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覃辉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星美”败走A股

发布日期:2018-09-07 08:31
59

覃辉被罚5年市场禁入 “星美”败走A股

*ST圣莱连亏4年,星美控股增收不增利,星美旗下影院陷欠薪风波,“目前星美仅100多家影院正常营业”

多年被贴着“天上人间”标签的覃辉终于从云端跌落。因虚增收入,星美系覃辉遭市场禁入处罚。

昨日晚间,*ST圣莱发布《关于中国证监会对公司相关责任人员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的公告》,显示*ST圣莱原董事长胡宜东、原财务总监康璐以及*ST圣莱当前实控人覃辉均遭市场禁入措施。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相关规定,证监会对胡宜东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覃辉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康璐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星美系”曾在资本市场左冲右突,动作不断,如今星美系的资本运作重心主要为港股上市公司星美控股、星美文化旅游以及此次涉事的*ST圣莱。

公告显示,*ST圣莱本次违法行为共涉及14名责任人员,包括市场禁入、警告、罚款,除了市场禁入,胡宜东还被处以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康璐也被处以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覃辉也被除以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两项违法事实导致圣莱达2015年度年报合计虚增收入和利润2000万元,虚增净利润1500万元。扣除虚增金额,圣莱达2015年实际利润总额为-1632.85万元、净利润为-1068.57万元。

虚增行为导致圣莱达2015年度扭亏为盈。如果扣除虚增部分利润,2014年到2017年*ST圣莱已连续四年亏损。

*ST圣莱董秘办就此事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该事件对公司资本市场形象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同时,有部分投资者因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提起了诉讼,如果败诉,将对公司未来业绩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公司全体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相关工作人员将引以为戒。

根据*ST圣莱2016年财报可知,胡宜东已于2016年10月14日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董事会秘书(代行)职务;根据*ST圣莱2017年财报可知,康璐已于2017年5月10日因个人原因主动辞去财务总监职务;根据*ST圣莱2018年半年报可知,2015年8月,金阳光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由此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金阳光的实际控制人覃辉,此外,覃辉目前还是星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过去10年曾控股的境内外上市公司有欢瑞世纪、星美控股、星美文化旅游。

扣除虚增收入,*ST圣莱已经连续亏损4年

官网显示,宁波圣莱达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创立于2004年3月,公司从事开发、制造并销售可靠、安全、健康的技术产品以及优质服务。2010年9月,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成功(证券简称:圣莱达,证券代码:002473),成为国内温控器及中高端电热水壶行业的首家A股上市公司。

自2010年上市以来,*ST圣莱的主营业务没有发生过变更,控股股东发生过一次变更。2015年,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由爱普尔变更为金阳光,金阳光的实际控制人覃辉因此成为*ST圣莱的实际控制人。

如果扣除2015年的虚增部分,根据修正后的业绩显示,2017年已经是*ST圣莱连续亏损的第四年。2014年到2017年,圣莱达分别亏损962万、1568.5万、3474万、5690万。

事实上,*ST圣莱早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2017年4月28日,圣莱达发布公告称,因众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2016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2.1条的相关规定,公司股票交易将于2017年4月28日起停牌,自2017年5月2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公司股票简称由“圣莱达”变更为“*ST圣莱”。

2017年4月,圣莱达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已经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8年3月30日,*ST圣莱发布《立案调查事项进展暨风险提示公告》,如果公司因此受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并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被认定构成重大违法行为,或者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的,公司将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第13.2.1条规定的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情形,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实行退市风险警示三十个交易日期限届满后,公司股票将被停牌,直至深圳证券交易所在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ST圣莱最近一次发布风险提示是在2018年4月25日,称股票可能被暂停或终止上市。

公司2016年度和2017年度连续两年亏损,公司已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修订)》13.2.1条第(一)项规定的“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或者因追溯重述导致最近两个会计年度净利润连续为负值”,公司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如果公司2018年度继续亏损,深交所有权在2018年度报告公布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对公司股票暂停上市的决定。

