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透视落马干部的八种"致命心态"之七:目空一切唯我独尊的"狂妄心"

发布日期:2019-11-08 15:40
0

【编者按】“初心易得,始终难守”。回顾近些年来落马的党员领导干部,多少人走着走着,贪恋浮世繁华,欲望滋生,打开心门让贪婪和虚荣游走全身,继而走丢了初心,迷失了方向,偏离了轨道。到头来,一无所有甚至身败名裂。

正值第二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火热开展之际,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整合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中国纪检监察报、检察日报等刊登的典型案例,为您揭开落马领导干部背离初心和信仰的八种“致命心态”,其后果何其惨痛。

今天推出第七期,聚焦目空一切唯我独尊的“狂妄心”。

第一期:聚焦表面信仰坚定实则理想丧失的“虚无心”

第二期:聚焦既想当官又想发财的“贪婪心”

第三期:聚焦顺境进取逆境颓废的“玻璃心”

第四期:聚焦台上道貌岸然台下放纵欲望的“享乐心”

第五期:聚焦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宠溺心"

第六期:聚焦口号震天响行动轻飘飘的"作秀心"

对领导干部来说,平易近人,谦和亲切,是平等意识、平民情怀、平常心态的外化。然而一些干部却因为职务提升而自我膨胀,待人接物往往颐指气使;执掌权柄而忘乎所以,专横跋扈、唯我独尊……

耍特权、逞威风,打击报复举报人

和建,云南红河州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从个旧市商业局局长,红河州外贸局局长,弥勒县委书记,到红河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短短13年间,和建从正科级升任副厅级领导干部,一路走来可谓顺风顺水。但和建不仅没有珍惜组织的培养教育,反而在长期担任一把手的过程中,渐渐养成了说一不二、颐指气使的骄狂之气。

在担任红河州委政法委书记后,和建耍特权、耍威风,霸道、张扬的个性发展到了极致。到基层调研要警车开道,开会要摆放鲜花,如果当地主要领导不陪同调研和就餐,就会大发雷霆。而不分时间、地点、场合,不高兴就骂人,也是常有的事。在红河州,被和建骂过的,上至一县之长,下至普通工作人员,不乏其人。一次,和建到石屏县出差,该县政法委书记到高速路出口迎接时迟到了一两分钟,和建就把县委政法委书记、县委书记都骂了一通。

2014年,红河州国家安全局原纪委书记余某某实名向省纪委、国家安全部党委巡视组反映时任红河州国家安全局局长杨某某的相关问题,省纪委在审查调查过程中发现其中涉及和建的问题,并给予和建诫勉谈话处理。和建得知是余某某举报反映的情况后,以红河州委政法委书记的名义,向云南省国家安全厅党委及党委委员寄发多封《关于严惩国安败类余某某的意见》,以红河州委政法委的名义向省委政法委原书记书面报告了《重要情况反映》,将未经核实的情况进行举报反映,企图通过组织审查调查,打击报复余某某。

“他作风强势、霸道,容不得别人反对,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一个人说了算,如果别人不听他的,或不如他的意了,就会骂人、拍桌子、摔杯子。”“他喜欢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喜欢下属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感觉。”这是大多数同事对和建的评价。

因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涉嫌受贿罪,2018年10月15日,和建被云南省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

以“大学之父”自居,不讲规矩、随心所欲

徐同文,齐鲁工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徐同文幼年丧父、家境贫寒。19岁参加工作后,发奋读书、努力工作,在党的培养下,逐步成长为一名高校领导干部。他先后在高校担任校级领导近20年,其中任党政主要领导14年,先后担任聊城师范学院、临沂师范学院(临沂大学前身)、齐鲁工业大学的领导班子成员或主要负责人。

为满足权力的最大化,徐同文在齐鲁工业大学,对于具体行政工作,随意插手、随意安排,想让谁干就让谁干,大权小权一起抓。“校长经常是颐指气使,我们有一点不如他的意,他就说‘我现在就撤了你’,‘你不干换别人干’,仿佛大事小事、大小职务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这是齐鲁工业大学职工对徐同文的评价。

