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童年趣事

发布日期:2019-11-25 15:55
0

现在的孩子吃好穿好,有电视看,有游戏玩,有广场娱乐,有商场逛,有数不清的玩具陪伴……他们是幸福的。可我总感觉他们的生活缺少点什么。让他们写一写童年趣事,不少同学无从下笔,或写出来的东西缺乏生动有趣。甚至有的孩子说很累,课业负担重,压力很大,不少孩子患上了孤独抑郁症。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我的童年生活,至今想起来余味无穷。

我生活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农村,那时候还没用上电,家中小孩多,很少有新衣服穿,偶尔过年时买点布缝一两件衣服。玉米窝头、高粱稀饭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生活条件是苦了点,但是很快乐,有趣的事三天三夜讲不完。

割草

家里养一只或两只羊,我和二姐就负责羊的吃草问题。

每天下午放学,我们几个伙伴就拿上工具出发了,为了能割更多的草,我们会翻越几座山,或爬上危险的地方、走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割上满满一筐草也不急着回家,对着高山不停地大声喊,那回声真好听。人常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对于我们来说下山却更容易。飞也似的冲下来,来到山脚下的小河边,掬一掊水先猛喝几口,然后洗洗脸、手、脚,割草的劳累一下子就消失了,几个小伙伴又坐在路边玩开了:抓子、打扑克、比跳远、翻跟头……直到天色暗下来了,我们才唱着新学的歌曲,一只手挽着筐,一只手舞动着割草工具回家了。

看电影

放电影了!放电影了!每当听到这个声音,我们会高兴的一蹦三尺高。催大人们早点做饭,生怕误了电影。拿上凳子,早早来到放电影的地方,找个好一点的地方坐下,再给家里或者好伙伴占几个座位。要是赶上邻村放电影,我们几乎每次都是饿着肚子去,因为要赶时间,而且至少也要走五六里的路。饶是这样,去了也没有好地方了,只能靠边站在后面,那个挤呀。有时根本站不稳脚跟,跌倒了爬起来继续看。一连两场电影,几个小时,遇上电影机出故障,好半天才能修好,人们都耐着性子等着,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回家的路上高一脚浅一脚,大家伙还七嘴八舌地议论着电影情节。有时候误传,我们大老远的去了根本不放电影,大家也不抱怨,索性回家的路上一边玩一边赶路。看一部电影,足够我们谈论一个月、两个月,甚至更长时间。

赶集

每个月逢五或逢十,米脂县城集会,距我们家三十多里路;逢一或逢六,四十铺镇集会,距我们家抄近路趟水过河十里地,走大桥绕路十四五里路。一年之中,能让大人带着去一趟米脂,那是多么高兴的事。不过去四十铺倒是常有的事,几个好伙伴约好一块去,大人是从来不给钱的,我们拿了自己冒着危险从山上采来的药材,到镇子上收购药材的地方卖点钱。我记着旁边就是一个小书店,每人买一两本连环画。有时候去别处转转,有时候就回家了,最大的享受就是如果钱还有剩余,买的吃五分钱一根的冰棍。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就迫不及待的找个安静的地方看起了连环画,看完了彼此讲一番,然后再互相借阅。也怪,那时候我们也就是十一二岁,走那么多的路,一点儿也不感觉累,一路上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其乐无穷!我 清楚的记得我买的第一本小人书是《智取威虎山》,这本书我前二年前还有,后来搬家弄丢了。

滑冰

村有一条小河,夏天在河里边玩是常有的事,一天跑好几趟,拿上一件衣服在河里泡上半天。冬天就更好玩了,河里刚结一层薄冰时,就开始盼了,终于冰厚的可以在上面随便走了。并不很宽的小河冻冰之后比柏油马路还要宽,真是天然的滑冰场。每天放学,我们就拿上冰车去滑冰,有的小伙伴技术特别棒,倒滑、正滑、转弯、后退……冰车在他手中游刃有余,动作那么娴熟、优美,看着都令人眼馋,遇上他高兴时,他会让你坐在冰车后面或者站在冰车后面。也有初学滑冰车者,坐在冰车上老是打转,连方向都控制不了;更为可笑的是有的滑着滑着冰车前面跑了,人坐在了冰上,甚至会摔个四脚朝天;还有的逆方向滑,滑到一块不会躲,撞上了。有很多孩子没有属于自己的冰车,就独自在冰上跑来跑去用脚滑;或俩人合作,一人蹲下,另一个在前面拉着他的手向前走,很像拉纤的样子;或很多人手拉手,做各种各样的游戏,有时一个人滑倒了,许多人跟着摔倒,尖叫声、欢呼声回荡在小河上空。每次都是玩到上灯了,该吃饭了,听到大人的大声呼喊,才一溜烟跑回家。

玩具

我现在已是奔四十的人了,可跳绳、踢毽子、打沙包、抓子,一般人不是我的对手,儿时练就的基本功让我终身受益。那时候的跳绳、毽子等都是自己加工。跳绳是用玉米棒外皮做的,轻重合适。我会正跳、反跳、单脚跳、双手交叉跳等十多种跳法。毽子的学问就更多了,底座是用两个铜钱用布缝在一起,然后取一寸多的鸡鳞(管状的)缝在铜钱中间,最后在鸡鳞中插上漂亮的公鸡毛。一个好毽子的选材和缝制是很考究的,头重脚轻不行,头轻脚重也不行,一般都是大人缝的。毽子冬天玩最好,穿着棉布鞋踢真叫一个爽。用腿和脚的不同部位踢,左脚、右脚、翻转……花样繁多。我们用羊骨头或鹅卵石、破瓷片磨制后等一些小东西抓子,如果配一个玻璃球就是很奢侈的玩法了,玩抓子经常把小指头磨破直至长成茧,我现在的小指还有硬硬的一层。

童年的趣事太多了,就连春播时挑着扁担往地里送粪、夏天大老远的挑水给庄稼浇水、秋天去山上刨洋芋往山下背粮食、冬天在煤油灯下抠玉米等这些体力活,现在想起来都充满乐趣。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还会选择我那时的童年生活,那是一种回归自然、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令人神往回味。

李旦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梁亚玲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