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圣洁而本真——高原行散记之三

发布日期:2019-10-09 15:01
0

本真而圣洁之水

高原因环境特异而显得神奇,以致人觉得这里山水草树、风云雨雪及至天地间一切存在都具灵性。

高原之水是本真的。青藏之水多从五六千米的雪山冰川始发,从离太阳最近的一片净境而来,然后一点一滴汇成小溪,或清或浊,都带着天地最原本的气息和色泽,不受束缚地或涓涓而流,或奔涌直下,或过沟壑,或漫莽原,如丝如缕,结网成镜,显露了自然的天性。有的河从高山流下,在旷野里悄然枯竭,最终消失于无声。更多的细流则汇成江河,走过洪荒,展示了强大无比的力量。在莽莽苍苍的古原上,是那些大河小溪奏出了高古的琴音,使高原在铁一般的庄严肃穆里流露出温婉的情愫。

有水的地方就有生机,水源充沛的地方,往往就是好牧场。逐水草而居的牧民们,随着季节的更替往来迁徙,于是就有了高原牧歌在旷原上飘扬。

高原之湖是圣洁的。湖泊的高密度分布是青藏高原的又一大美。仅西藏境内就有湖泊一千五百多处,占全国湖泊总面积的近一半,且大都地处四五千米的高度之上。称为海子的小湖泊则不计其数,仅海子山上就有一千四百余个。

山有多高湖就有多高。这些大大小小的湖泊就如一块块宝石镶嵌在高原上,湖水的颜色会随着季节的变幻而变幻,在崇山之中静静地发出幽深而神秘的辉光。

我有幸在羊卓雍错、纳木错、然乌湖、巴松措、青海湖长时间驻足,在青海湖边还留宿一晚,在静夜里卧听湖水浅吟。走近亚丁的五色海、牛奶海,巴塘的姊妹海,海子山石头阵中的夏茹措,注目良久,体察他们的秉性。他们因为地处高山而圣洁,少有惊扰而清澈,安然静处而神秘。特别是五色海,他的水晶莹透彻,隐隐现出五彩,一层紫气浮在湖面,非常冷艳。这种美让人不敢想像,柔软的心被这种神奇瞬间击垮,莫名的感动让人热泪盈眶。

羊卓雍错犹如巨大的抛磨得异常光洁的翠玉镶嵌在群山之中,湖面上浮着五彩的辉光,而纳木错的深绿也让人沉醉,让人心中生起无比的崇敬。这些湖泊是高原的镜子,照彻了天地,也照彻了旅人的心境。

我佩服藏区人民的宇宙观和时空意识,他们对圣山圣湖悉心呵护,顶礼膜拜,绝不冒犯。是他们让这些圣山圣湖永远保持着神圣和威仪,让高原保有人间净土的崇高荣誉。我不得不赞叹他们这种自然信仰里所蕴含的大智慧、大慈悲,这种宗教信仰和自然崇拜,或许是原始的科学的宇宙观和人生观,代表着先民拥有的大智慧,而绝不可轻意地视作蒙昧与落后。

冷峻而神圣的雪山

在青藏高原,雪山尤其令人敬畏。在我看来,雪山、冰川是青藏的地理高地,也是精神高地。他们往往被祥云瑞霭所笼罩,能一睹其神采,也需要机缘。他们都是神的化身,通体散发着神秘的光彩。他们只在现身的时刻,从云端里显露出圣洁的容颜,崇高、傲岸、刚毅、冷峻,这些词都属于雪山。

事实上,每个西行的人,都从心底里向往雪山。雪山似乎很远,有时又近得出奇,他常在你转身回眸间与你对视。

在折多山的半山腰,在眼前的阵云之上,第一次看到了玉林雪山的一截山峰。因为被云遮挡,与下面的山体隔离,仿佛天空浮岛一般,那种突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在塔公草原,可以远望雅拉雪山。尽管我们去时天气晴朗,但始终有云占据山顶,只能看到雪山半隐半现的一个侧面。在阳光的照耀下,雅拉雪山发出耀目而温暖的光芒,在大草原优美的山脊线衬托下,显得非常高贵与庄严,让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看起来,这些雪山通体透明,无疑是亘古不坏的净土。他们超然于众山之上,确实有巨佛一样的威仪,难怪藏民把他们奉为神明。

在亚丁遭遇了一天的云起云落、阴晴变换,但最终还是如愿近距离看到了雪山的尊容,看到了众生之上的孤傲与伟岸。尤其是在返回香格里拉镇的高山上,对仙乃日雪峰的惊鸿一瞥,令人心荡神驰。在落日余辉的照耀下,看到峰顶轻云升腾,雪峰像闪着银光的剑锋,直指苍穹。在云气的裹挟之中,忽尔雪峰又仿佛在燃烧,状若熔铁,壮美之极。

川藏线地形复杂,海拔高度落差大,容易感受到雪山的孤傲与挺拔。而青藏线上的雪山,因隆起在四五千米的高原之上,能看到的往往就是一抹银白,像白色的哈达飘扬在高原之上。在清晨或夜幕下的旷原上行走,在天与地的接缝处,有时会看到类似于烧白的钨丝一样的亮光,那其实是雪山或者冰川。也不必一定要走到近前去一探究竟,远观带给人的遐想和渴念,也许才是最好的体验。

高原上的云

云呐,也是青藏高原的主人。在我看来,云就是梦的样式。青藏高原的云多姿多彩,有时静若处子,有时动若帆影,有时连若长河,有时布若巨阵。他让青藏高原变得愈加遥远而神秘,他让远方变得更富诗意。