被市场禁入三人都曾在星美系公司任职

这次被处罚的覃辉本人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星美集团实际控制人。

同时资料显示,胡宜东和康璐都曾在星美系公司任职。

在*ST圣莱2015年的财报(财务数据未更正版)中,胡宜东出生于1963年,曾任山东省苍山县一中教师、外语组长。曾任星美联合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裁、董事长、副董事长等职务;香港成报CEO;星美国际执行董事、总裁、董事局主席等职务。

康璐出生于1971年,大学本科,在职研究生,注册会计师,曾在外交部财务司国外使馆任主管会计,任中天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经理,任清华紫光股份有限公司财务主管,星美集团首席风险控制总监、副总裁,星美影院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事实上,上市公司*ST圣莱也在依托实际控制人在文化产业的资源优势,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据*ST圣莱2017年年报,为拓宽公司业务领域,改善公司经营状况,2015年其投资设立宁波圣莱达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圣莱达文化成立后,陆续参投了多部影视作品,其中有几部作品是与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星美影业联合投资摄制。

在*ST圣莱2015年的财报(财务数据未更正版)中,新京报记者发现,上市公司“通过全资子公司进入影视行业,利用星美集团在文化传媒方面的优势,拓宽公司业务,促进公司多元化发展,增加公司盈利能力。”不过在其2016年财报中,影视文化首次出现在其营业收入构成分产品一栏中,占比不足1%。

在*ST圣莱2017年财报中,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报告期内,圣莱达文化投资完成并已上映的项目包括:电视剧《特种部队之热血尖兵》,投资400万元,占比10%,投资亏损41.15万元;电影《锋味江湖之决战食神》,投资2000万元,占比10%,投资亏损1974.50万元。

“目前星美仅100多家影院正常营业”

进入2018年,星美系遭遇多事之秋,星美影城在经历了2017年的疯狂扩张之后,野蛮生长的局面逐步被打破,星美影院的欠薪风波发酵至今仍未得到妥善的解决,现金流吃紧的质疑也从未消除。

问及星美控股的财务问题,其财务人员李美表示,去年的时候相对还比较好,今年过来圣莱达几个亿的投资失败了,宇顺电子借壳上市失败后整个财务就特别紧张。

近期,星美控股管理层发生变动,7月9日,星美控股执行董事潘仁凯辞职,8月17日,星美控股董事会秘书黃榮舜辞职。

从8月31日公布的半年报来看,星美控股在报告期内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现象,报告期内星美控股实现收益24.48亿港元,同比增长8%,其中电影院业务带来的收益为15.24亿港元,呈同比下降趋势;期内溢利减少2%至3.01亿港元。在非流动资产中,商誉占比高达58.79%,商誉较去年持续增长至71.08亿港元。

从半年报中公布数据来看,截至2018年6月30日,星美控股旗下的影城数量为365家,银幕数目为2290块,与2017年年报公布的相关数据持平。此前,新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星美控股执行董事郑吉崇,郑吉崇表示,由于影视行业的快速发展,星美控股方面更多地关注到三四线城市的发展潜力,积极布局三四线城市,收购近180家门店,其也承认在管理过程中出现了人员优化及沟通不良等状况,导致出现了员工工资拖欠等问题。

多名星美影院员工反映,位于深圳、成都、沈阳等地的多家星美影城由于欠薪、欠物业费等原因被停业,据星美财务人员李美透露,目前星美仅100多家影院正常营业。

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内,星美控股的租赁土地及楼宇、租赁装修及电影院设备支出增加约6.9亿港元,其还以约17.19亿港元收购了多家附属公司。上述支出主要与其在中国多地收购与新建电影院有关。部分新收购影院由于需时间整合,营业额增幅未如管理层预期提升。因此2017年对新收购影院的商誉进行了较大拨备,年内就商誉作出约3.47亿港元减值。如今,高悬的商誉仍是星美控股的隐形炸弹。

