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大道朝阳

发布日期:2020-01-14 16:23
0

同志,你问我这个年逾古稀的老人七十年来有什么变化?我告诉你,我亲身感受到人们在衣食住行方面变化多多,我这里就把出行的事和你拉一拉。

出行难,在陕北民歌《走西口》中就有反映:“走路你走大路,万不敢走小路,大路上人儿多,拉话解忧愁,小路上有贼寇。”其实,过去的大路也不大。小时候,我家在大理河川,门前的路叫“官路”。顾名思义,这是从绥德到宁夏的一条官走的路,古称“夏绥驿道”。这“官路”,仅是骡马大道,宽不过五六尺,且晴天尘土飞扬,雨天道路泥泞。村西有个后砭湾,路沿着大理河走,夏天洪水期,路很不好走,尤其是经常发生把骆驼和骡马“泥住”的事。骡马“泥住”好救助,而骆驼“泥住”就难救助,骆驼主常请村里人帮忙“拔”骆驼。有时候,骆驼竟泥死在河滩上,因此,村民可以分享骆驼的美味,我记忆中最少有三四次这样的例子。

“官路”难行,山村小路更是难走。羊肠小道,曲曲折折,坑坑洼洼。那时群众出门都步行,走百二八十里路是平常之事。代步工具,穷人骑驴,富人骑骡马,所以有“骑驴婆姨赶驴汉,怀里抱个胖圪蛋”的谚语。

听老人们说,民国二十四年,曾经修通了一条简易公路,仅通了一次车再没有走。因此,行路难,虽不是难于上青天,但也足以让人胆寒。经过石崖石砭,人们有放置木棍的习俗,用意是祈求崖砭牢固,不要让石头跌落下来。还有出行择日子的习俗等,这些都是寄托着人们盼望出行平安、顺畅的心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百废俱兴,蒸蒸日上,人民政府在道路建设方面花了很大气力,有目共睹。

大约1959年左右,由绥德到石湾的公路修通,家乡有了汽车路,但仅有货车,不通客车。1963年左右,家乡到县城才通了客车。我在子洲双湖峪中学上学时,经常和同学们步行往返。子洲到我家八十多里路,整整步行一天,每学期回四次,三年高中,仅坐过一次车。这时候出行仍不方便,你要到京城,至少得三天,到省会西安也得三四天。1975年,道路拓宽成7.5米宽的三级渣油路,也即307国道,西可以抵达兰州,东可以到达京城。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道路也一天比一天宽。家乡有了高速公路,有了太中银铁路,307国道也进行了多次改造。村庄之间也用水泥路连接。一日到京城,一日可抵西安。人们出门舒畅而方便,可以用平平安安、平平坦坦来形容。

我家门前的路旁祖父栽了一株老槐树,这株老槐树,见证着道路的变化。她枝繁叶茂,近几年长得更郁郁葱葱,2019年更是开了一树白花。村民说,这老槐树看着大道高兴地疯长呢。我们村的父老乡亲,有了小车等交通工具,骑自行车的不多了,短途骑的是摩托车、电驴子,步行成了锻炼和休闲的生活方式。2019年,又在大道旁修了休闲文化娱乐广场,人们在大道上散步,在广场上跳舞,何等潇洒!

大道宽广,行走在日益拓宽的大道上,是何等豪迈,何等自信!

大路通畅,你说,怎不令人放声高唱呢?

大道朝阳,我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舒坦,你说我们怎能不感谢党和人民政府,感谢新时代呢?

张俊谊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张倩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