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老党员常维华初心不改、本色不变“你不带头苦哪能行”

发布日期:2019-10-08 14:46
16

“年轻的时候咱治沙打坝苦战沙场,年老了没办法做贡献了,就更不能拿荣誉当资本给组织添任何麻烦了!”8月8日,在靖边县人大常委会庆祝地方人大设立常委会40周年座谈会上,82岁的老代表常维华这样说道。

这位曾受毛主席接见,应周总理宴请,当过全国人大代表的老人,几十年来依然不改共产党员的初心和本色。

北京荣光

他是一位农民。

49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21周年,靖边县杨桥畔大队因引水拉沙成绩显著,成为全国“农业学大寨”的第八面红旗,担任大队革委会主任的常维华应邀去北京参加了北方农业学大寨会。

在天安门,他受到了毛主席的亲切接见。那一刻,成了他一生的荣光。

随后,周恩来总理下请帖邀请常维华赴国宴。饭是什么味道他不记得了,但总理的音容笑貌深深地刻在了他心里。

1972年,在常维华的带领下,杨桥畔大队因引水拉沙造田受到周恩来总理的表扬,被誉为“塞上江南,沙漠绿洲。”

1975年,常维华被选举为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并成为主席团成员,担任陕西代表团副团长。

对于常维华老人来说,受毛主席接见、应周总理宴请、当全国人大代表是一生中最珍贵的记忆。

沙海铸魂

陕北的初秋,姹紫嫣红。见到常维华,他正拄着拐杖和老伴黄正兰在菜园里摘菜。

一个红色的小本,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一些珍贵的文字为我们揭开了这位老人一段不为人知的英雄事迹。

1966年,29岁的常维华被推选为杨桥畔大队革委会主任。

杨桥畔大队位于长城脚下毛乌素沙漠的南缘,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这里到处是滚滚黄沙,与沙海争绿成了人们解决生存的唯一办法。

摆在眼前的问题就是没有口粮田,全队人吃不饱肚子。

1968年前,水脑沟除了零星的沙蒿再就是满目的黄沙和深沟。常维华带着60多个社员,白天引水打坝,饿了嚼几口干粮,渴了喝生水。晚上就住在崖面上一米深的小土窑内,一干几十天不回家。整整两年的时间,他们硬是在荒蛮之地通过引水拉沙、淤泥造田的办法开辟出1000多亩水地,让26户人家在这里安家落户并成立了水脑沟村小组。

常维华一边回忆,一边摸着自己近乎不能行动的双腿。那是1969年的正月天,坝里的水还没来得及彻底解冻,坝口就突然裂开。常维华挽起裤腿第一个跳进坝里,他和社员在刺骨的水里站成一排当桩子堵缺口,冰块不时地撞击双腿,鲜血染红了水面。他们忘记了疼痛,用最快的速度用沙袋堵在双腿前,良田保住了,而双腿从此落下了病根。

老伴黄正兰说,常维华身上的伤都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回想起这些治沙打坝的经历,常维华老人没有半句怨言:“那个时候大家都苦,你不带头苦哪能行,工作就没办法搞。”

就这样,常维华手攥风沙,脚踩大漠,日日夜夜带领大家抓沙顶、旋沙畔、劈沙腰,硬生生地将不毛之地改造成绿树成荫、渠道纵横、旱涝保收的良田沃土。

1966年以后,杨桥畔大队成了沙川粮食“超《纲要》、跨黄河”的典型,粮食产量从1964年的平均亩产100多斤增到1966年以来平均亩产530多斤。1970年3月14日,《榆林报》头版头条位置以《塞上升出大寨花》为题报道了杨桥畔大队在毛乌素沙漠里创造了绿色奇迹。7月10日《人民日报》二版头条,以《延安精神威力大 沙窝变成米粮仓》为题发表新闻报道。同年9月15日《人民日报》二版又以《发扬延安精神荒漠沙丘变绿洲》的通讯,对杨桥畔大队学大寨改天换地的先进事迹进行再次报道。

一时间,杨桥畔大队被定为全国“农业学大寨”的第八名典型单位,成为中国人治沙样板,治沙经验在北京农展馆介绍推广,还被拍成电影名扬中外,受到有些国家的重视。在“广交会”上,不少国家提出让杨桥畔大队的人到他们国家指导引水拉沙。

1973年,榆林全区推广杨桥畔大队的治沙经验,治沙面积达到25万亩。

为公在心

常维华有七个孩子,但是没有一个沾过父亲的光。

常维华是大队革委会主任,他把当兵的名额,把国有企业招工的名额,把电影院放映员的名额等统统让给别人家的子女。最让他儿子常玉江想不通的是父亲竟然连大队的拖拉机司机都不让他当。

“我是共产党员,别人的孩子能沾光,我的孩子就不能沾光,共产党是让咱为群众谋幸福的,不是用来谋私的,我把机会给了自己就是对不起共产党。”常维华说这话时,眼里噙着泪水,这是对孩子们的愧疚,更是对党的一片赤诚。

今年86岁的王志诚老人这样评价常维华:“这个人一辈子耿直,原则性强,做事坦荡,不沾公家的光。”

大集体时,常维华的妻子黄正兰为了挣工分养活七个孩子,中午时间都不敢浪费。早上起身她把米泡在暖壶里,中午回来米泡烂了直接当稀饭喝。孩子们饿的嗷嗷叫,她让丈夫给家里吃点救济,常维华正色道:“全村人都能吃救济,唯有我常维华不能吃,饿死也不能吃,吃了别人就会戳我的脊梁骨!”

常维华的心很大,心里装的全是党和别人;他的心又很小,几乎装不下自己和亲人。

大集体分粮时,他总要把谷场上的粮食来回搅上四五遍才分给大家,就怕颗粒不匀称。

常维华还有一个名字叫“常冒”,当年在一起工作的李应秀这样评价他:“性格实在冒,说话直,但是心里公道,爱说真话,说实话,不怕得罪人。”

初心依旧

1980年,常维华从工作岗位退下来后,继续在水脑沟指导村民引水拉沙,植树造林。如今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小村庄。在治沙之余,他甘愿在苗圃里当一个无名的揽工汉,几十年来从不邀功请赏,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曾经的辉煌。

在村里,老人威信极高,只要邻里或者项目推进时有什么矛盾纠纷,他从不怕麻烦,主动发挥余热当起了矛盾纠纷调解员,为村里的发展排除障碍,创造和谐稳定的发展环境。

2008年,老人体检时查出患胃癌晚期,胃被切掉了三分之二。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老人豁达地说,吃五谷杂粮哪能不生病,这算什么?他还再三叮嘱自己的儿女们不要声张,不要给组织和别人增加负担。

2014年,靖边县人大常委会负责人来常维华家走访。当看到老人住的房子墙皮掉得七零八落,用三合板和旧报纸勉强订着,屋顶也在漏雨时,这位负责人不禁内心酸楚,他当即要给老人申请修建新房子,但是被常维华婉言拒绝了。“我们是半截入土的人了,房子还能凑合的住。”

2015年,县人大又让老人写报告,常维华又一次拒绝了。

2016年,县领导和当地的镇政府说什么也要给老人修一处安居的房子,老人拗不过。当年“国庆”期间,老人才搬进了政府修建的新居里。

老人住的新屋非常简朴,除了必备的沙发茶几再无其他摆设。

常维华感激地说:“能住在这样的新房里已是知足,这是暖心之居,也是幸福之居,我是真正的有福人,千万不能再给党添任何麻烦了。”

本报通讯员樊悦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谢丽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