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首页 >生态环保 >正文

刘国彬:从纳鞋底儿中得到治理黄河的智慧……

发布日期:2019-12-01 22:12
0

黄土情,黄河梦

演讲者  刘国彬

1.母亲河”的历史变迁      

怎么小撒一走,我就变得紧张起来了?一个白发老头,讲过去没讲过的事情,对我来说,挑战还是比较大了一点。

刚才我们讲到了黄河,大家肯定知道,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但是呢,为什么它是母亲河呢?它为什么能孕育中华文明呢?黄河流域包括它中部的黄土高原,七十多万平方公里。它的气候不冷不热,温度适宜,降水量三百到七百毫米。雨量不多不少,容易耕作,容易生长,五谷里面的小米、粟,还有谷子、黄米、高粱都产自于这个地方。丰美的环境,很好的土壤,适合条件的话,自然人们就可以繁衍生息。

中华民族,我们叫炎黄子孙。黄帝陵大家知道吧,是在延安,就在黄河流域的中部,从黄帝时期起,五千年前开始,就带领我们的先民在这个地方繁衍生息。我们的黄河流域,应该是超过二十个朝代在这个地方来定都建都的。实际上,在远古时期,黄河它不叫黄河。过去几千年的过程中,从西周开始,黄河它就叫河,大河,也可以叫清河。从西汉的末年开始,它开始偶尔叫黄河。到了大概距现在一千四百多年的唐朝,开始从官方延续下来,它开始叫黄河了。那么黄河为什么是黄的呢?就是因为黄土高原的土是黄色的。黄土高原、黄河流域的土,它并不是就地产生的,它是风吹来的,源自西伯利亚吹过来的土壤的颗粒,到黄土高原这个地区,遇到暖气流逐渐沉降下来,这个沉降过程,大概已经有两百多万年的过程,现在它还在沉降。

刚才说了,过去的是水草丰美,适于耕作。但是我们人类,中华民族繁衍过程中,人口在不断地增长,对土地的需求越来越大。战争的时候,军队的军垦需要更多的土地来养育军队,每个朝代它都要大量地来把林地变成农地、把树木砍掉来种庄稼,满足粮食的需求。人口增长造成对植被的破坏,水土流失越来越严重。从有记录的时期到上世纪七十年代,黄河输沙量是十六亿吨。十六亿吨,如果是折算成一米见方的一个土带的话,可以绕地球赤道二十七圈。水土流失严重,植被失去保护了,我们的粮食产量自然下降,所以这个地方的农民,生活也会越来越苦。

2.给黄河“看病”的医生      

我们经常说“面朝黄土背朝天”,这就是黄土高原几千年的文明史。我是生长在黄河边上的,我的家乡在陕西的榆林,我对黄土高原水土流失的感受,是每年的下雨,暴雨,从山上、从城墙的边上、从巷子里面把水冲下来,淤到街道上。有多厚呢?最少十公分。我每年要到街道上去挖泥,大家每年都要最少花一天半的时间把泥土清理干净,否则的话不能走路的。可能到冬天,北方的孩子会要扫雪的,但是夏天来清土,我想这个经历应该见的不多。这是我对黄河的体会。做梦没想到我自己头发由黑变白,成为了一个给黄河“看病”的医生,保护环境的一个科研工作者,想起来也非常感慨。

