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佳县:“圪蹴起”的红枣,富起来的枣农

发布日期:2019-11-26 15:42
0

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佳县木头峪镇王宁山村村民刘芹连把两个空筐子架好,第三趟往返自家的枣园。

刘芹连打枣,爱人翠娥在捡枣

爱人在地里打枣忙得紧,刘芹连也是个勤快人。24岁他接过父亲的班开始种枣树,一种就是三十年。

小时候家里枣树只有十几株,“窜天”一样长到20米高,每年结果的数量不错,质量不行,全是小蛋蛋。

枣打回来,刘芹连装上一麻袋,黑起爬起来,走上20里路到木头峪镇去卖枣。七八十斤的枣,一斤能卖上一毛八分钱,就是一年的收成。

拥有4500亩枣园的王宁山

王宁山村有4500亩枣园,是黄河沿岸的红枣主产区,也是优生区。

老话说“桃三杏四,枣圪蹴起就是”,说桃树三年杏树四年头上就结果了,枣树最快,长的像大人圪蹴着一样高就开花结枣了。

但红枣让王宁山人得了益,又让他们犯了难。红枣十年九欠,2014年,全村贫困人口223名,贫困发生率达到了15%,昔日的富裕村“衰落”了。

今年刘芹连家的枣已基本销售完毕

刘芹连说,那时务枣就靠运气,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那几年他们最多一年能卖到五万块,最少(2014年)才卖500块。因为红枣最怕开花和成熟时的连阴雨,雨水让正值膨大期的红枣开裂、掉落,甚至面临绝收。

务枣30年的刘芹连

而那几年,整个佳县偏逢连阴雨,雨一场场下,地里烂得没有枣。

为了挽救这项支柱产业,佳县推广老枣园综合改造,利用降高塑形丰产技术给枣树“理了发”,从原先的十几米降到三米高,既便于管理,又方便水分输送到顶端,树体有限的营养得到均匀分配,更重要的是,枣的成熟期得以推迟,避开雨季,裂果率降低不少。

刘芹连与岳母一起晾晒红枣

今年,刘芹连家枣园产枣27000多斤。除了卖枣,村里给大伙集中培训酿酒技术,按照三斤枣酿一斤酒,酒价每斤15元,刘芹连又增加了一笔收入,而全村预计产枣200多万斤,好枣基本已经售罄。

村酒厂现在正在抓紧收酒,每年,村里的酒厂能从村民家收酒5万到10万斤。王宁山村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队长杜军锋说,20斤红枣酿酒的经济效益最高能到150元。前天,西安一家企业来王宁山买枣,一订就是4万斤。

村里还办起了养猪合作社,吸纳贫困户入股,酿酒小作坊蒸馏剩余的酒糟作为饲料,猪场的粪便,经过腐熟形成有机肥,追施枣树,生产有机红枣。

有机红枣—红枣原浆酒—酒糟—原生态土猪—发酵有机肥—有机红枣,产业链长了,刘芹连们的日子也越来越敞亮。

本文来源:当代陕西编辑:梁亚玲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