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跬步集》序

发布日期:2019-06-12 15:18
0

郭加水吟长的《跬步集》嘱我为序。我自觉不才,但还是慨然应允,写一段文字以致祝贺。

之所以应允,其原因当有三同一不同:一是加水与我都是农民家庭出身,都经历过六十年代饥饿、灾病等农村生活的艰难和煎熬,有着一样的生活经历,一样的与农民兄弟长期生活的那份割舍不断的情感,所以心灵是相怜相通的。二是加水与我做过同事,曾在府谷县搭班子,后又分别在汉中、榆林地区任职,工作经历大致相似。三是加水与我都是文艺爱好者,有着共同的志趣,都喜欢利用工作闲暇写点东西,聊抒胸次。唯一不同的是,对于诗词创作,我是偶尔为之,而加水是笔耕不辍,持之以恒。诗词是加水的至爱,加水是将诗词当做生命的一部分去坚守的。早在2004年,加水由汉中回榆林探亲,就曾递赠我两本沉甸甸的书,一本古体诗集《素心集》,一本散文集《挚语集》。2007年我退休后与市里文艺界的同志一起组建了榆林市诗词学会,创办了会刊《榆林诗刊》,又不时地收到加水的诗作惠赐。然而,也正是由于这个“不同”,让我对加水的坚守更加敬佩,于是,我开始了对《跬步集》的认真阅读。

《跬步集》共分五个部分,有诗作,政论文,散文、游记,访谈录、书信、序跋,书法、摄影作品等,内容丰富,多姿多彩。诗词作品编在第一集《素心·续编》,收入诗作百余首,是重头部分。因此,我只想就《跬步集》以及加水先前出版的《素心集》这两个集子中的诗词作品,谈点读后感。 

《素心集》与《跬步集》中的诗词作品,煌煌四百余首,可谓壮观,倾注了加水几十年之心血。依其编排先后,次第阅览,不难发现,从少年、青壮年到退休,从陕北边塞到汉中江南水乡,加水家世之悲辛,求学之刻苦,从政之敬业,其景其情其志历历可见,令人动衷;其学之博,其作之优,其才之富,其诗之丰,绝非寻常可比。 

加水之诗词,除少许古风和词作外,以律绝最多,当属专注于一体者。七律一体,从古及今的作者和诗词评论家俱以为难作。胡应麟《诗薮》曰:“七律诗,壮伟者易粗豪,和平者易卑弱,深厚者易晦涩,浓丽者易繁芜。寓古雅于精工,发神奇于典则,熔天然于百炼,操独得于千钧。古今名家,罕有兼备此者。”而加水于律绝左右逢源,驾轻就熟,且多有佳作。其风格沉郁蕴籍,研炼俊逸;其思想严谨端正,说理透彻,文采斐然,显明地表现出一个领导干部、一位诗人的文化担当和使命意识。

格律诗是有严格的规则约束的。从加水诗词作品的内容看,其步入诗道、诗门较早,他的作品,极少有违律之作,可见其用力之勤,功力之深,也足见其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那一份景仰和敬畏!他是一名严肃的官员,更是一位严肃的文化人,严肃的诗人,“真情到口乱平仄,顺理成章任自由”、“我今学步难遵例,先效传神后效工”,只是他自己的谦词。尤其是到了退休前后,其诗作愈加老辣、稳练、成熟,创作达到了巅峰。他的这些作品,是传统格律韵文的典范,也是其学养襟怀及人生履迹的再现,无论从思想性还是艺术性考量,均属上乘,达到了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统一。

综观加水的诗词作品,概括起来,窃以为有以下几个显著的特点:

