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207亿美元交易背后 石油市场艰难复苏

发布日期:2020-06-30 09:36
2

在国际原油市场起伏不定的情况下,今年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能源交易诞生了。

当地时间6月23日,阿联酋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以下简称ADNOC)发布声明,与6个全球投资者组成的集团达成总额207亿美元的协议。这笔交易将为ADNOC带来100多亿美元的前期收益。

这是中东地区有史以来最大的能源基础设施投资,也是今年全球最大的一笔能源交易。

重磅交易背后,是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石油市场带来的巨大冲击。包括ADNOC在内的全球顶级石油公司都正积极控制成本,售卖资产,以渡难关。

走出至暗时刻后,国际油价重新站上40美元关口。6月29日数据显示,受疫情不确定性导致的消极预判影响,国际油价上周收跌,原油市场整体回落。截至上周收盘,布伦特原油报40.09美元/桶,周跌幅1.35%;美原油报38.16美元/桶,周跌幅3.39%。

艰难的上半年

参与此次投资集团由6家全球性的公司组成,包括:全球基础设施合作伙伴(GIP)、布鲁克菲尔德资产管理公司(BrookfieldAssetManagement)、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安大略省教师养老金计划委员会(OntarioTeachers'PensionPlan)、NH投资证券公司和Snam(意大利能源基础设施公司)组成。

收购计划将于7月份完成。根据协议条款,该投资集团将收购ADNOC旗下的新子公司ADNOC天然气管道资产有限责任公司49%的股权,并拥有38个管道的租赁权,租赁权的有效期为20年。

投资方之一的SnamCEO马尔科·阿尔瓦罗(MarcoAlverà)对前景表示积极乐观:“通过此次战略性交易,我们得以进入能源领域的关键国家和区域,扩大了我们的国际业务版图,进一步增强了意大利在海湾地区能源市场的地位。”

阿拉伯新闻网指出,尽管当前全球经济不振,能源需求低迷,但这笔交易表明,全球对化石燃料尤其是中东地区油气资产的需求,仍然十分旺盛。“大型机构投资者仍在继续锁定未来油气需求。”野村资产管理中东地区首席执行官TarekFadlallah表示。

受疫情影响,今年全球石油市场可谓压力重重。

3月6日,由欧佩克及其盟友非欧佩克产油国组成的OPEC+减产协议破裂,3月9日布伦特油价开盘暴跌30%。到3月下旬,国际油价已经跌至每桶23美元以下。

直到4月13日,OPEC+才达成了历史性的减产协议。此次的协商长达一周,其间由于墨西哥反对一度接近破裂。但经过紧急外交斡旋,终于回到正轨。

会议后,OPEC+表示,全球原油减产行动自5月1日起生效,5月和6月减产970万桶/日,占当前全球原油供应量的10%左右,2020年原油减产量将超过2000万桶/日。

6月16日晚,全球16位能源企业高管线上召开了一次几乎史无前例的会议。会议的主题,就是如何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能源市场大危机。

与会大多数高管都同意“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了”,并且“希望下半年有更强劲的表现”。

阿联酋内阁国务大臣、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贾比尔表示:“我们看到了石油市场重新平衡和经济复苏开始的令人鼓舞的迹象。”他同时强调了石油行业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之后使经济复苏和重新开放方面发挥的关键作用。

石油市场缓慢复苏

随着全球主要国家相继重启经济,油市行情初显好转迹象。

自6月8日油价开盘,OPEC+减产和石油需求复苏提振油价上涨,WTI油价自3月以来首次突破40美元/桶。

市场分析师哈维尔·布拉斯(JavierBlas)撰文指出,现在伦敦的交易员们每天都会聚集在一起,考虑是否买入北海石油,而就在两个月前,“每个交易员都想把它们抛售出去,没有人会考虑买进。”伦敦的交易所的买入与卖出将影响原油的定价。目前这里买单与卖单的比例是10比1,价格也在同步飙升。

但疫情给大多数能源公司带来的伤害并没有恢复:小型公司濒临破产,大型公司也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据路透社6月28日报道,美国切萨皮克能源公司提交破产保护申请,成为近年来申请破产保护的美国最大油气厂商。公司一直背负着上百亿美元的债务,今年国际油价大跌使这家企业无力为偿债再融资。

切萨皮克能源公司并非今年唯一申请破产保护的美国页岩油企业。4月1日,惠廷石油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成为3月国际油价暴跌以来首家破产的美国大型页岩油厂商。

面对价格暴跌,大型石油公司不得不压缩成本,努力维持经营。

埃克森美孚XOM、荷兰皇家壳牌RDS.A和雪佛龙CVX等超级石油大公司接连宣布采取措施“合理化”今年的计划资本支出,以应对油价突然暴跌。

6月26日,据知情人士透露,埃克森美孚为了精简规模、提高效率,正在筹备美国公司的裁员计划。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DarrenWoods)上月在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公司正在减少承包商的数量。

行业顾问伍德·麦肯齐(WoodMackenzie)称,尽管大多数超级巨头都在努力精简上游投资组合,但毫无疑问,他们的工作任重道远。迫在眉睫的复苏与回暖将需要巨大的财政和能源资源作为支撑。

最近,挪威的EquinorASAEQNR公司削减了股息,成为第一个在油价大幅跳水的情况下减少派息的石油巨头。荷兰皇家壳牌(royaldutchshell)紧随其后,决定削减股息,令投资者大为震惊。

股息是股东在优先股的收益,其浮动反映了公司经营状况的变化。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跌,甚至连股息安全都受到威胁。

与此同时,即便看到了回暖的迹象,但国际原油市场仍然起伏不定。

6月16日,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创两周新低,其中布伦特原油下跌1.40%至38.01美元/桶;美原油下跌1.68%至35.72美元/桶。疫情二次暴发的担忧情绪、美国经济复苏缓慢的现状都对原油需求造成了不利影响。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表示,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感染人数和传播速度都令人感到担忧。IHS马基特公司能源市场分析师表示,由于有些州的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大幅增加,各州经济复苏进度不一,石油需求的前景也不甚乐观。

美国原油库存的持续增加也使油价承压。美国原油库存连续3周增长,创历史新高,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原油库存连续7周录得下滑,墨西哥湾沿岸原油库存升至历史新高,库存高位仍难改善。

目前看来,随着需求反弹,油价可能会回暖,黯淡的原油市场也可能会恢复,但复苏或将漫长而坎坷。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编辑:高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