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邓宝珊和桃林山庄

发布日期:2019-09-11 15:35
0

桃林山庄居于榆林城区东南,北瞰古老的榆阳,与明代旧寺金刚寺为邻。山庄不大,拙朴深沉,典型的陕北窑洞式建筑。然而就在几十年前,这里演绎一段国共两党同仇敌忾,积极抗日往事,这里也演绎一段父女情深。

downLoad-20190911153608

岁月寂寂无声,桃林山庄一度静默,如今这里经过修葺建成邓宝珊将军纪念馆。遥望金戈铁马时,榆林往事,将军往事……今天,山庄所守望的驼城早已成为塞上名城,人们在祥和的日子里熙熙攘攘,享受着美好与安宁。

踏进桃林山庄,今天的纪念馆,谁能想到这里曾是国民党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部旧址?

在塞上,无人不知爱国将领邓宝珊。将军生于1894年,原为国民党军陆军上将, 1949年1月与傅作义一起促成了绥远起义。新中国成立后,历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甘肃省省长、全国政协第一届委员,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三、四届民革中央副主席和全国政协常委,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委员等职,1968年11月27日逝世于北京。

downLoad-20190911153311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开始全面侵华。抗战爆发,榆林成为蒙、晋、陕北线战场的核心地区,对于阻挡日寇突破黄河天险入侵起到至关重要的屏障作用。时任国民党第21军团团长的邓宝珊将军临危受命,于1937年10月17日率部进驻榆林,坐镇榆林组建伊东游击纵队抗击日寇。此时,国共已经实现第二次合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邓宝珊到榆林时,日军大举西进,察哈尔、绥远两省政府机关、不同派系的地方部队和各色人员以及数以万计的难民纷纷涌入榆林城,榆林城周围一时拥有了十多万人。将军一面妥善安排安置人员,一面抵制日军。此时的榆林,成为北方堵击日军的桥头堡、各方人士的避风港,战略地位尤为突出。山西大部分地区的沦陷,让千里河防成为阻挡日军的前沿阵地,邓宝珊团结袍泽,精心谋划,与高双成等指挥所属部队和八路军河防部队密切配合,有效协作,同日伪军进行了一系列战斗,保护了榆林和陕甘宁边区的安宁。

downLoad-20190911153454

1938年2月29日,日军首次占领军渡,隔河炮击宋家川和旧县城。3月5日上午7时,日轰炸机5架在府谷城关投弹炸毁城关民房20余间。3月6日拂晓,日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渡河侵入府谷西关,焚毁商号、民房400余间,抢杀民众38人,下午5时撤回保德县城 ……因有黄河天险作为屏障,日军一时难以渡河,所以轮番的飞机骚扰成为手段,敌机的扰民也让当时的社会秩序混乱。邓宝珊不久便在城东南2公里处金刚寺辟六孔窑为公寓,取名“桃林山庄”,并将于右任书桃林山庄石匾镶正中窑额(石匾仍存)。山庄也是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部,邓在这里先后接待过王震、肖劲光、南汉宸、赵寿山、陈奇涵、续范亭等中共领导人,共商抗日救国大计。

古郡起狼烟,邓宝珊在黄河一线布防,遂使日军不能西渡,国共两党所领导的军队和民众,为保卫黄河、保卫塞上,为保卫榆林、保卫家乡,此时奋勇杀敌,浴血奋战。作战计划的制定,战略、战术的规划,桃林山庄都是最好的见证。

downLoad-20190911153525

桃林山庄,取自《尚书。武成》中“放牛于桃林之野”,寓意着渴望天下太平的情怀。

驻防榆林,肩负重任。驻榆时期,邓宝珊三访延安,,与中共领导人会面并商谈与陕甘宁边区合作抗战的问题。其中一次,续范亭在毛泽东、周恩来住处赠了一首诗给邓宝珊,诗曰:“三十年来土与尘,欣君五十刃尚新。半生革命总同路,一世交情有几人?”

