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玉门印象

发布日期:2019-10-10 14:52
0

看到玉门这个名字,联想到的首先是“春风不度玉门关”,就算荒凉,也是诗意的;接着就是“玉门油田”。前几年看到有网帖说甘肃的玉门市因资源枯竭几近废弃。心想,玉门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搭飞机在兰州转机到嘉峪关,然后赶到嘉峪关高铁站集合,乘坐大巴,走了一个小时左右,才到了玉门。到目的地才知道,原来玉门市已迁往新市区——玉门镇,而玉门关,并不在玉门市,而是在敦煌。

老城印象

玉门老城的荒凉,还不是“春风不度玉门关”的荒凉。到处是废弃的楼房,仿佛一个古战场上陈列的骷髅,睁着黑洞洞的眼眶。那种荒凉,让人害怕。

漫步老城区,这里的一切好像都定格在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还有好多苏联风格的建筑。最高的楼房大概就是六层。小区外围,路两边,架着管道。这些不是输油管道,而是供暖管道。

沿途可以看到烟酒门市、图书馆、新华书店、体育场、党政机关办公楼、学校……应有尽有,只是都人去楼空。据说玉门老城区最鼎盛的时候,有十几万人,附近嘉峪关、酒泉的人过年采购年货会到玉门来。现在是反过来了。世纪初油田搬去了酒泉,而政府则迁到了新城区玉门镇。这里只剩了两万多人,油田职工大约八千左右,还有一些是无力搬迁的老人,以及做小买卖的等等。

在这里住了三天,只见到三、四个小孩子。路边的游乐场积着灰。

人间烟火

老城区,让人冷得直抖。原来这里位于祁连山北麓,海拔2000米上下,气温较低。沿着解放路向北走到油城公园,继续往北,渐渐有了人气。路两边的餐馆、小卖部、美容店、彩票店、服装店,都在营业。小吃店的招牌,最多的是“羊拨拉”。“羊”好理解,不外乎羊肉羊杂。“拨拉”是个什么呢?只见店主招待我们坐下后,走到一张圆桌边,揭起桌中央的锅盖,下面是一口平底锅。再将食材倒进锅里,加热,放调料,炒一炒,焖一会儿。不久,告诉我们可以吃了。我们再坐到那个圆桌边,拿起筷子。可是桌子上没有碗。我们要碗,店主说,不用碗,就那样吃。我们面面相觑,抄起筷子就着大锅吃起来。啊,大西北果然粗犷。果真是羊杂,里面还加了洋葱、馍丁。所谓“拨拉”大概和我们陕北话里的“拨拉”一个意思,意为“拨动”。把羊杂放进锅里,拨过去拉过来一阵子,熟了就好。可不是“羊拨拉”么。

白天的街道安安静静,偶尔有车辆驶过。到了傍晚,人多起来,大多是身穿红色、蓝色制服的人们。三三俩俩吃饭的,闲聊的,手挽手逛街的,小广场上还有跳广场舞的。

吃完饭返回时再次路过油城公园,路灯瞬间亮起来。公园里仿古的三层楼也亮起来,房檐屋脊上的灯,勾勒出它美丽的轮廓。喷泉的水声不停歇地响着。

石油重镇

说起玉门油田,大概很多人都知道它是中国的第一座油田。可要追溯它的确切历史,却没多少人能说得清楚。

其实,玉门石油资源利用的历史悠久,但一直是土法开采不成规模。直到抗日战争爆发后,东部地区沦陷,进口石油受阻,国民政府决定开采玉门油田。1939年3月27日,玉门油田的第一口油井在石油河(鸭儿河)东岸老君庙北15米处人工挖掘出油,日产原油1.5吨。8月,钻机钻至k油层,产量大增,日产10吨。1941年甘肃油矿局成立后,玉门油田进入大开发阶段,1942年玉门原油产量达到4.6万吨。这些石油供应抗日战场和后方重要城市,支援了抗战。1939年至1949年,玉门原油产量占全国的95%。解放后,玉门成为新中国第一个石油工业基地。从六十年代起,玉门油田曾先后向全国各油田输送骨干力量10万多人、各类设备4000多台(套),被誉为中国石油工业的“摇篮”。诗人李季曾赋诗:“凡有石油处,就有玉门人。”如今的玉门油田,仍有原油产出,其中一种产品专供中国航空工业。

从老君庙向石油河对岸望过去,峭壁下有一排黑色的洞窟,是最初石油工人居住的窑洞,现名“西河坝窑洞遗址”。1939年老君庙油田开发后,石油工人陡增,油田远离市区,于是工人们在峭壁下开凿了这些洞窟。直到1946年,工人们才陆续迁出。最多时达到了一百多孔,后来因滑坡损坏,现存四十多孔。玉门油田公司立碑:“窑洞残破,遗迹可敬;创业精神,青史永存。”

铁人王进喜,人们都知道他是大庆油田的工人,他还是玉门赤金镇人呢。如今,玉门的干部学院以他的名字命名,还建立了铁人王进喜纪念馆;他曾经生活的村庄,被命名为“铁人村”,将“铁人”文化与自然景观、设施农业与乡村旅游融合发展,一水绕村,花木繁盛,景色宜人。

新的篇章

现在的玉门已经摸索出了一条新的发展道路。老城区发展旅游业,新城区发展风能产业,以及装备制造、绿色有机农产品生产加工等。

新城区玉门镇与老城之间的空间距离是七十公里,看起来时间上似乎相差了一个世纪。新城区是个完全崭新的城市,耸立的高楼,宽阔笔直的街道,绿树成荫,各种公共设施齐备。虽然是崭新的城市,却没有出现文化的断裂。玉门博物馆和边塞诗展览馆,一个保存了玉门的历史记忆,一个接续了民族的千载文脉。从玉门博物馆,人们了解到火烧沟是全国出土早期青铜器最多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也支持了“中国夏代即有青铜文化”的论断。边塞诗展览馆,则让人沉浸在了传统文化的精神世界。作为中国人,谁的心中能没有一些传颂千古的诗句呢?

一座城市的存在,需要钢筋水泥的承载,更需要文化的传承。有文化在,城市的神魂就在。有这个神魂,才能落地生根。申元元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高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