刚才我们提到水土流失,十六亿吨泥沙,刚才在实验里头大家能够看到,我把小撒给小小地“忽悠”了一下。确实两块土是没有任何差别的,只不过是一块土里面有根,我把它剪断了,看不见的,一块土里它没有根。刚才我们看到冲刷槽的土里面,它上面有草的保护,下面还有根的保护。那么这个植被是怎么保护土壤的呢?它的原理是什么样子呢?我的工作做根的研究,我们刚才做的叫作“分散实验”,是说如果有根的保护,它土壤就不容易分散,就不容易走。我们研究土块里面的根固结土壤的这种作用的大小,怎么模拟它呢?我想把根模拟出的话,得找出替代物,才能知道土里面有多少根,能起多少作用,量化它的能力。首先想到就是一个细的钢丝,这个钢丝跟它的根是接近的。那么如果我们把土从钢丝插进去,听起来还有点道理,但是做下来以后,不行。怎么不行?因为发现这个钢丝太硬,它不粘连,跟根土那种特征完全不一样,做不成。最后想想,我们用线,这根线如果把它拼起来,它也是软的,它又拉不断的,它可以像根那样。我把线先做成个网子,把土掰碎给装到里面去,形成一个含有不同线的量的一个土块,再做实验。最后还不行,因为它把土结构粉碎了。

这个事情让我焦虑了好长时间,反正非常地郁闷。有一天下午,一同事拉我说,算了,你少想想,脑子放松一下,跟我去散散步。走到一个村庄,看见有几个妇女在那儿坐着纳鞋底,摞了好多布,摞起来,穿针引线,把麻绳穿过来穿过去,它鞋底就结实了,然后做个鞋帮。农民跟我打招呼,陕北人说你吃了吗,吃了,然后脑子里头我想针呀线呀钢丝呀。突然想,是不是用针可以把引线从土里面穿进去,这不是效果就出来了吗?土也不会破坏,线也进去了。但是,一根针最多五厘米,我这个土块一般最小的十厘米,否则的话,没有这个实验效果的,怎么也穿不过去。最后想了想说,我整天想过钢丝,我想过线,找一个哥们,我们做修路的一个钳工,大概前后用了十几次,我把这个钢丝,请他给我上面砸扁打个眼,这边给它磨尖,就做了一个人工的一个针穿过去。做实验做研究,先解决方法问题。如果你有好的想法,解决不了方法问题,它是没有任何价值的。解决了方法问题,是做一个研究成功的很重要的过程,搞了一个月,结果非常满意。实验做出来以后,给我的导师朱显谟老先生看了以后,老先生平时对人比较严肃,他很少露出来笑容。一看,不错,你能把这个问题给我说清楚,这个还是我原来没有想到的。他非常满意。

3.黄河治理卓有成效      

我们要使黄土高原,由原来的过去绿变成黄的,我们现在由黄再变成绿。保护植被,我这个研究对这方面是有点贡献的,我们大规模的治理工程,也就是从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不断投入,不断加大治理力度的,尤其是我们在1999年开始的退耕还林还草工程,2000年以后,到2015年,我们做了七十多年的观测记录。它的输沙量从过去的十六亿吨,降到两亿多吨以下,这个数据就能说明问题吧。那么输沙量过去是(绕地球赤道)二十七圈,那么现在几圈?同学们自己也可以算一算。2015年荷兰的一个国王,亚历山大到中国来国事访问,中国就选了一个点,看黄土高原。他看了以后非常振奋,说确实是了不起,Good(好),Excellent(优秀),Very great(非常好),他是这么说的。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我们平时辛苦一点,郁闷一点,看到黄河能够水灾减少这么多,我们非常振奋。我导师朱显谟,是非常有名的科学家,他曾经说过,黄河不清,我死不瞑目。所以他这样一个老头,他敢在他那个时候,梦想要黄河变清,这对于我们水土保持人来说,我知道那个难处,它是不可想象的,几乎是不能变清的。但是呢,他相信黄河能够变清。老人家2017年去世的,2017年的输沙量一亿多吨,黄河应该说是基本变清了,他老人家应该说可以安息了,我们给他交了一个答卷。

