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我身边的扶贫故事

发布日期:2018-11-06 10:28
18

(一)黑色沙发

“小周,第二次报销下来了,我今天领上钱了,一共2184块呢。哎呀,太谢谢你了,把我们家的事当自己的事办,太实诚了……”

挂了电话,周鹏程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意。他在办公室那张黑色沙发上躺下来,想休息一下。

刚才打电话的人是陕西省定边县杨井镇秦湾村的惠霞,是周鹏程帮扶的一个贫困户。她之前做过一次胆结石手术花费了6800多元,第一次住院报销了4000元后,因票据丢失无法进行二次报销。周鹏程知道后,主动联系县民政局、合疗办等相关单位,经过一次次的沟通、查询和证实后,为她申请下来了二次报销。惠霞家里有个34岁的儿子秦志林,患有慢性精神病,长期的治疗费用给这个原本贫苦的家庭雪上加霜。恰逢市里出台“在全市各县非贫困村开发特设公益性岗位安置‘三无’贫困劳动力”的政策,一个村给一个安置名额。周鹏程考虑到惠霞的家庭情况符合文件要求,就多次向相关领导汇报,最终争取了一个名额,把惠霞的儿子秦志林报了上去。现在,秦志林被安置到秦湾村村委会做保洁工作,月工资600月,保证了基本的生活花销,病情也趋于稳定。

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他又起来重新坐回电脑前,接着完善单位的就业扶贫工作。墙上的时钟已指向夜晚11点,楼道里漆

黑而又寂静。办公室里,老旧的电棒发出“滋滋”的电流声,电脑屏幕发出熠熠的光忽明忽暗。这样的“夜生活”,对于周鹏程来说,早都习以为常。

自2016年负责单位的就业扶贫工作以来,他早已经习惯把办公室当家、与黑沙发为伴的日子。“我大哥这两年没有休过一天假,最长一次,连续上了40多天班,真的是5+2,白加黑,沙发都睡得磨起皮了”。协助周鹏程工作的小张打趣儿又认真的说。

“爸爸,你每天在干什么呢?怎么一直不回家呢”儿子经常几天也见不上爸爸,想他了就打电话问。

“不知道你一天忙啥,见不上人影子,短不哈给你单位搬一张床”……怀孕中的老婆埋怨的说。

儿子的不解,老婆的怨气,在此刻仿佛都烟消云散。柜子里,一摞摞整齐的扶贫档案;电脑里,一个个排放有序的扶贫资料夹;手机里,帮扶户一张张生动又亲切的笑脸,看着这一切,他也不觉得累了。旁边的黑色沙发,像一个并肩作战的朋友一样,在夜幕里静静地陪着他……

(二)棕色餐桌

走进秦湾村贫困户陈石榴的家,一进门就看见房子正中间摆着一张崭新的棕色餐桌和四个凳子。“这是兴普刚刚给我们买的,看栓正不,我们终于有个像样地方吃饭了”陈石榴逢人就激动的说。

“我第一次来到他们家的时候,真的是震惊了,家里面要啥没啥,一家子吃饭就围在锅台边,窗户上连块完整的玻璃都没有,洞洞眼眼的,看着揪心的很。”帮扶干部樊兴普感叹地说。

陈石榴今年75岁了,因为骨质增生丧失了劳动能力,家里的两个儿子都打着“光棍儿”,大儿子还患有智力障碍症。有一次,二儿子着急地找到樊兴普,说母亲陈石榴得了急性膀胱炎,找不到好医生治疗。樊兴普赶紧掏出电话给她联系了医院和医生,帮助陈石榴顺利住进了医院。住院期间,樊兴普带着水果和慰问金去看望她,陪她聊天解闷儿。康复出院后,又去乡政府为他们争取了2000元的困难补助金。

“来我们家,总是碰上活就干,一口饭都不吃,年前带着米面油来我们家看我,正赶上家里杀鸡,兴普挽起袖子就帮忙褪鸡、开膛。 完了又帮忙捏饺子,捏下一桌子饺子一个都不吃就走了……”陈石榴说起这些的时候,眼睛红红的。

如今,陈石榴家里残缺的玻璃已经换新,零落的门框也被修整的栓栓正正。每当一家人围坐在崭新的棕色餐桌上吃饭时,总是提起一个叫“兴普”的暖心人……

(三)一个“红包”

“吴姐,过年好,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你收下,给你女儿买点好吃的”。大年初一的早晨,吴海宇打开微信收到各种各样的祝福。唯独这一条,很特殊。她没有收这个“红包”,只回复了一行字——新年好,也祝你们一家人的生活越过越好。

发“红包”的人叫刘顺利, 是秦湾村贫困户刘生金的儿子,今年33岁,患有精神分裂症。家里的收入全靠父亲刘生金一年辛辛苦苦的种地所得,母亲则要照看生病的儿子,寸步不离。家里缺少劳力,再加上长期的治疗费用,让这个家庭苦不堪言。

“说实在的,一开始给我分了这户,我心里很害怕。听说这个刘顺利发起病来六亲不认,连自己妈都打。我刚开始去他家根本不敢靠近他”。吴海宇回忆起帮扶初期,还有点怵。

后来去他家的次数多了,慢慢接触以后,觉得刘顺利也没有那么可怕。不发病的时候是个腼腆的小伙子,不爱说话,总是窝在一个角落里静静地玩手机。33岁了也没有成家,挺可怜的。吴海宇打心眼里想帮助他,想用自己开朗乐观的性格来感染他。没事的时候,就和刘顺利通电话,询问他的病情、关注他的心情。慢慢的,刘顺利开始信任这个“大姐姐”,平时不愿和别人说的话,会告诉她,遇到什么难题也总是打电话请教她。每次去家里看望他们的时候,刘顺利的妈妈都会拉着吴海宇的手说:“女子,你帮了我们的大忙啊,顺利现在都很少发病了,一天乐呵呵的像正常人一样,我也省心多了。”

帮扶期间,吴海宇多次联系民政局、合疗办等相关部门,为刘顺利申请了慢性病医疗补助、民政医疗救助和临时救助共计2000余元。今年夏天,刘生金种的苦荞遭遇了暴雨的冲刷,辛苦所得毁于一旦。吴海宇知道后,非常着急,她不顾正在参加期末考试的女儿,赶紧开车去刘生金的家,看有什么办法能尽量挽

回他们的损失。最后,在和乡政府的沟通下为他们家申请了1000元的临时救助金,预计年底到账。

天热了送去夏凉被,天冷了送去厚毛毯,在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帮助下,让这个贫困的家庭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吴海宇用她平实而又关切的话语和温暖明媚的笑脸,鼓励刘顺利和病魔作斗争,鼓励他勇敢面对生活,分担家庭重担。如今的刘顺利,病情稳定好转,很少再听到他发病伤人的情况。

“喂,吴姐……”现在,在我们办公室里,时常能听到刘顺利打给吴海宇的电话。而吴海宇总是耐心地给他开导、解惑。

这,就是定边县人局就业社保股办公室三个扶贫干部的故事,虽然没有感天动地,但每每提及,我都会心里一暖。黑色沙发,棕色餐桌和一个“红包”,我想把它们记录下来,留在心里,行于路上。

通讯员: 胡鑫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榆林网编辑:谢丽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