9月3日,星美控股停牌。停牌原因尚未可知,但据星美员工内部盛传中植系将要投资星美控股,此前一直在全国做尽职调查。记者多次联系星美控股工作人员,并未得到相应回复。

星美文化旅游业绩下滑,收购屡受挫

除去星美控股,星美文化旅游的状况也不尽如人意。星美文化旅游的主营业务为电影、电视剧的投资、制作与发行;影视导演、编剧、艺人经纪;新媒体内容创意、制作等相关内容。

2018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未经审计的综合营业额为8040万港元,2017年该数据表现为1.32亿港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6个月股东应占溢利198.7万元,同比跌17.59%。

星美文化旅游自身盈利能力较弱,资本运作也频频受挫。8月6日,发布公告,由于公司未能与卖方就可能收购事项的主要条款及条件达成协议,董事会决定终止该谅解备忘录,以表明可能收购事项将不会进行。卖方应根据谅解备忘录的条款将订金全数退还给公司。

根据2018年5月16日公告所示,公司与卖方(为独立第三方)订立谅解备忘录,根据谅解备忘录,该公司拟收购3家目标公司全部已发行股份,可能收购事项的代价初步为5亿港元。据悉,此次收购的三家公司为星王朝影视发行有限公司、星王朝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及星王朝有限公司。

而在此之前,星美文化旅游已经于1月26日,由于公司的商业考量及安排,终止收购少掌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若干股权。

■ 人物

隐秘富豪覃辉:低调的冒险家 曾涉千万行贿案

出生于1968年的覃辉极为低调,鲜少接受媒体采访。一个略显夸张的侧证是,媒体常将覃辉之弟覃宏的照片误注为覃辉进行登载。

然而在媒体报道中,覃辉早年的起家之路充斥着横亘政商界的种种冒险、投机与行贿丑闻。他出生于四川一个普通人家,后在北京认识了有政界家庭背景的妻子;从经营铁矿石进口起步,购入娱乐会所,构建星美系,陷入向官员行贿案件。

9月5日,证监会公布对ST圣莱实际控制人覃辉等给予市场禁入处罚。覃辉在5日回复媒体称“我们就不该进入圣莱达,我们进入之后才发现这个公司当时就不够资格上市,谁应该承担责任呢?欺骗我投资的人吗?”他进而表示,自己永远不会回归A股,“一辈子都不当董监高(A股)!”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多年难别“天上人间”标签

覃辉被大多数人认识的第一个标签,多年以来始终是曾经传说中的高端娱乐会所“天上人间”投资人,即使他在2013年前已经退出。

关于接手“天上人间”,综合覃辉向媒体讲述过的版本,这个故事显得像是一个兴之所至的意外之举:覃辉在1994年圣诞节见到“天上人间”的大股东,对方邀请他入股,当时做铁矿石进口业务的覃辉正逢经济调控带来的生意瓶颈,于是将准备购买一条15万吨级矿油两用散装船的钱投入了“天上人间”,成为大股东。

在甫开市场经济的年代,“天上人间”象征的奢靡与荷尔蒙一度激起外界对于它和它主人的种种猜想,直至2010年5月被清查,至今不绝。覃辉本人自称从2005年7月起已不再是“天上人间”的投资人,但“天上人间”依然是他在接受过的寥寥几次采访中必然被重提的问题。

此外,作为常年离开公众视线的“隐秘富豪”,覃辉自身的沉默加剧了外界对其生活好奇的发酵。有星美集团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覃辉的生活比较奢靡,此前赴成都调解员工欠薪问题,要住最好的酒店。“我们当时都很气愤,这个钱为什么不发工资”。

今年4月中国经营报的采访中,覃辉给自己经营“天上人间”会所十年的经历下了结论:“我至今以当天上人间的老板而自豪,我曾经是它的股东,我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虽然覃辉在今年1月的声明中称“我作为星美集团的主要投资人,并没有过多的介入实质经营”,但覃辉即使隐匿,或依然习惯掌握主导权。据《环球人物》报道,星美集团另一掌门人、覃辉的弟弟覃宏曾说“从小到大战略上都是他(覃辉)做的,我本人更侧重于业务和经营上”。