灼热的爱国情怀。

在长期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下,加水秉承古今志士仁人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立身济世情怀,其建功立业、报效国家的宏大理想和愿景,在诗词作品中得以充分的倾诉和吐露。《谒海瑞墓二首》,可谓最具代表性。“理政轻权贵,恤民念苦衷。一身惟傲骨,两袖见清风。寄语今来者,为官效此公。”“家财无几两,命运有三迁。自由忠臣恨,空消壮岁年。”加水一贯为政清廉,勤政为民,崇敬清官,因而为海瑞含冤罢官鸣不平。2008年汶川地震,牵祸于汉中,在救灾慰问归来后,他抒写出了痛彻肝肠的悲恤之情:“天河何恨此方倾,惊见佛坪水漫城。瓦舍良田连片倒,孤儿寡母放悲声。”凭吊烈士彭咏梧就义地后,他感吟:“腥风血雨暗无天,志士知难偏向前。为拯黎民于水火,头颅何惧此门悬。”明末崇祯帝听信谗言,将一代忠良、名将袁崇焕施以凌迟酷刑,致李自成义军进京,朝廷覆亡,明皇自缢煤山。对此,诗人慨叹道:“君生末世实堪哀,碧血枉流三尺台。落魄明皇真竖子,煤山亡命怨何哉!”表现出对一代民族英雄深切的叹惋和哀悼,对封建帝王昏聩无能的强烈义愤。2008年举国上下庆奥运,诗人满怀欣喜和感喟,“盛会缘何久系牵,百年长梦喜今圆”、“鸟巢点亮欢呼日,十亿同心酬九天”。汶川地震,诗人悲灾民之不幸,喜救灾之及时,歌灾民之自救,他写道:“荧屏滚动摧肠断,同胞十亿泪盈腮。难民千万嗷待哺,死伤惊心举国哀”、“中华大地总动员,同仇敌忾抗震灾”、“灾区儿女重自救,不等不靠不徘徊”、“阳光总在风雨后,重妆河山看吾侪”。这些诗句既沉痛悲怆,又大气磅礴,慷慨激昂。《台海忧思录》中,诗人奋笔讨伐李登辉、陈水扁之流“分疆裂土”、“煮豆燃箕”之罪,“大位鸠居非族类,小人得志又几年”、“八年揽局无宁日,一统何时民气归”,抒发了诗人盼望两岸早日统一、骨肉同胞回归祖国怀抱的热切心愿。总之,加水所有的诗词和文章,饱含着对祖国和人民的无限热爱和感激之情,洋溢着恪尽职守,奋发有为,报效祖国,回馈人民,感恩天地的大爱之情。

深沉的恤农情结。

从农民、村干部到县乡干部,青少年时期的生活,决定了加水的根在农村;而县长、书记、主管农业的副市长、副书记、市人大主任,这一连串的阅历和工作岗位,又决定了他必然要与“三农”打交道,必须始终保持与农民这个社会群体的深厚感情和血肉联系。在他的作品中,恤农情结俯拾皆是。“踏雪深山暮色浓,寻门访户叩荆蓬。壁悬吊罐黑烟染,被卧凉床败絮空。缸少薯粮安果腹?屋多孔洞怎遮风?民忧困窘谁之过?愧疚难当泪眼濛。”(《巴山访贫》)一种对贫困农民的同情和隐痛,对农民生存境遇的忧患,对干部工作的拷问,对官员自身的自责和愧疚之情跃然纸上,读来动人心魄,催人泪下。除此而外,加水还曾劝诫:“富民莫自累民始,薄赋轻徭恤众生”;曾提醒:“历代功名皆显宦,怎知多是庶民忙”;曾呼喊:“遥念众生苦,常思百姓患”;曾担忧:“库涸禾皆萎,坡皴地不毛。向来愁水患,今岁苦蒸熬”;曾警告:“酷暑灾情重,莫抠父老粮”。这种深沉而痛楚的哀农情感和爱农心结,全化作了笔底诗句。他看到眼前的城市楼台林立,而“转念吾乡寒意至,尚多蓬荜待新妆”;他感念天地养育己身,自语“三秦厚土植根深,岁岁年年思报恩”;他坦言“诗道原无界,劳民万念牵”。所有这些感人肺腑的文字,都与屈原“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与杜甫“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的悲吟同声相应,都与先圣先贤关念民间疾苦的至善情怀如出一辙。而对农村生产关系变革后家乡的巨大变化,加水则表现得欣喜若狂,寄意深切。“银燕不飞怎奈天,长安城里夜难眠。思今总被旧情困,念故常为新绪牵。见肘提襟他日事,扬眉吐气此其年”、“楼接碧空尖似笋,车行大道密如麻。榆溪水聚千顷绿,只见青山不见沙”。对故乡乡亲们的思恋也每每徘徊心间,“春来冬去十三秋,故里新闻满目收”、“阴晴每虑丰和歉,冷暖常牵喜共忧”。忧乡亲之忧,乐乡亲之乐。回到阔别十载的老家子洲县城,感慨又油然而生:“岭南十载归心切,千里单骑故土游。高速直通朝夕至,霓虹幻彩客宾稠。对面金鸡生绿羽,川前大理截弯流。丛楼林立店门火,还是今人善运筹。”魂萦梦绕的乡音、乡愁,使得诗人“夜难眠”、“旧情困”、“新绪牵”、“归心切”。翻读这些诗作,让人禁不住产生碰撞和共鸣,心潮起伏,乡愁翻涌。