在拉萨河的两岸,在去往巴松措的的群山之间,看到的是一朵一朵悬停在半山腰的云。在或绿或褐的山体映衬下,显得非常洁白。他们形状各异,像卧在半空中的牛羊群,一动不动地悬在那里。在亚丁的旅馆里,我看到对面客栈的藏房顶上停着一朵云,在黑色山体的反衬下,是那样安详,就像熟睡一样。一朵云的存在就能引发人的遐想,这也是青藏高原魅惑人的地方。

而那些像白色绸带般流动的云,常使眼前的世界半遮半掩,让人怀疑所见的真实性,这也使得一些景象的遇见带有某种缘分。虚无缥缈的境界其实是云气一手导演的,他给人惊喜、给人遗憾,也给人无限的遐想与渴念。无疑,云是青藏高原最成功的艺术家。

幸运的是在拉萨邂逅了最蓝的天和最白的云。在大昭寺仰望蓝天,蓝的是那样纯粹、那样深沉。那云也最适合称之为祥云。那云像梳理过的银丝,或卷曲或舒展,丝丝缕缕,曼妙多姿,悬浮在大昭寺的红墙金顶之上,映衬得殿宇更加辉煌富丽。

在藏北高原上行走,有时会觉得云就浮在头顶,似乎伸手就能摘下来。这些云变化出各种样式,飘的满天都是。因为云,天变得虚活,而地是坚实的,一虚一实的天和地紧密结合,在空旷的高原上,任何方向都能清楚地看到天地合盖的样子。

东边日出西边雨是高原上常见的气象。不是所有的云都会下雨,说不定那块云会突然下一阵骤雨。高原的天气就是这么难以预料。

云也调控了阳光的洒照。从云缝里探照进来的阳光会把高原的某个角落照亮堂,并且渲染出一种温暖的氛围,令人神往。正是光与影的配合,常使大地晦明变化,呈现梦幻般的景象。

浅识高原人文

旅行是短暂的,我的脚步不能更多地踏入青藏的人文。但即使走马观花式地掠过也留给我深刻印象。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高地,自然拥有独一无二的人文。在这片天广地阔的宏大空间里,海拔原因使人的活动一直受到制约,最接近传统的稳定的生产生活方式,让这片土地拥有了原始而野性的本色之美。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走过青藏,我对藏民们选择的生活以及对待生命的态度,多了一些理解。这是需要坚强生命力的地方,也注定不是追逐物质的地方。对一些人而言,在这里想快速走路的愿望都不现实。这里空气的含氧量仅是内地的三成,即使土生土长的藏民们也会缺氧,黑里透红的肤色和高原的太阳有关也和氧气稀薄有关。藏民们敬畏自然,膜拜万物,骨子里浓重的宗教情结,也许与这种特殊生存环境有关。遍布藏区的玛尼堆、白塔、经幡和转经筒等宗教设施,都寄托了藏区人民对生命的关怀和抚慰。

他们大多安贫乐道,对生活没有过度的企求,对财富也淡然面对,但对生命却看得很重,他们在生命的每一个节点上,都会举行隆重的仪式。

在新都桥,我们邂后了一场隆重的藏族婚礼。那一天,阳光明媚,二百多人围坐在主人的院子里,为一对新人贺婚。宾客们全部盛装出席。两排俊男靓女手捧哈达迎接客人的到来,他们的服饰更加精美,令人赏心悦目。婚礼的司仪滔滔不绝地念叨着赞美和祝福的话语,人们不时献上歌舞,婚礼的气氛热烈而庄重。

在羊卓雍错边的一个小村庄,巧遇村里举办庆丰收集会。村民们地湖边草地上搭起漂亮的帐蓬,一村人聚集在一起,百十头牦牛也来壮声势。着盛装的村民手拉手在湖边的草地上唱歌跳舞,脸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在鲁朗,恰逢有藏民为孩子举办升学酬谢宴会,近百宾客围坐在一起,纷纷讲话献歌,相互敬献哈达,表达祝福和谢忱之意,其乐融融。

藏民的服饰也自成体系,非常漂亮。从服饰精美的纹饰和各种宝石的点缀中,能感受到他们对美的追求和对生活的热爱。

其实,高原之美,还不能忽略那些漂亮的民居。这些民居的外观看起都十分漂亮,建材多样,装饰花丽,工程坚固,色彩靓丽,和自然环境十分协调,无疑是高原重要的组成部分。

庙宇则是高原上最富丽堂皇的建筑,大多金碧辉煌,蔚为大观。大概唯有如此,藏民的精神才会寻求到最为可靠的寄托。

在大草原上,数量最为庞大的生命群体就是牛羊,似乎他们才是高原真正的主人。他们以天地为家,淡定到连风晴雨雪也不在乎,自由自在地低头享受着属于自己的食物。那份安祥、恬静令人惊叹,我想所谓天堂或许也就是这般模样。

寄语高原

高原之美远远不只这些,我的行程毕竟太短暂,我的笔又不听使唤,所以只能记录到这般模样。

高原之行,在不知不觉中,让身体经历了挑战,让心灵多了从未有过的体验。我想不管是谁,只要一旦踏上这片土地,总能感悟到些什么。肯定不仅仅是风景的壮美,也许能让心灵得到抚慰,也许会启迪人对天地人生重新认识,也许还能给人以豁达与坚定,让人树立不为名利所累的超然的人生态度。一个人一辈子要去一次西藏,这种说法,大概是基于上述认识而来。

时代飞速发展,高原也在变化。青藏铁路已开通好些年,青藏高速也正在全线建设中,川藏铁路也己启动建设。未来,进藏的难度将会越来越低。外来物质和观光人流必将大量涌入,物质丰盈的同时,必定会带来环境压力……

让我为高原祈福:愿高原的天永远这么蓝,山永远这么圣洁,水永远这么本真,高原上的牛羊永远这么悠闲自在。愿这一片净土魅力永恒……

张胜伟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高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