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首页 >农业农村 >正文

沙区农业丰收的隐忧

发布日期:2020-09-28 16:07
0

不久前,笔者到定边县北部白泥井等沙区,看到一派丰收景象:空旷平坦的原野上,放眼望去皆是绿色,辣椒、玉米、马铃薯、西瓜长势喜人,来自全国各地的货车川流不息,高峰时有五六万外地人在这里搞种植、做买卖。昔日的荒滩地变成了如今的万顷良田。仅白泥井一镇现有水浇地32万亩,该镇仅辣椒就种植7万亩,产值13亿元。随着生产的扩大,农民垦荒实实在在尝到了甜头。

丰收的景象下也有隐忧——庄稼地在不断扩张,地下的水位却不断下降。几年前的一个资料称:在定边沙漠农业的核心区——白泥井镇,打机井的深度比十年前增加100到120米,而以前仅仅是60米左右。笔者从种植户中了解到,现在许多村庄打井深度已达到300多米。不少地方,浅层地下水已经无法使用,必须打深井才能取水。

沙区现在的情况与原来形成鲜明对比:过去这一带地下水位浅、盐碱严重,农户在广种薄收之余的一大任务,就是造林种草,抵御风沙、盐碱。现在,随着地下水位的下降,盐碱“退了”,原来没人要的荒滩地被改造成了良田,可发展农业需要的水却不够用了。

人均水资源占有量250立方米的定边,是陕西省最缺水的县,也是全省唯一没有可用地表水、地下水也缺乏的县。另一方面,定边拥有陕北面积最大的耕地、陕西最大的油田,作为完全依赖地下水的县,地下水开发利用最多、最剧烈,水井数量在陕西省最多,占全省近五分之一。

以定边白泥井、靖边东坑为代表,榆林北部风沙滩区已成为全国闻名的优质蔬菜、马铃薯产地,农业收入在全省名列前茅。这一带也是榆林市农业开发强度和密度最大的区域,除农民自发垦荒外,还肩负着造地任务。近年来我市平均每年在毛乌素沙漠南侧开垦超过3万亩荒地用以“异地占补平衡”。

这种农业的大开发和产业化,一方面成为高效农业富民的样板,另一方面也是在超采地下水、与植被争水的前提下实现的。靖边东坑镇和相邻的梁镇靠近沙漠的区域,已被认定为全省最大的地下水连片超采区。农业规模更大的定边县,同样面临着严重的地下水超采问题。无节制地使用地下水,尤其使深层地下水以比浅层地下水更快的速度下降,令人揪心。从这个角度看,目前沙区农业已成当地环境最大的现实威胁。

今年春季,976万方的西线引黄调蓄池及充放水管道开工。然而,对于嗷嗷待哺的定靖沙区农业来说,目前主要满足饮水需要的引黄水,不仅指望不上,总水量也是杯水车薪,连超采区的地下水置换都不够。据业内最保守估算,仅定靖两县超采区的生态修复用水至少每年需2000万方以上。

虽然沙区推广的设施农田、节水浇灌有明显效果,但由于设施前期投资较大和用水管控不严,目前超采地下水的势头仍未得到根本遏制。以白泥井镇为例,设施农田为8418亩,仅占32万亩水浇地的2.6%。而且,在经济效益的诱导下,原本种植耐旱作物的大田,也纷纷改种效益更高的蔬菜,使单田耗水更高。

沙区的农业开发,在邻省是有过深刻教训的。2008年到2014年,鄂尔多斯市凭借强大的财力,鼓励现代农业、连片耕地。毛乌素沙漠北麓的各旗县当时新增耕地很多。但到2013年左右,沙漠北侧地下水位下降接近警戒线,荒漠化和草原沙化开始出现。为了扭转生态恶化的趋势,鄂尔多斯市在2014年果断停止了鼓励规模农业的做法,从那时到现在,持续在毛乌素沙漠北侧的各旗县实行严厉的禁垦。更早之前,甘肃民勤曾因在沙漠边缘过度开发农业带来巨大生态灾难,被称为“民勤教训”。后来,当地提出“人退沙退”的治理方向。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要全面认识这一点,就要科学认识环境的变化。许多专家早就指出,毛乌素沙漠是我国沙漠中条件最好的,降水较多,植被多样性较好,沙丘涵养着宝贵的淡水资源。从环境的角度看,榆林沙区农业仍然是绿洲农业。将荒漠变为高效农田固然是发展需要,但脆弱的生态环境不允许承载太多、太剧烈的农业开发。特别是像定边这样的严重缺水地区,更要学会对环境的尊重,占补平衡的前提必须是地下水的采补平衡。

人为地将荒漠变绿洲,固然让观感舒适了,却未必是环境变好的根本标志。沙区环境治理更要注重质量,树立三个基本原则:少扰动(减少对自然的扰动);少费水;有限度。例如,蔬菜、马铃薯等高耗水型作物会加剧当地水资源短缺的矛盾,长期看人均用水量会不断减少,人均收入增长难度也会越来越大。像白泥井这样的乡镇,有的村子户均已达上百亩水地,应不应继续鼓励高耗水农业,值得商榷。

从现实出发也立足长远,在定靖等北部沙区,产业发展首先要让水做主,应发展节水型高效农业,并限制农作物的耕作范围与品种范围,以水定产,以水求生存、求发展。在开发强度高的地域,有必要退耕一批高耗水农田,或者实行轮作、休耕。要向水资源管理先进地区学习,依法依规限制水井数量和打井深度,实施能管到位的监测计费和指标约束,彻底扭转无序、无偿开采地下水的态势。在有限度的开发下,未来寄希望于更大规模的引黄调水,解决环境保护和农业发展问题。

刘建坤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贺杰慧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