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文化 > 陕北人文 > 正文

《榆林历代诗词全辑》后记

《榆林历代诗词全集》(以下简称《全集》)的编纂,始于2009年10月,而编纂《全集》的动议,则产生于2008年5月。当时,榆林市诗词学会已成立一年时间。在一年的工作中,我们了解到,榆林在历史上长时期处于边关地带,民族交往频仍,文化遗存丰厚,尤其是诗词作品,历朝历代均有存留,有的见诸典籍,大部分则散佚于民间。有鉴于此,学会提出了收集整理榆林历代诗词、编纂出版《全集》的设想,并做了多方探讨,多次论证。大家认为,诗歌,榆林历史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璨明珠。二千多年来,以榆林为题材的诗作,始终传承着中华优秀的文化基因,彰显着民族坚韧不拔的追求;其精神,辉耀着榆林这片土地,滋养了一代代榆林人的心灵。今天,继承优秀文化遗产,收集整理榆林历代诗词,编纂出版《全集》,为榆林创建一份较为详尽的诗歌档案,这对于赓续中华文脉,推动榆林当代诗词事业的繁荣发展,提升榆林人民的文化素养,增强榆林文化软实力,无疑具有重要意义。于是,我们决定启动《全集》的编纂工作。

编纂《全集》,离不开方方面面的支持。中共榆林市委、榆林市人民政府将《全集》的编纂列为榆林文化建设的重点项目,并在办公场所、出版经费等方面给予了实质性的支持;市委、市政府及宣传、文化部门的分管领导或询问工作进度,或登门看望编辑人员,对编纂工作给予了应有的重视;榆林市及各县(区)地方志办公室、档案馆,榆林学院图书馆等单位,也都为资料的查找提供了诸多方便。中华诗词学会、陕西省诗词学会以及全国诗词界的耆宿大家,始终关注着《全集》的编纂,支持《全集》的出版。中国古典文学专家、文艺理论家、诗人、中华诗词学会原名誉会长霍松林,当代著名学者、中华诗词学会会长郑欣淼,分别为《全集》作序;著名作家毛锜,中华诗词学会散曲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徐耿华,陕西师范大学教授郭芹纳及全国各地许多诗界同仁,都为《全集》搜集到不少散佚的珍贵作品,并予以无偿提供。《全集》的编委们,更是不遗余力,分头查阅历代诗集、地方史志等相关资料,为作品的收集,付出了辛勤的劳动。

《全集》的编纂,一项浩大工程。为便于成书,我们依据所收集作品的数量,将《全集》定为9册;又依据作品的体裁,分出诗卷、词卷、曲卷、赋卷,其中一至七册为诗卷,依次为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卷、宋元卷、明卷、清卷、中华民国卷、中华人民共和国卷(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卷(下),第八册为词卷,第九册为曲卷、赋卷。根据编委会的决定,副主编李能俍负责诗卷之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卷、宋元卷,词卷,曲卷、赋卷的编注,副主编崔建忠负责诗卷之明卷、清卷、中华民国卷、中华人民共和国卷(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卷(下)的编注,在《全集》编注之前,约请何志刚、王振权、刘艳琴、郭叙峰参与作品的分类整理;主编李涛负责全部稿件的审定。

有道是“十年磨一剑”。《全集》作为一部断代体式的地方诗歌集成,编纂整整8年,历时可谓漫长;编纂过程中,对资料广征博采、引经据典,对作品考订甄正、释讹诠注,工作量可谓巨大;全书共收入历代2188位作者的作品10469首(篇),其中诗作8473首,词作1129首,散曲、赋作867首(篇),数量可谓丰厚;作品对于榆林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态及山川地貌、风土人情等均有所涉及,因此,《全集》又堪称榆林诗史,填补了榆林文化的一项空白。尽管如此,但在《全集》编竣之际,在感慨之余,我们仍不免心下惴惴,仍然难以释怀。

榆林,历史上战伐不断,烽火连天,民族时有迁徙,疆界时有变更,因此,行政建制、军事建置多有变换,其沿革至今仍有许多难以确证之处,这就为诗作归属地的确认带来了困难。《诗经》之后,两千多年时间,由于诸多历史原因,作品及作者简历见诸典籍者为数不多,而散佚于野史、湮埋于民间者却屡不胜记,这又对作者生平的考证和诗作的收集整理造成了不便。就诗作本身而言,由于代远年湮,许多汉字的形、音、义发生了变异,篇中所涉许多地名、风俗等更是迥异于今天,这更为在编辑过程中正确解读文本、精当注释词条设置了障碍。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尽管我们也曾做了极大努力,以求作品收录齐全无误,编排体例严谨得当,相关注释简练精确,但由于水平所致,由于客观条件所限,遗漏与错谬在所难免。在此,我们恳请读者、方家不吝赐教,以便今后逐步补充、修订,使《全集》更臻完善。

责任编辑:姚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