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榆报助我改变命运

发布日期:2019-06-21 15:45
0

人常说,知识改变命运。回眸我的成长经历,是《榆林日报》提供的信息,帮助我成长为一名国家干部。

1962年我初中毕业,在“支援农业生产第一线的”号召下,返乡参加农业劳动。同年冬,我被推选担任生产队会计。当时大队办公室里除了一张桌子、一台旧式手摇电话机、一个纸质广播碗碗外,就是经十天半月才能见到一张的周三刊小版《榆林报》,在跟随农田基建队打坝修梯田间隙,我常常把《榆林报》上的时事政策、重要社论等念给大家听。1965年夏季的一天,我忽然在《榆林报》看到中等专业学校招生的消息,如获至宝,找到课本后粗略重温了两天半,就匆忙跟随全公社28名报考的农村青年徒步六十华里去县城考试。一个月后被录取到榆林农校,毕业后分配在靖边县农口系统。是《榆林报》改变了我的命运,从此我与《榆林报》结下了深厚情谊。

走到工作岗位上,《榆林报》更是我的良师益友。第一次给《榆林报》投稿是1981年,当我看到《靖边县贯彻政策畜牧业大发展》的通讯报道变成了铅字,别提多高兴了。很快机关里传开了,同志们和熟悉的人都对我刮目相看,越发增强了我写稿投稿的信心。也参加过多次有关单位举办的通讯员培训会。记得一次听了《陕西日报》记者梁国章关于新闻通讯报道的讲解,使我受益匪浅。通过培训,我的写稿能力不断提高,随后我写的《要加快培育细毛羊新品种》《董教授谈毛驴》《王自笑养鸡致富》等三十多篇“豆腐块”见诸榆报。《陕西日报》也刊出我写的《夏季药浴羊子发生中毒咋办》一文,另有《陕北细毛羊育种工作取得进展》《适时配种多产冬羔》等十余篇稿件在《陕西科技报》刊出,得到上级部门的认可和夸奖。

1983年底,我离开工作了十五年的靖边,调回米脂。记得当时人事局长问我是不是经常在《榆林报》上写文章的那个常某某,并在得知我有八年文书工作经历后,将我推荐调入县政府办搞政务秘书工作。我没想到,在《榆林报》投稿会产生如此大的效应,并再次改变了我的命运。

面对文山会海和繁忙的文秘写作,我很快适应了。单位给订了七种报刊,我经常翻阅浏览,充实自己。由于我酷爱新闻写作,工作再忙也没忘记给榆报投稿。每当我跟随领导下基层搞调研回来后,常常把所见所闻有新闻价值的新鲜事整理写成稿件,投给《榆林报》。在米脂工作的二十三年里先后有《白云花自办小学育桃李》《粉条生产要实行改革》《个体户常其林举办中国象棋冠军邀请赛》《残疾人何仰录干上钉鞋活不再吃救济》《同专家共商翻番大事》《地膜西瓜大增产》等六十多篇消息、短讯、通讯报道、评论在《榆林报》刊登。《白云花自办小学育桃李》一稿被陕西广播电台播出,多次获得有关部门的奖励。

退休后老干局给我赠订《榆林日报》《陕西日报》。我虽年近古稀,但对《榆林日报》的深厚情谊,始终不忘学习,关心国家大事,看报纸是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每天都要看一小时的报纸。有的同志说,现在进入信息社会,网络等媒体那么方便快捷,你还看报纸,我说多年养成的习惯一下改不了。另外我还写了《走进石沟》《走基层有感》等二十多篇诗歌、散文、回忆录、红色纪实文学、随笔等在《米》杂志、《银州诗苑》、榆林老干网发表。有生之年我将继续写下去,奉献余热回报社会。

常春耕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谢丽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