4.生态保护需要共同协作      

生态保护是一个综合的过程。我们要水土保持,我们要黄河变清,是需要共同协作的。科学家研究它的原理,发现它的方法,那么谁来实施呢?我们生长在黄河流域的几千万的农民来实施,科学家有套好方法,农民接受不接受呢?不一定的,做农民的工作,做示范推广工作,实际来说有时候比搞科研还难。八十年代的时候,是我们安塞试验站的站长,卢宗凡老师,来推广,当时我是一个年轻的助手。首先是开一个示范培训会吧,叫每家每户来一个人,我们给你介绍介绍,我们这有水土保持技术,你们现在坡耕地,少种粮食,变成梯田,要多施肥料,再多种些苹果呀,种些杏呀梨呀的话,你们可以多赚钱。在我们峙崾岘的大院子里面,大家开个会,结果来了不到十个人,我们跟他讲,你采取我的措施,用我的方法,搞水土保持耕作,搞梯田,搞果树,他们不是很相信。其中一个村长说,我在这个村里头也是一把好手,我一亩地从来没打过一百多斤,打二百斤我不相信。种果树,我就没种过,果树三五年才能结果,赔了算谁的呢?陕北话叫,赔了顶谁的,算你的还是算我的呢,他们不太相信。

这时我们老站长想起来一个主意,我们选几个典型户,选几个明白人,脑瓜子比较灵,愿意接受新技术的年轻人,灵光的人来做。怎么来做呢?我这五户人,你按照我的方法增施化肥,你按照我的方法,来搞水土保持的种植,你按照我的方法,来改造地形种苹果,我包你达到二百斤。如果赚了钱,你拿走,赚不了钱,我给你赔偿损失。为了把这个工作踏踏实实做好,我们住在农民家里头,跟他们一起吃,一起住,讲讲外面的事情,讲讲外面的新技术,拉拉话,再给他们学生辅导辅导功课。人还是需要感情交流的,建立这种感情以后,他们都说你这个城里头人,图什么,你又赚不了钱,这么苦的。刚才我说的每天的饭,听起来丰盛,洋芋,土豆,马铃薯,一个事情。慢慢感到,他们思想还是变化的。所以给他讲道理:你把你家地种好了,不是你光富了,你们家赚了钱了,水土流失不流的话,我们这沟里头就不会发洪水了。他对什么黄河母亲河,泥沙是没概念的,说沟里头不发洪水,他明白,为什么呢?每到夏天沟里一发洪水,人都过不去河了,这个道理他明白了。我们大概连续进行了五年,最后明显的这五户人家,他们的产量就是增加了一倍,从一百斤达到二百斤,没任何问题,赚的钱超过一倍还多。这下子,这个村里人们说,这个事情都能弄,你给我们也来弄弄。

5让黄河成为“幸福河”      

黄河治理,刚才我讲到,我们如果谈治理成效,直接效果,黄河水变得清了很多。我们的植被覆盖度增加了一倍,原来是33%,现在是64%左右,翻了一番。大家如果关注到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前两年有一篇文章,全球植被变化里面植被增加,中国是面积最大的。如果简单说成效,山变得比原来绿了,水变得比原来清了,老百姓变得比原来富裕了,黄河是基本变清了。我们是不是止步于此呢?人类社会在不断进步,我们不应该满足现状。我们现在提出来一个幸福黄河,实际上我们应该把幸福作为追求的目标,幸福说起来容易,实际是不太容易的。黄河要变成幸福河,首先,黄河流域生活的人民、农民有幸福感。我过去给我们农民朋友说,三十年代五十年代,是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到了八九十年代,我的哥们跟我说,我再把现在四口窑洞变成七八口窑洞,我就可以了。农民生活富了,陕北农民一年平均收入一万多块钱,比过去提高很多倍,房子大了好多倍了。所以幸福应该是高的生活质量,建立生态文明。生态文明是我们高级的社会形态,从理念到生活条件到政策,到人与自然的和谐,才能带来幸福,我是这么理解的。但是这个幸福说起来容易,不是一句话能够实现的。所以,如何实现幸福,如何实现黄土高原的幸福,让黄河成为幸福河,我们仍然还在路上。黄土高原人民幸福,整个实现我们中华民族的幸福,靠你们去努力,靠你们去奋斗。我的演讲到此完成,谢谢大家。

本文来源:榆林传媒中心-榆林网编辑:李小龙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