真挚的亲情友情。

真正的诗人,必是本色本真的普通人。加水也一样,也有家庭、父母、妻室、儿女和亲友,也担当着为人子、人夫、人父等角色。他的不少作品,反映了这些细微的生活和感悟,读来令人感动。在《祭母辞》中,他怀着沉痛的心情,追忆了母亲正直、勤勉、宽厚、仁慈、俭朴、勤劳的一生和“不凌善弱,不畏强梁,和淑贞烈,柔婉含刚”的典型陕北农村女性的性格;他“长跪墓地”,放悲声而痛呼“母爱无量”,倾诉了对人世间伟大母爱的崇敬之情,感天动地。他感念妻子,珍重夫妻深情,在《赠妻》中夸赞一个大半生与自己相濡以沫、相依为命的普通家庭妇女“素性善良勤杂物,襟怀宽厚厌权谋”的德操,感恩妻子“功高岂止哺三代,苦劳难能分一愁”。他劝导子女“学奶效娘”,“七尺男儿有远志,守财未必是良谋”、“应将德智内功修”,教导女儿“从来闺秀多灵气,少逞阳刚学婉柔”,期望子女“艰难磨炼苦心志,沧海为求自在游”,寄子女以殷切期望。加水仅有的一个妹妹嫁与贫家,在一次山体滑坡中殒命,在《夜半记梦》中他悲愤地写道,“无情冻土悬室坠,牵我同胞苦命娥”、“惊闻妹丧泪成河,怒指苍天苦奈何!倘若九泉存地府,誓当索命讨阎罗”、“数九寒天鸟缩屋,磨房小妹冷哆嗦。纤纤柔手丝丝血,娘去无依自掌罗”、“窗外一声阿哥至,灶台和面泪婆娑”。这些兄妹情深的凄婉描述,这些呼天抢地的悲声,令人肝肠寸断,唏嘘不已!

古往今来,酬唱之作,因是友人酬答,志同气通,声气相投,故不避时,大多言真情切,许多忧国忧民的情绪吐露其中。加水身上的儒雅之气及谦和平易的作风,自然也吸引了不少诗朋文侣,于是就有了一大批唱和、寄赠作品。他读中华诗词学会会长、诗人郑欣淼的《陡高集》后,感慨道:“索卷京华吾愿偿,连宵贪读齿含香。雄腾气韵浑无俗,笔领风骚各有章。知君文妙十年晚,慕友德高一夕长。”榆林市诗词学会成立暨《榆林诗刊》创刊五周年庆典,加水致赠 贺诗以鼓励:“文章载道舞升平,盛世还需诗发声。一刊横空呼啸出,山川增色壮征程。”他惊喜家乡文运兴起,助推经济社会发展变化:“造化钟灵添毓秀,风生水起露峥嵘。”他赠原榆林报社社长胡广深诗云:“久别驼城音讯稀,乡情文德两依依。京都十载传佳话,重义男儿能有几?”“幸有文章一线牵,闲来莫忘续新篇。”文友之交,情深义重,真切感人!与当年同事相聚,“依稀往日声形貌,故旧重逢快步迎。两手攥疼夸不老,双眸盈泪叙离情”,久别重逢之景之情声形俱在、栩栩如生。寄望晚辈,则情思渗透在字里行间,“与世无争耳顺秋,相逢何必说封侯。书生意气前朝事,指点江山后辈猷”。北大研究生曾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汉中佛坪自然保护区考察大熊猫时遇难,即葬保护区。他在七律《吊曾周》中叹曰:“绿树环荫土一丘,清风夜夜唤曾周。生迷国宝情难已,死恋青山志未酬。眷眷慈严悲入梦,谆谆师长泪盈眸。”抒发了一位地方官员对一名知识分子为事业殉难的深切哀悼和惋惜之情!此类作品,在其诗集中俯拾皆是,读来深受感染。