抗战期间,邓宝珊领导部队多次在包头、伊盟和府谷一带同日寇激战,保障了大片国土的安全,邓和高双成军长还大力设法供给退守榆林的绥远、察哈尔、热河、东北挺进军马占山部的粮秣,加以安抚。马占山在榆林疗伤时,就住在桃林山庄上院——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部旧警卫连。 在邓宝珊的提议下,马占山在榆林红石峡奋笔题写 “还我河山”,这几个铁骨铮铮的大字至今在红石峡摩崖石刻上熠熠生辉,映照英雄往事。

downLoad-20190911153319

在桃林山庄,邓宝珊将军手植的三棵白腊树今天郁郁葱葱,犹如挺立的巨人卫士俯瞰榆林城。人们不知道,在守卫和平的同时,将军在 山庄 有多少个寂静的夜在思念、痛惜自己的亲人 。驻榆期间,邓宝珊的夫人崔锦琴和 四个子女生活在兰州。1941年,日寇轰炸兰州城,夫人和两儿一女不幸罹难。邓宝珊获讯悲痛欲绝,三日粒米未进。其时,榆林防务正紧,他只得托付外甥回去料理后事。国仇家恨,共袭心头,诗人冯国瑞为此写下感人诗句: “八年一腔家国泪,迸向军前洒征衣”。

在桃林山庄南侧的小山峁上,有一座圆柱体的石砌塔形墓——邓宝珊次女邓友梅长眠于此,去世时年仅24岁。这座小小墓塚寄托着一位父亲对爱女的不尽哀思。

邓友梅生于陕西三原,邓宝珊初访延安后,就把15岁的她送到延安学习,先后在陕北公学和中国女子大学就读,思想积极进步的邓友梅在16岁时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4年,身患肺疾的邓友梅回榆来到桃林山庄疗养,期间肩负统战重任,向其父宣传我党抗战主张,向延安传递重要情报。

downLoad-20190911153416

在桃林山庄,父女相守最后的时光,也是最亲密融洽的时光,他们享受着难得的天伦,邓宝珊将军也在此时更进一步对共产党了解。据说,邓友梅在临终一刻还在嘱咐父亲,要和共产党永远和平相处。他们之间曾做过什么样的交谈,只能让世人在想象中还原了,但邓友梅以半公开的共产党员身份在榆林活动,是得到父亲的默许的。一次,榆林县长富文在榆林大街巡视,邓友梅紧跟在富文身后,厉声大骂“贪官、赃官”,一时传为佳话。

1947年3月24日,邓友梅病故。痛失亲人的邓宝珊将女儿安葬在在桃林山庄的山梁上,并亲笔题写墓碑“亡女友梅之墓”的。

抗战胜利后,将军抵触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反对内战,促成了北平和平解放、绥远起义,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重大贡献。正如习仲勋所言: “他的高尚品德和光辉业绩将会永远铭记在全国各族人民的心中”

邓宝珊将军离开 榆林后,桃林山庄的窑洞四合院在新中国成立后先后被福利院等占用,一直有人居住,作为新中国建设路上的砖与瓦贡献着力量。

缓缓滑过时间的长河,岁月将 桃林山庄侵蚀的风尘满面,让人不禁感叹世事的沧桑。2014年开始,榆阳区政府历时三年对几近坍塌的山庄进行修复,终于再现历时旧貌,静默着回忆那段同仇敌忾的往事。

今天走入山庄,占地面积700余平方米的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部,院内有镶嵌着“桃林山庄”匾额的三孔土窑和东、西厢房。三孔土窑真实再现将军简朴的生活起居环境。东厢房成为展室,分7个板块,展示将军各个时期的珍贵文字、照片、实物资料等。西厢房是当年的作战指挥室,就是在这个方寸空间,将军挥斥方遒。自司令部西侧的步道拾阶而上,就是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部警卫连,恢复修建后的警卫连占地500余平方米,院内通过实物、图片、雕塑等形式复原了当年的警卫连办公室、通讯室、军械库、医务室、宿舍等。

阳光暖暖的照在桃林山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山庄,感受历史,追思将军,或在革命先烈邓友梅墓前献上一束鲜花。回望山庄,绿意盈盈,山脚下百姓安居乐业,有风从耳畔悄悄拂过,告诉我们要珍视今天的美好与和平……

文李苗苗 图刘继远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曹燕子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