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尽力满足每位老人的愿望——记榆林高新医院老年护理院护士白媛媛

发布日期:2019-12-05 15:39
0

downLoad-20191205153909

核心提示

细致沉稳,注重工作中的每一个细节;反复巡视,尽力满足每位老人的小愿望,她就是白媛媛,高新医院老年护理院一名护士。

两次不容易的适应

1991年,白媛媛出生于横山区双城乡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家庭贫穷,小学三年级就开始住校生活。与其他同龄人相比,她多了份吃苦耐劳的毅力。

上大学时,她选择了一所医学院校,专修护理专业,2014年开始从事医院护理工作。第一次值夜班时的心惊肉跳,第一次接到病人的不知所措,第一次站在手术台上配合大夫的紧张,现在依然历历在目。相比之下,白媛媛觉得,后来在高新医院的生活护理更难适应。

2016年12月,经过笔试、面试、操作的层层选拔,她成功进入榆林高新医院老年护理院工作。这里,护士不仅要懂得医学救治,还要介入到生活护理中。“对于我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考验,起初很难接受,觉得自我价值没有得到真正体现。”随着给老人们喂饭,和老人们一起画画,谈谈老一辈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她的认识渐渐转变。

一批批不能自理的老人来到医院,有不会说话的,有不会走路的,有不能自理吃饭的,还有不能正常交流的。他们有恐惧、有胆怯,有不好意思,有时还不由自主对她发脾气的。“那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过的日子,相较于他们是幸福的。那些可怜的老人没有一个温暖的家,他们刚来时很不习惯这里的环境,我们需要彼此适应。”白媛媛说。

今年67岁的纪双义老人来到护理院已经两年多了。白媛媛第一次见到纪双义时,由于老人的眼睛不好,以为老爷子肯定很难护理。几天过去,她才发现老爷子很听话、很懂得配合。每次他要上卫生间,都不好意思地说:“又要麻烦你们了,我想去卫生间。”然后腼腆地冲着她笑笑。她们几个人把老人抬到厕所,等到方便完了,给他擦干净,再抬回床上。老人手部关节全部变形,无法抓握东西,眼睛又不好使。每次白媛媛去护理,都会问他要不要帮忙。老人会说:“老命儿,你给我在柜子里找几袋牛奶,给我热一袋,其他两袋放在我枕头跟前,我看你们也忙,省的你们跑几次。”白媛媛就按照老人说的将牛奶热好了,撕开口递在他手上,给他说说开口在哪面。他就用两只手掌夹住牛奶袋,慢慢开始喝。每次听完他说的话,白媛媛都会很触动,愿意多为他做些事。

需要更细致的照顾

今年开始,护理院老人的数量逐渐增多,护理难度也大大增加。“之前考虑老人吃饱穿暖,无病无灾。但现在来的老人大多无法自理,需要我们更细微的照顾,比如每天将食物打碎,定时定点为他们鼻饲,从而增加他们的营养。卧床老人需2小时翻身、扣背一次,预防压疮形成。”白媛媛说。尽管她已经很有经验了,但每次值班,她还会担心有人走失,有人不舒服,有人不吃饭。因此,加强巡视便成了她上班至关重要的环节。

面对复杂的护理要求,提升自己的专业知识刻不容缓。科室、护理部的各项护理技术培训,院内业务会议,白媛媛总是积极参加,尽最大的可能提升自己的临床技术。2018年,她获得“榆阳区优秀护理员称号”。现在,她将帮助新员工快速适应临床医疗护理,视为自己的一种责任。“以后我会更加努力,争取为更多的老人奉献自己的力量。”白媛媛说。

付守彬,是个特困失能病人,患自闭症、言语障碍。“他经常呆在护士站旁边,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你,时而傻笑,时而拿着纸乱划,这是他想学习、想与人交流的表现。他很难准确表达自己的想法。最初,我与他交流也有很大的障碍。”白媛媛尝试各种各样的方式去跟老人沟通。“是不是要这?那是要那?是就点头,不是摇头,知道吗?”每次像这样的提问会有无数次,还要辅之以各种动作比划。有时,付守彬会生气,怎么也不配合,白媛媛就像哄小孩一样,用给他零食、给他听歌等办法,来让他配合,直到明白了他的想法。

护理院是失能特困老人的第二个家。老人们有了什么需要,白媛媛就像儿女一样尽量去帮助他们。母亲从老家捎了些果子,她总要第一时间给老人们拿一些,老人们高兴得合不拢嘴。“看到他们高兴的样子,我心里也特别开心。”

“老年护理院这个特殊的病人群体,他们有自己的不幸,也有自己的幸福。在这样一个大家庭里,我深刻地体会到应该积极面对生活。”白媛媛说,“我们还年轻,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更有意义的事,为更多的老人创造出幸福的晚年生活。”

文图/本报记者王红霞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谢丽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