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省榆林强制隔离戒毒所王秉立:一半警察 一半医生

发布日期:2020-05-06 15:25
0

downLoad-20200506152320

今年“五一”劳动节当天上午7点30分,王秉立像往常一样,在藏青色的警服外披上白大褂,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当人们已经开始享受假期的时候,王秉立却无法休息。作为省榆林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医疗中心的一名85后青年民警,在疫情防控期间,亦警亦医的医务民警,肩上承担着比平日里更大的责任。

24小时不关的对讲机

对于戒毒所的医务民警来说,能在节假日得到休息是奢侈的,更何况是在疫情防控时期。身上特殊的职责,使得他们需要24小时都守在岗位上。劳动节的前一天,王秉立就几乎度过了一个不眠夜。

4月30日晚21点,完成了一轮夜间巡诊后,王秉立换上厚厚的防护服,走进戒毒医疗中心单独隔离病房。为确保场所防疫安全,所有到社会医院就诊回所的戒毒人员,都要先到戒毒医疗中心隔离病区单独留观14天。

“今天有没有咳嗽症状?有没有感到浑身乏力?”在每间隔离病房,王秉立都要一一对戒毒人员进行询问,亲自为他们测量体温。

22时35分,脱下防护服刚躺倒床上,床头的对讲机突然响起。

“来急诊了”,他迅速从床上爬起,背起医药箱快速跑向管教大楼。原来是一名戒毒人员急性哮喘发作,他立即开始处置。

“医务科收到请回答!”凌晨5点不到,对讲机里再次传来紧急呼叫声,值班民警在对讲机里称,一名戒毒人员下腹部疼痛难止。王秉立经初步检查后判断,该戒毒人员是尿结石急性发作,由于场所医疗条件有限,需要紧急送往社会协作医院就医。

“治病救人就是与时间赛跑,有时候错过一分钟就可能造成大祸,因此对讲机一分钟也不敢关机。”王秉立说。

100多次的日处方量

5月1日上午8点,戒毒医疗中心的4名医护人员准时召开了每日研判会。会后,王秉立背上医药箱,又开始下队巡诊。为了方便戒毒人员就诊,减少一线民警的工作量,医务民警减少了坐诊时间。因为长期吸毒,戒毒人员的身体素质普遍较差,每次巡诊,他都要开出去100多个处方。一次巡诊完5个大队,至少需要3个小时,每天花在巡诊上的时间超过5个小时。

为了尽量避免戒毒人员因外出就诊与社会接触,造成防疫隐患,医务民警要尽量将戒毒人员的病情消化在所内。他们在保障戒毒人员生命健康安全和场所防疫安全的天平上找到绝对平衡点。

三分医病、七分疗心

下午2点,戒毒人员李某又被民警带到戒毒医疗中心。李某是一名“多进宫”戒毒人员,最近一段时间总是向民警打报告称自己腹痛,经3次带至社会医院检查,未诊断出明显疾病。

多年的监管场所行医经验,让他感觉到李某患得是心病。于是,他干脆搬了个小凳子坐在李某对面,和其拉起了家常,聊父母、聊孩子。

“王大夫,你别说了……”1个小时,李某慢慢低下了头,主动承认自己是想装病得到提前解除强戒的机会。

“三分靠医治、七分靠疗心。”王秉立说,当一名医生不易,做一名监管场所的医务民警更不易。面对戒毒人员这一身体和心理双重受毒品侵蚀得特殊群体,医务民警不仅要及时对患病戒毒人员进行诊治,还要身兼数职,做好场所安全稳定工作。

开不出去的处方

“秉立,你这个大夫怎么连自己的病也看不好啊?就不能给自己开个方子?”看到他满是红疙瘩的脸,有同事和他开玩笑。

“这方子不好开,休息不好没办法啊。你今天感觉怎么样了?血压还高不?”王秉立笑了笑,反倒关心起了同事的病情。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他和很多同事从大年初三到现在只在家休息了5天,其余时间不是在封闭备勤,就是在封闭执勤。他不仅要承担戒毒人员地救治任务,还要做好民警的保健医生。

“血压基本稳定了,注意饮食,按时吃药。等疫情结束,让单位给你开个休假一个月、在家陪老婆娃娃的‘处方’,你这病就彻底好了。”给同事量完血压,王秉立和他开起了玩笑。

“作为医生,要有医术、有仁心;作为警察,得有担当,有执行力;作为共产党员,得时刻冲在前面,做好表率;作为人夫、人父,能好好陪陪家人,是我和同事们最美好的愿望。”谈及如何看待封闭执勤,以及疫情结束后有什么心愿,王秉立如此说。

本报通讯员张佳骏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谢丽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