曾涉千万行贿案

“天上人间”原投资人的身份之外,在过往媒体报道中,覃辉曾涉及中国建设银行原行长张恩照案和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原董事长李培英案,被描述为污点众多的“行贿者”。

2005年张恩照一案中,据检方指控,覃辉曾6次行贿,金额约数十万元——覃辉先后6次给予张恩照总计6万美元、20万港元、10万元人民币的贿赂款,凭此换取张恩照为星美系提供的经营便利。张恩照在星美传媒向建设银行北京分行贷款6亿元及贷款抵押担保的解除事项上提供帮助,另外为重庆长丰通信的全资子公司成都长丰宽频公司向建行贷款5000万元提供了便利。

据《财经》报道,2009年的李培英一案中,据山东省济南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书,覃辉累计向北京首都机场集团原董事长李培英行贿1867.68万元,占到李培英受贿总金额的七成。李培英治下的首都机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因而向覃辉提供了便捷宽松的融资通道。

覃辉本人对于这两案有自己的解释。2010年大公报的采访中,他表示自己在李培英案中不存在行贿;承认张恩照案触犯法律,但给张钱有“私人感情成分”在。

今年1月17日,沉寂已久的覃辉通过星美官方发布《覃辉本人关于长期以来不实报道的郑重声明》,声明中再次称自己与李培英案“无任何犯罪形式关联”。

覃辉并不承认自己有着赌徒天性。在今年4月中国经营报的采访中,他说自己不会打麻将,讨厌赌博,至今只去过一次澳门,且只呆了三个小时。随后他补充了一句,“我最多是因为公司发展,去借钱之类的,犯了一些错误,这个我承认”,似是为自己涉身其中的两桩行贿案作了隔空补白。

虽然被称为资本运作高手,不过覃辉的星美控股在回A进程中屡屡受挫。今年4月,宇顺电子终止了与星美系公司重组,覃辉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星美回A,有很多家公司都在跟我们谈,现在与宇顺电子停止了,并不代表星美不重组了。”彼时,覃辉提到自己的想法就是关注于做好院线,不将院线资产分拆,未来做成植入会员生活服务、通讯、零售等产品的渠道。据覃辉当时的说法,星美正在与香港两家传媒类企业和内地公司谈重组,计划今年10月完成。

此次再遭市场禁入的处罚下,星美回A或已难实现。

圣莱达通过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虚增收入和利润

圣莱达2014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时任董事长胡宜东预计圣莱达2015年度净利润亦将为负值,寻求增加营业外收入。

2015年11月10日,圣莱达与华视友邦签订影片版权转让协议书,约定华视友邦将某影片全部版权作价3000万元转让给圣莱达,华视友邦应于2015年12月10日前取得该影片的《电影片公映许可证》,否则须向圣莱达支付违约金1000万元。当月,圣莱达向华视友邦支付了转让费3000万元。

2015年11月,圣莱达向华视友邦支付的3000万元版权转让费最终流向“星美系”相关公司并被使用。

2015年12月21日,圣莱达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因华视友邦未依约定取得电影公映许可证,请求法院判决华视友邦返还本金并支付违约金。

2015年12月29日,圣莱达与华视友邦签订调解协议书,约定华视友邦于2016年2月29日前向圣莱达支付4000万元,其中包含1000万元违约金。次日,法院裁定该调解协议书合法有效。

2016年1月29日至2月29日,圣莱达分三笔共收到华视友邦转入的4000万元。圣莱达将华视友邦支付的1000万元违约金确认为2015年的营业外收入。

据证监会披露,华视友邦向圣莱达退回的3000万元版权转让费和赔偿的1000万元违约金最终流向关联公司。

新京报记者 阎侠 张妍頔

本文来源:新京报编辑:高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