过;上身穿一件灰色的背心,前后漏着几个洞,裤子也已经看不出颜色了,看来都已穿了多年。或许是天热,或许是见到我们过于激动,到我们面前时,他气喘得不行。平静下来后,他将胳膊上挎着的一只藤条笼笼取了下来。藤条很粗,但主人编得十分精细,看来也是个手巧的人。

“没事时瞎编的。”看我们注意他的藤条笼笼,他一边解释一边将笼笼搁在了我们面前,仔细地取下上面盖的树叶和苇叶,露出两个香瓜来。香瓜很大,带着粗粗的花纹,是现在已经很难见到的土香瓜了。

“自家地里的,甜着哩,早上刚摘的。”他坚持要我们吃了瓜,并说孩子写信回来说工厂大,人多且好,一个月给的钱也不少。看他诚心的样子,我们知道不吃瓜会伤他的心,便在吃瓜的时候给他看孩子在厂里的照片,并递给他几块钱说是孩子捎给他的。一旁陪同的村支书很聪明,他知道我们的工作纪律,马上明白我们是变着相付钱,所以叮嘱村民把钱收好。

香瓜真的很香甜。加上我们忙着上山下沟,累了,也渴了,感觉是平生吃过的最甜的瓜。我们边吃边同他聊天,聊企业的情况,聊孩子的情况,聊村庄的情况,也聊他家中的情况。吃了许久,也聊了许久,我们给他照了像,想着他该回家了。但他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一直笑眯眯地跟着我们到了下一家。直到村书记提醒他晚上上山回家路不好走时,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现在,快20年过去了,我仍然忘不了那天那香甜的瓜味和夕阳下戴着半旧草帽离去的不高背影。一日,一位事业做得风生水起的朋友请我吃饭,我说简单一点,但他还是点了不少。当朋友将丰盛果盘中的一片香瓜用精致的果叉叉起递给我时,我忍不住给他讲了这两个香瓜的故事。

朋友听完沉默良久,“真有些奢侈浪费,忘本了。”他一边起身亲自打包桌上剩下的菜品,一边红脸着说,以后要为贫困乡村做些实实在在的事。

杨明劳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高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