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生命之歌——观“人口发展与生育文化”剪纸大赛有感

发布日期:2019-10-09 15:02
0

在艺术作品中表现生命的题材是最多见得也是最深刻的,从远古走来而面向未来的生命之歌,是人类最宏大、最重要,也是最赋有诗意的话题,在中国人寿杯“人口发展与生育文化”剪纸大赛的剪纸作品中能深深感受到榆林生命文化悠悠的历史。

1

剪纸《生命树》华月秀

“抓髻娃娃”作为陕北生命文化的符号,靳之林老先生有专著论述,不做赘言。获得本次特等奖的剪纸作品贾彩霞的《抓鸡娃娃百事通》将这一古老题材用剪纸演绎的淋漓尽致:十二个大“抓鸡娃娃”由八十八个小“抓鸡娃娃”环绕,组成一百个“抓鸡娃娃”的横幅长卷,十二代表十二岁一个属相的轮回,也是一个生命的关口和轮回(榆林民俗中有幼年时的“保锁”风俗和十二岁时的“过关”风俗),对生命的祝福就是“长命百岁”,一百个具有辟邪神力的“抓鸡娃娃”又寓意“百事百顺”,是对生命的庇佑。

鸡,据有关资料记载是最早的民间门神,被称为“五德之禽”,有冠是文德,能斗是武德,遇敌敢拼是勇得德,有食物招呼同类是仁德,守夜不失时天明报晓是信德。公鸡司晨开启人类对太阳的新认识,太阳的升起是新的一天的开始,公鸡可以唤醒太阳,因此民间原始思维中公鸡控制着太阳,人类开始从对自然的崇拜转向对动物的崇拜,榆林每年的“公鸡会”就是这种崇拜的遗俗。公鸡唤醒太阳,太阳给万物带来生命,是鸡唤醒生命的又一轮回,鸡所拥有的“五德”也是人对生命价值的具体体现。李凤英的作品《鸡有五德》运用了剪纸艺术中特有的对折技法剪出:画面中心的是“正面”鸡,“侧面”鸡与“回望”鸡是左右对称,共五只色彩斑斓华美的鸡,每只鸡又有许多小鸡组成“鸡中有鸡”,五色纸衬于黑色轮廓线下将精细玲珑的纹饰归纳成鸡的造型。作者的精妙构思化平铺为奇俊,将对称的庄严与民间造型、用色结合得恰到好处。

生命树从原始陶器中对生命生生不息的祈祷中走来,对朴实生命赋予哲学意义的解释,本次大赛中一等奖获得者华月秀创作的《生命树正是表达了这一朴素的生命哲学:天——人——地,植根于“地”,“人”栖息于“树”,向“天”展开树冠象征生命勃勃向上、生生不息,树干中的“三个神灵”护佑栖息于树杈间的人们。河边玩耍的孩童,待哺的小鸟,叼着鱼的猫,怀孕的小媳妇,吃旱烟的男人,抱小孩的老太太,读书的老先生,上学路上的小孩,劳作的男男女女……最上方是走西口讨生计的驼队,在细线般枝条分割的版块里我们看到了这些场景。“大眼睛”的人们在华月秀的剪刀下朴拙而情深谊长,纤细、空灵、古拙充分体现传统“三边剪纸”的特点,不愧为“三边剪纸”的代表人。

陕北女人除去在地里劳动,大部分时间是在窑洞的家里度过的,就是她们祭拜的天地神也是在窑腿的“天地窑”里的,张锦芳的《人生三喜》表达了结婚、生子、过寿人生三大场面在窑洞文化里的体现。三孔窑面:天窗正中分别有“鸳鸯戏水”、“莲生贵子”、“五蝠拜寿”团花,腰窗分别有“喜上眉梢”、“琴棋书画”、“鹤鹿同春”单幅剪纸,还有门上的楹联“永结同心”、“王者风范”、“寿比南山”,所有这些剪纸来装点人生的三件喜事,窗框也布满了吉祥寓意的传统剪纸。张锦芳用剪纸把陕北女人对人生的祝福贴在窑窗上,别致精美,充满了陕北女人对生活细腻深厚的情感。

套色剪纸是近年来兴欣起来的剪纸新品,在各种剪纸大赛中频频出现,频频中大奖,但对于许多剪纸作者来说难度是对色彩的驾驭能力,很多作者只考虑阴阳关系,很难做到画面和谐的美感,更难做到整个画面的色彩情感倾向。本次大赛一等奖《美好的生活》的作者李淑琴,对套色剪纸经过多年艰辛的探索,对色彩的应用渐渐成熟,这幅作品虽然只有三色,也是经过精心谋划的:黑色的三棵树一字排开,主体树干没有过多的装饰,与同色的土地连成一片,向上的枝条将天撑开;土黄色用作树干的背景,而大红色作为点缀将黑色轮廓的画面“点亮”,富有生机,是暖融融的“美好生活”,镂空的鸟羽或树叶让黑色的树显得活泼灵巧,虽然是对称形式的剪纸,不显呆板,这得益于将人物“藏”于树间与动物和谐共处,这也是作者对美好生活的另一种理解。

还有一幅彩色剪纸是三等奖《草垛里的悄悄话》,是李金东用现代剪纸的构图和手法完成的:绿色背景中白黑两色叠加的草垛旁,一对热恋的情人坐在大树下,伸向天空的黑树枝上有一对黄色的小鸟正垒窝,树下的恋人红脸、红手、红裤,黑发、黑巾、黑鞋、黑背心,白衣、白领,金色的草地与金色的小鸟,还有散落在草垛上的红黄小色块都给画面增添了很别致的典雅。黑色的树、草垛的黑影和恋人们从头到脚点缀的黑色,造型简洁,让画面沉稳而出彩。

团花是传统剪纸中最常见的形式,也是剪纸艺人在展演时惯用的一种方式,由于纸的可折叠的特点,容易出效果。董林梅的作品《娶亲》荣获本次大赛二等奖,堪称团花中的精品之作。《娶亲》用了传统剪纸中两个有特色的形式团花与扣碗,将两种手法混用成为作品中“婚床”的形式,团花中的角花“双鱼戏莲、富贵满堂”成为婚俗中的“压四角”,还有婚俗中“撒帐”用的枣(寓意“早生”)、花生(寓意“花插着生”)代表多子多福;团花中心是洞房里喝交杯酒的场面,由两束花和瓶合围,四方扣碗里装饰这场婚礼的前奏:迎亲、坐帐上头、结言法、叫儿女馍馍四个场面组成,表现形式新颖独特,画面阴阳得当,从中心的四个扣碗到四角有音乐韵律般的优美,造型唯美,繁华而不矫饰。

剪纸是民俗活动中的产物,从民间中来,三等奖《旧式结婚》是卢凤霞通过剪纸讲述传统结婚仪式,娶亲的场面是将人物平铺在画面中反复回旋中完成的,从室内到室外,从开脸、梳头、骑马、上轿,到响吹细打的迎亲队伍,男女老少,都为这场婚礼忙碌着,卢凤霞的剪纸是传统的剪纸手法,人物大都是侧面,一只大而明亮的眼睛,姿态幼拙可爱,像是走进童话世界里,让人望而无忧,难得的单纯和快乐。

榆林在陕北之北,是各民族结合地,文化元素较多,民间艺术形式多样,从本次展出的剪纸作品中能感受到多种生命符号和多种的文化内涵,表现方式自由不受约束,这些都是榆林人的天性,是榆林人对生命的敬畏和尊重。

张晓梅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高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