2007年至2014年4月,徐同文通过直接向工作人员打招呼,指定点录名单等方式,为请托人考取临沂大学或齐鲁工业大学、调整专业提供帮助;在临沂大学、齐鲁工业大学工程建设中,徐同文通过直接向学校负责基建的工作人员打招呼,为施工单位承揽工程以及工程款拨付提供帮助,收取贿赂。

作为党委书记,徐同文依旧办事不守规则、不讲规矩、随心所欲,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对单位组织的政治学习,徐同文想参加就参加,不想参加就不参加;党委常委会成为其一言堂,对于不同意见,他当场打断、批评驳斥。如果与自己想法不一致,徐同文往往不经任何程序,随意否定;颠倒自己与党组织、广大干部群众的关系,把任职期间高校的发展成果都记在自己身上;经常以“大学之父”自居,热衷于演讲、作报告、登报纸、上电视,组织班子为自己著书立传,宣扬功绩。

2014年4月28日,徐同文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山东省纪委立案调查,2015年9月,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贪污罪判处徐同文有期徒刑13年。

颐指气使、盛气凌人,把单位变成自己的“独立王国”

高守良,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1961年出生的高守良,从北京市西郊粮库的普通职工干起,在粮食系统工作多年,曾担任北京市西郊粮库党委书记、总经理,北京市粮食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副局长,北京市国有企业监事会主席等职务。1993年,年仅32岁的他走上副局级领导岗位;2013年,成为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书记、理事长。

专横跋扈,是同事们对高守良的一致印象。

“他说你对就对,说你错你就错了。”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一工作人员说。在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高守良大搞“一支笔”“一言堂”,俨然把单位变成了自己的“独立王国”。

2014年8月,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常务理事会第15次会议通过了“某公司重组项目用款及担保”的议题,决定为某公司提供4亿元信用担保,对于这个临时上常务理事会的项目,班子成员表示:“我连这个公司的名称都没听清楚,他直接就决定了。”

在此之前,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以期权投资的名义已累计借给该公司5000万元。而在钱借出去不久,审计部门就发现,该公司连年亏损,连利息都已支付不起。而高守良在收取一份500万元股权承诺函后,不顾市供销合作总社常务理事会的反对,又向该公司追加投资1亿多元,由市供销合作总社投资管理中心为该公司非公开发行4亿元私募债券出具担保函,并签订担保协议。经鉴定,在该项目中,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共有4.6亿多元最终无法收回。

高守良担任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一把手的这些年,由于其随意决策、独断妄为,总社负债率增长了9倍。截至2018年底,负债金额已达182.76亿元。

除了在常务理事会上搞“一言堂”,高守良对待下属更是颐指气使、盛气凌人。

在高守良看来,“一把手就应该有点霸气”,“辱骂干部是对干部的疼爱”。“他经常喝酒,喝完酒就骂人。”这是高守良曾经的同事说得最多的一件事。在一次酒后,高守良半夜11点召集研究室全体人员开会,主要议题就是“骂人”。

“在工作中,只要是同事们的行为稍不合高守良的心意,轻则训斥、重则辱骂。”据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一些干部职工介绍,在高守良的批示中经常出现“废物”“白痴”这样的语言,有时他甚至连基本形象都不顾。

2018年8月,高守良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北京市纪委监委的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今年3月,高守良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提起公诉。

小结

《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指出,领导干部不准把分管工作、分管领域和地方当作“私人领地”,不准搞独断专行。在党的工作和活动中,该以组织名义出面不能以个人名义出面,该由集体研究不能个人擅自表态,不允许用个人主张代替党组织的主张、用个人决定代替党组织的决定。

有权莫任性,用权须谨慎。权力是谁给的,怎么看待权力,有权后怎么用,这是每个从政者都要认真思考的问题。态度蛮横、颐指气使、简单粗暴的“耍官威”本质是官僚主义作风,是“官本位”思想作祟。认为当干部之后就是“人上人”,可以耍官威、横着走的干部,哪怕一时春风得意,最终也难逃黯然退场的结局。

(本期组稿人:扶婧颖 资料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中国纪检监察报等)

本文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编辑:曹燕子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