矻矻的艺术追求。

白居易在一千多年前曾呼唤“天意君须会,人间要好诗”。但什么是好诗?古往今来,见仁见智。但归纳起来,窃以为,有“真情实感”者,即是好诗。 

对于加水之诗作,著名国家一级作家、当代诗人、散文家、汉中市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刁永泉先生作了系统全面深刻的评价并深为赞誉。其评曰:“读《素心集》,人将领受到‘真实’两个字的权威和分量,有一种质性的来自灵魂深层和生命自身的张力,无须文饰而动人心魄。你将认知:一个真诗人的本色,果然可信可敬可风。”是的,加水诗词的语言和意境、意象在真切中力求创新,词浅意深,言近旨远,雅不避俗,俗不伤雅;有真情趣,真景趣,真理趣,读来每每被其人品、诗品所感动和感染。从峻骨中见柔情,从纤微中见旷达,从浅白处见深邃,从典雅中见清澈,而这无疑得益于他丰富的社会生活实践,特别是基层生活工作的体悟和深厚的文史积累,正所谓“功夫在诗外”。他在《凭吊史可法祠》中,鞭笞明末的腐朽政治“朝多硕鼠贪蝇聚,野有良驹战骨横”;他以“仰天不问兴衰事,垂耳听由善恶争”讽刺四川乐山睡佛;以“兴废如沙曾聚散,功名似雾总虚无”嗟叹赫连勃勃的“统万城”;以“道锁咽喉雄万里,角鸣关隘撼千兵”浩叹嘉峪关之雄浑。这些描摹都形象生动,气吞山河,且炼字协韵,对仗工稳。

叶嘉莹先生说:“诗是对天地、草木、鸟兽,对人生的聚散离合的一种关怀”。加水在其《观海上日出》中吟发出“喷薄一轮出海天,夜来可是水中眠?天边光焰哪来早?此处当为天下先”和“天自青青水自蓝,海天一线正潮酣。初生明月颜如玉,拍岸涛花不倦参”,其奇思巧构,亦庄亦谐,耐人寻味!此外如“纤纤素手采灵芽,巧若天仙艳若花。此夜雨雾香叶嫩,城中早市待新茶”;(《采茶女》)“碧螺湖畔正斜阳,九曲道旁花竞香。草木犹知秋向晚,只争朝夕吐芬芳”;(《碧螺湖小吟》)“无意人间荣辱争,群芳谱上不留名。花开二度为谁艳,冷暖只须问众生”,(《棉花》)这些咏物比兴的拟人手法,贴切逼真,寄寓深远。王国维大师曾说:“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色彩。”这也正是加水诗词逐渐形成独特风格之所依。在长篇古风《蜀道三叹》中,他哀叹“秦岭国之脊,巴山蜀之门。秦巴行道险,愁断路人魂”、“樵夫苦攀援,商贾怕问津。驿马累断腿,骚客空悲吟”、“仰天长叹实无奈,蜀道何年一马平”?他惊喜“京都传佳音”、“西汉列高速,旷古一奇闻”;他歌咏筑路工人“逢山必穿隧,遇水架彩虹。入津峪,出河口,穿棋盘,过五丁,天堑挥手去,三原牵手通”;他推想当年《蜀道难》和陆游过剑门的古诗而戏谑道,“李白毋须再嗟叹,放翁不必骑驴入剑门”;他欢呼“双向四车风驶过,鲜花绿树迎佳宾”、“我今歌罢仰天笑,蜀道从此不难行”。

作家奈保尔说:“好的或者有价值的写作不只是一种技巧,它有赖于作家身上某种道德完整。”而道德的完整,应当 贯注在诗词的字里行间,体现着作者严谨深邃的理性思考和丰富的人生感悟。加水由陕北农民到大队书记、公社书记、县长、县委书记,由汉中市副专员、副市长、副书记再到市人大主任,直至退归,在这四五十年坎坷曲折的人生经历中,他备受困苦折磨,尝遍人生的辛酸苦辣,饱经宦海沉浮的兴衰荣辱,强烈的平民意识,使其爱屋及乌,深刻体察到底层人民群众的艰苦生计,从思想深处廓清了官民关系,以及一名公务员、官员的终极社会责任。我以为这就是加水四百多首诗词创作的最本质最深层的原动力。也正是这种原动力,激发出他极大的工作热情,为群众办了许多实事好事,从陕北而汉中,“政声人去后”,得到了群众的点赞,留下了极好的口碑。加水的诗词作品,思想鲜明,主题深刻,风格多样,韵律规范,不少篇章构思独特,语言精美,体现出“求正容变”的艺术追求。从艺术角度讲,窃以为其深得杜诗沉郁顿挫之风致,既有沉稳雄壮之神气,也有清新明丽之风格,堪为大家风范;在其优美的诗句间,那强烈的时代精神、报国热忱、忧民意识与博大胸襟,又尽显赤子情怀。这些用其几十年呕心沥血铸成的伟词,必将给读者以思想哲理上的启迪和艺术审美上的享受。

以上文字,或许并非一篇合格的《序》,但这是一个吟者给另一位吟长,一位老人对另一位老人、挚友递上的一份厚厚的情义。

李  涛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曹燕子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