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庆祝改革开放40年·亲历见证|摄影爱好者高根胜:影像记录40年变迁

发布日期:2018-10-12 00:01
57

19

高根胜与摄影爱好者们欣赏镜头中的美景

从笨重的老式相机到轻便的智能手机,从胶片时代到数码时代,从复杂繁琐到简单随意,佳县摄影协会副主席高根胜40余年的摄影经历,真真切切展现出40年来榆林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变化,百姓生活质量的稳步提升。

40年相机不断升级换代

高根胜出生于1957年。17岁那年,祖父送给他一本《摄影工具书》,原本对摄影一窍不通的他,从此便痴迷于此。

“那个年代,普通老百姓家里哪会有照相机啊,只有照相馆或者个别单位才有。当时人们也不说摄影,都称为照相。我家里仅有的几张亲人合影,都是在照相馆里拍的。”萌发了摄影热情后,高根胜就偶尔从一些单位借来相机,试着拍照。他使用过的第一台照相机是上海产的120型双头相机,相机不但笨重,而且一卷胶卷只能拍12到16张照片。

进入上世纪80年代,高根胜正式开始了他的摄影生涯,但依然是从各单位借相机拍照,相机也从120型升级到135型。当时他一个月工资20多元,而一卷胶卷的价格就要1.76元,每个月除了留下12元伙食费,剩下的钱他都买了胶卷,“我托人从西安买显影粉、定影粉,把窗帘一拉,家里就成了暗房,自己摸索着学习冲印照片。换胶卷时为防跑光,我都要在相机外围着一块大被子。”

后来,高根胜逐渐接触到珠江、凤凰、上海熊猫、红梅、奥林巴斯等品牌,并开始为家人、同事拍一些人像。上世纪90年代中期,朋友送给他一台二手尼康FM10相机,这是高根胜拥有的第一台照相机。“相机被修理过几次,而且只有机身没有镜头,我就自己配了一个镜头。当时很多电影公司到佳县拍电影,我还拍了《枣树湾》《黄土地》《彭大将军》的剧照。”

高根胜自己买的第一台相机是深圳尼康F65,2005年购置了第一台数码相机尼康D40X,此后,他买了尼康D7100、尼康D800等以及一些长焦镜头和中焦镜头。“我攒下的钱都用来买相机了,虽然价格较贵,但为了摄影艺术,我心甘情愿。”

40年照片让人回味无穷

在高根胜的镜头中,仙气缭绕的香炉寺、民风古朴的古村落、千姿百态的沿黄奇石、蔚为壮观的石崖图案等,这些自然风光、民俗风情都一一被记录下来。

家里有一双儿女,高根胜便经常给他们拍照,有哭闹的,有大笑的,有第一次走路的,有第一次得奖状的,有参加工作的,有初为人母的……孩子们如今翻阅着父亲几十年来为他们拍的照片,总是十分满足。女儿高楠说:“我们小时候,家里有相机的人太少了,最多是孩子百天、周岁、十二岁时,家人带着去照相馆拍照,我家就不一样了,父亲将我们从小到大的各种瞬间都记录下来,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每每翻阅照片,心里全是感动与幸福。”

谈到拍风景照,高根胜回忆起一次拍照时险象环生的一幕。有一年,他在佳县张西畔将军岭的石崖上看到一块乌龟石,便一心想找个好角度拍摄,于是,他拿着相机,脚下不停地左挪右挪后退,退到石崖边缘都没有察觉。突然脚下一滑,身体向下倒,高根胜迅速抱住旁边的一块石头角,用尽力气才爬了上来。“这件事让我很后怕,从那以后,摄影时更加注意安全了。”

多年来,榆林各地举办的一些大型摄影采风活动,高根胜都会积极参与,“我希望走遍家乡的山山峁峁,用镜头记录下家乡的大好河山、风土人情,让更多人通过照片喜欢榆林、记住榆林。”

40年影像记录家乡发展变化

大年三十,是万家灯火、全家团圆的日子,但高根胜总会雷打不动地去白云观。

“白云观是西北最大的道教圣地,每年年三十,我都在道观守几个小时,为的是拍到大年初一时人们上第一炉香的画面。”大年初一凌晨,当钟声敲响后,人们开始为真武大帝点上第一炉香。在他拍摄的一张名为《中国式的平安夜》的照片中,香案上香火缭绕,进香者表情虔诚。高根胜说,自己作为一名佳县人,想尽可能多地记录一些家乡风情风貌。仅仅围绕白云山,他就拍摄了包括道教舞蹈、音乐、扬幡、论道、转九曲等许多照片,记录下风俗文化的演变。

一次,高根胜到佳县通镇进柏沟村采风,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正在放牛,看到高根胜手中拿着相机便主动上来攀谈,希望他能给自己拍一张标准照。“我老了,想拍照,但进城不方便,你看能不能帮我拍上一张,我一定感谢。”老人话语诚恳,高根胜自然一口应允。照片洗出来后,他又亲自送给老人,老人激动地拉着他,邀他品味珍藏了多年的好酒。

平日里,高根胜也总是爱给乡里乡亲拍些照片,一张张照片记录着家乡的发展变化以及百姓随着生活日新月异提升的幸福感。他觉得,摄影带给他无尽的感受,“对我来说,拍照片本身就能愉悦,可对乡亲们来说,有些照片或许能回味一生。虽然我搞摄影没获过什么国际大奖,但是我为群众拍照,他们真诚待我,让我感动,我认为这些收获远比获奖的意义大。”

本报记者 吕晶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榆林网编辑:贺杰慧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