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伴我成长

发布日期:2019-06-05 17:19
5

我还是儿童时就知道《榆林日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在乡村过童年生活,常常能遇见邮递员骑着绿色的自行车,后座两边挂着鼓鼓的邮袋,里面装满所投递报刊,快速地行走在乡村的道路上。每过一个村庄,他就在公路上打响自行车铃声,告诉人报刊信件到了。我经常替当村支书的爷爷取报纸与信件,爷爷读的最多的就是《榆林日报》,从报纸上学习党的方针政策,了解国内外的最新大事。

阅读《榆林日报》并给报纸写稿成了我的爱好,是她把我带入了文学圈。到县城读书,父亲单位收发室有各种党报党刊及各种教育教学的专业报纸杂志。每天中午,乘工作的叔叔阿姨休息之际,我就去收发室翻阅《榆林报》,读报纸上的文章,特别是《榆林日报》副刊版面上的文章。弟弟常常笑话我说,“哥,你像个老干部,每天还坚持看报纸呢。”上大学后,每当寒暑假回到家中,总要翻出父亲读后按月装订好《榆林报》,特别是副刊《信天游》《文化览胜》《人文地理》上的文章。榆林老一代文化、文艺家的作品、名字及其家乡的风土人情等知识,我大多是通过阅读《榆林日报》而认识与了解的,每当有机会聚会并和长辈们交流起来,我也自豪的说,是读着他们的文章长大的。参加工作后,总觉得更离不开《榆林日报》,有好多不解的问题,好像在阅读报纸中豁然开朗。闲暇之时,翻阅一张张带着墨香味的报纸,似乎是对自己工作的加油或充电。有时候感觉有一日两日的报纸好像未翻阅过,就抽时间在电脑上阅读电子版来弥补过失。偶然机会在前辈们的指导与帮助下,把自己工作中的新闻通讯、读书体会、生活的感悟等写成小文章投给《榆林日报》,经过编辑老师的精心润色后,自己的短文《奶奶的红辣椒》《乡村草垛》等一篇篇被发表;由于工作关系,有时我也写一些关于农村工作的调研报告、论文等,这些都是对我的最大鼓励。在和外地工作的同志交谈中,我知道在外省、市工作的榆林乡党,十分关注家乡的发展变化。有几个我认识的在京城供职的老前辈每当看到我的文章,就给我来电话,总要聊上老半天。他们远在京城,时常挂念家乡的人和事,认真阅读《榆林日报》,他们关怀家乡发展建设的精神让我肃然起敬。由于写文章的关系,也常常有机会参加相关会议,认识了榆林、陕西乃至北京的许多文化名人、作家,我先后加入了榆林市作家协会、陕西省作家协会和中国散文学会。有机会得到更多指导,使我不断进步。

《榆林日报》伴我成长。我的一点点成绩,都与《榆林日报》的支持与鼓励分不开。生活在新时代,我愿为这个美好的时代而歌,愿为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而歌。

吴  浩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李小龙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