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为保护孩子明亮的眼睛织一张科学防控网

发布日期:2019-05-31 09:33
0

济南市第十四中学老师教一年级学生做阳光亮眼操。(济南市第十四中学供图)

一场视力保卫战正在山东进行,主角是我国这一东部大省所有的儿童青少年。

当了10多年校长的刘志英是这场保卫战中的一员,亲眼目睹孩子们的近视率愈发严重,这位教育工作者不禁忧心忡忡。

来自山东省教育厅的最新数据,2018年11月,山东开展的儿童青少年近视调查显示:总体近视率为58.66%,其中幼儿园6岁儿童近视率为18.27%,小学生近视率为37.85%,初中生近视率为77.86%,高中生(含职高)近视率为88.14%,特别是普通高中生近视率达91.27%。

山东的情况颇具代表性。目前,近视高发低龄化状况已成为我国重大公共卫生问题。2018年6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率高居世界第一。

刘志英再也坐不住了。从2016年她所担任校长的济南市高新区伯乐实验学校建校第一天起,她便将近视防控任务贯穿于学校各项教学工作中,尝试通过种种探索为保护孩子视力筑起一道坚实的堤坝。

防控近视重在理念先行。在这所九年一贯制学校,每学期必有一周作为“近视防控主题周”。在这一周里,从周一升旗仪式主题发言,到心理健康课、美术课手抄报,所有主题都围绕如何爱护眼睛进行。

为了让每个孩子充分享受运动的快乐,这所学校在每天上午的“阳光大课间”时段,针对不同年级孩子的特点,分门别类设计体育游戏项目,譬如一年级孩子进行“毛毛虫”爬行游戏,二年级孩子进行“袋鼠跳”游戏,三年级孩子进行“旋风跑”游戏,等等。在体育教师师资有限的情况下,该校特地外聘体育教练为不同年级孩子设计武术操、橄榄球等特色活动。

除了落实教职员工责任制、规范科学作息制度、健全眼保健操制度、禁止带手机等电子产品入校园,刘志英决定从课堂入手,真正做到“提质减负”。一系列措施相继施行,包括:科学研究课程设计和教学,让孩子学得轻松高质;小学三年级以上布置的音体美作业和书面作业各占一半,重复性作业和超出教学范围的作业一律禁留,让孩子眼睛有更多休息时间。

“我认为近视防控工作始终是培养学生健全人格和宽厚基础的重要一环。”刘志英说。

究竟什么原因让孩子近视?抽样、研究、对学生视力检查数据进行分层管理——济南市第十四中学的防控努力同样颇具特色。

在之前长达11年视力检查数据电子归档的基础上,2019年起,这所学校的每个孩子都拥有一份“视光档案”。视力不再简单地被划为“正常”“近视”,而是被细分为“正常”“边缘”“轻度”“中度”“重度”5类;检查内容除了裸眼视力,还包括电脑验光结果、眼压、眼轴、角膜曲率等更为专业的内容。有的孩子即便裸眼视力5.1,但检查结果却显示屈光不正,有发生近视的可能,由此通过专业建议引起学生及家长高度重视。

“边缘”视力即裸眼视力5.0。数据显示,这所九年一贯制学校小学生“边缘”视力比例达29.5%,初中生“边缘”视力比例达7.32%,“被测出‘边缘’视力意味着有机会将正常视力一直保持下去,这些孩子是我们近视防控工作的重点群体。”该校专职校医王新莹介绍。

在济南市市中区,济南市第十四中学仅是试点学校之一。从2019年起,市中区教育局在全区11所学校开展“视光档案”试点,在医院专业检测器材的辅助下,对学生视力检查数据进行具体分层管理,以便有针对性地开展有效防控,目前,已有近万名学生参与。

“事实证明,对学生的近视越早干预越好。”济南市第十四中学教导处主任付蕊介绍,除了“视光档案”,对小学一年级零基础孩子的执笔姿势的严格要求也是该校特色工作。据统计,该校患近视的孩子中,1/3是单眼近视,王新莹称,这主要由错误的执笔姿势所致。为确保做好这项工作,该校新入职教师必须统一接受执笔姿势的培训。

如今,在市中区,近视防控工作被列为中小学校“一把手”工程,但在济南市近视防控立法起草组成员之一、市中区教育局体卫艺处张伟看来,“光靠学校之力远远不够,还需要政府、医疗部门、社会公益组织、家长等各方面共同重视相互配合。”

而综合防控、科学防控正是近日出台的《山东省儿童青少年近视综合防控推进计划》(以下简称《推进计划》)的关键词。

除了明确学校和家庭责任,按照《推进计划》,山东将组建全省学校健康教育指导委员会,完善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技术标准,支持山东中医药大学、青岛大学、潍坊医学院等医学院校设立眼视光专业并逐步扩大招生规模。会同科技部门加强儿童青少年眼健康科学技术研究,推动0~18岁全生命周期眼健康预警监测系统建设,用大数据分析发病趋势,评估防控效果,发现重点干预目标人群,开展有效的有针对性的干预措施。

“三级检测”“三级预警”“三级防控”综合干预体系以及“山东省儿童青少年眼健康信息数据管理平台”的建设也被明确写入其中。同时,山东省将对学生视觉健康状况进行定期追踪监测和分档管理,对近视高危学生进行早期预警,实现“治假、防真、控加深”的综合干预。

颇为引人注目的是,《推进计划》将政府责任摆在更为显要的位置。根据《推进计划》,该省市县级人民政府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经费列入年度预算,同时,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市县级政府绩效考核。对未实现年度学生防控近视工作目标或排在后位的市县,山东省政府授权山东省教育厅、省卫健委进行通报、约谈;对儿童青少年近视发生率连续3年不降低的市县级政府和学校依法依规予以问责。

按照《推进计划》,山东力争实现全省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58.66%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或1)个百分点以上,到2030年,6岁儿童近视率控制在3%左右,小学生近视率下降到38%以下,初中生近视率下降到60%以下,高中阶段学生近视率下降到70%以下。

“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是一项系统工程,每个环节都非常重要,每个细节都需要落实到位才能取得成效,必须动员全社会力量共同关心、支持和参与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山东省委教育工委常务副书记、省教育厅厅长、党组书记邓云锋说。

本文来源:编辑:谢丽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