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黄土情深赤子心——栗子明油画作品赏鉴

发布日期:2019-12-02 10:18
0

栗子明的作品绘画语言淳朴,题村广泛,情感真挚,充分表达了他对这片黄土地深沉的爱,他的作品笔质厚重,色彩明快,中西观念融汇,写实写意结合,形成了独特的艺术语言,呈现出了现实主义加浪漫主义的表现方式和艺术追求,他的作品功底深厚,与时俱进,不仅有传统印象派追求对色彩的认知与表现,更具现代强调主观性与绘画意识的中国写意精神,无论是人物、风景作品皆可感受到他对艺术精神及内涵的追求与探索。

一个真正的画家,首先是记住人民、热爱人民,为人民而创作。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一个真正的画家,他应该是丰富而积极的思想家,他关注人民、关注社会,有敏锐的洞察力,有分辨是非、好坏、美丑的能力。这两点栗子明先生都做到了。他的画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取材与现实,又升华了现实,充分表达了一个艺术家对生活的热爱、对艺术的理解、对美的追求。大漠风、黄土情,是此次展览的主题,更是一位优秀的黄土画派画家的情怀!

——贺荣敏

栗子明数十年坚守自己的艺术信念,抒发家乡塞上内外的大漠风光与艰苦治沙,曾经植树造林、创造秀美山川的一代一代百姓英雄,使得古长城内外一片绿树清风。家乡的巨变,让栗子明拿画笔数十年挥毫点彩,点赞那些曾经创造奇迹于艰苦岁月的塞上百姓,时代风云人物就是那么质朴平凡地展现于盛世长安。这是栗子明这样的艺术家的“文化自信”与追求!

画展展示出陕北人的敦厚、达观、智慧……各类普普通通的形象,是栗子明数十年在生活中磨练,像陕北人乡间的酸菜缸里泡出来的“生活”,展示出艺术形象,具有“泥土的芳香”,更动人、更具有历史与时代回忆!

——耿建

栗子明的艺术创作有着非常显著的两个特点:抒情性和地域性。一旦回到“尊严”这个词,栗子明的艺术视角便突然柳暗花明。尊严,是宽容。就语言维度来说,栗子明的油画语言并没有提供更新的视角。他把所有对于鲜亮的向往,都用一种迷离包裹起来。读他的画,就如回到自己远在乡间的百年老屋,经年积尘下,所有的物件、记忆和经验,都是温暖。不是大漠艺术家常常呈现的勇猛锐进,而是温暖慈悲。

质朴的艺术语言如何在阔大的西北地理空间,保持自己的个性?在处理地域性和全球化问题时,栗子明以不变应万变,始终持守人性深层的慈悲,并以此为情怀。静静地潜入人性的慈悲,进而呵护生命本身的温暖。

他来自生命本身的质朴,让我知道,他就是陕北高原上一滴又肥又大的雨水,看似普通,却异常珍贵。因为它有自己的尊严。

——张渝

半个世纪的岁月,栗子明心无旁骛地沉醉在绘画艺术世界里。在陕北,他就像大漠里默然长起的一棵树,几十年过去,当某一天我们再去看他时,发现他已俨然傲岸地立在那里,主干数围,枝叶婆娑,成了一道风景。

栗子明有一颗赤子之心,对生养他的陕北这片土地怀有挚爱。在他以塞上大漠为地理标识的画作里,他的爱化作了一缕缕微风,抚摸着广袤大地,梳理着一片片庄稼和一丛丛林草;他的爱化作金灿灿的阳光,照耀着沙原、照耀着林梢、照耀着残存的边墙,给这片曾经苦焦、原本苍凉的大地赋予温暖,赋予一种辉煌壮美的色调;他的爱化作了家乡父老脸上的皱纹、额头泛着光泽的汗渍、眼睛里流露出的慈爱的光芒。他的双臂始终是展开的,他在深情拥抱这片土地和人民。我们看他的画作,看到的是一个地域的风土人情,更感受到画家至真至诚的人格魅力。

画家的作品里还到处闪现着诗意的美好。无论是表现自然景色的风景画,还是一个个平凡的本土人物,抑或是那些烟云过往的历史人物,总以诗人的心灵去观照、去体悟。于是大地展现出一种深沉、浑朴、苍老的气息,泥土草树都似乎散发出别样的芳香,天地间弥漫着氤氲之气。是田园诗、赞美诗,还有英雄诗,呈现出浪漫主义色彩和崇高的精神境界。

栗子明的绘画语言是丰富的,显然从俄罗斯绘画和欧洲印象派绘画里汲取了大量的营养,也非常努力地继承了中国画的写意精神。

以满满的慈爱与暖意去表现这片厚土和人民,翻看他一件件让人记住的作品,一个有大爱、有筋骨、有韧性、有厚度的画者形象,清晰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栗子明无疑是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陕北画坛上结出的一颗沉甸甸的果实。

——张胜伟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梁亚玲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