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读者 作者 收藏者

发布日期:2019-04-14 15:12
0

《榆林日报》引导我走上阅读与写作的道路。20世纪70年代初,我从学校毕业回村当了民办教师,工作生活中经常能阅读到的就是《榆林报》,我阅读报纸基本是从头到尾一字不掉的通读。在阅读的同时,将身边发生的事写成稿件,或新闻或散文发给报社,期间常常有豆腐块见诸报端,对自己的名字能出现在报纸上,深感荣幸。记得有一次,我写了一篇《七旬老人义务修路人称颂》的通讯稿,文章被报纸刊登后,村人争相阅读,并夸赞我文章写得好,大家都向老人学习。1982年12月榆林地区召开通讯工作会议,会上我被评为优秀通讯员,受到表彰奖励。期间,还参观了报社编辑部、印刷厂,知道了报纸编辑、排版、校对、出版、发行的全过程。当时《榆林报》还内部出版《榆林报通讯》,每期出版后,报社及时寄给通讯员,从此,工作闲暇之时,坚持业余写作不间断。

《榆林日报》是我数十年教育教学工作上的良师益友。工作与生活中,《榆林日报》伴我四十多年。期间国内外及其市内新闻,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多从《榆林日报》上获得,特别是“文化览胜”与“信天游”副刊,更是我学习写作与积累地方文化知识的重要资粮。过期的报纸常常要回头翻阅。或许由于《榆林日报》的鼓励,于是乎,渐渐地爱上了文史及写作,写的水平也不断提高。教育教学及研究工作中编辑业务刊物《子洲教育》,并积极进行教育教学改革,自己的数十篇教育教学论文在报刊发表,多篇教育教学论文获全国和省市级教育行政部门奖励,曾获得榆林市优秀教师奖,2009年公开出版了《吴瑞高教育文集》,2013年被陕西省人民政府授予特级教师荣誉称号;业余时间,参与了两轮县志的编纂工作,还编纂《子洲县教学研究志》《双湖峪小学校志》等志书多部;承担子洲县文化部门主办的群众文化刊物《子洲文艺》《子洲文物》《子洲剪纸》《子洲民间传说》等文学书刊的主编和子洲县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调查与文字编撰工作,为繁荣传统文化和群众文化事业做了一些有益的事情。这些工作成绩的取得,与《榆林日报》几十年的陪伴与鼓励密不可分。《榆林日报》是我人生几十年工作与生活中良师益友。

我是一名喜爱《榆林日报》及其历史文化实物的收藏者。小时候,听父母训言,有文字的东西不能随便丢扔,而要妥善保存。初期,喜欢剪报,把自己在阅读中喜欢的文章从报纸上剪下来,粘贴在剪报本上,便于日后翻阅。再后来,便将阅读后的《榆林日报》等按月份装订成册保存,便于用时翻阅。随着时间的推移,阅读过的以及没有阅读过的报纸积累了好多。报纸藏得多了,总觉得没有地方堆放,出卖废纸,怎么能下得了手。忽一日,怀念桑梓,想起老家的旧窑洞来,似乎感觉能派上用场了。把几十年来阅读后保存下来的旧书刊及其数百本(捆)《榆林日报》用卡车全部拉到老家的空窑洞珍藏。如果日后有闲暇的时间,我愿重新对自己的珍爱进行整理。

《榆林日报》,我一生的伴侣。

吴瑞高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张倩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