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老年代步车禁售 少数商家抱侥幸心理转地下交易

发布日期:2018-07-02 09:37
41

老年代步车禁售 多家商户转地下交易

6月28日,永定门东街景泰小学附近,接送孩子的老年代步车停放在路边或随意切换车道,造成道路拥堵混乱。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7月1日起,北京市全面禁止销售各类“超标电动车”,包含超标电动自行车、电动三轮、四轮车以及老年代步车等。昨日上午,市工商局对全市销售电动车的经营者开展集中执法检查,对线上线下违规销售电动车行为进行查处,关停无照经营64户,发现违规销售行为5起,立案2起,查扣违规电动车104辆。

而记者调查后发现,除部分电动车企业和经营者已将超标电动车清退、下架外,仍有少数商家抱有侥幸心理,“顶风”进行违规销售,甚至将车辆存放和交易地点都转移至偏僻的仓库内,如果想提车还得支付定金。

作为禁售的主要对象之一,老年代步车此前就被禁止使用和销售,但效果并不理想,其闯红灯、逆行、走机动车道等现象普遍存在。有专家及政协委员表示,老年代步车尚未有国家标准,质量参差不齐,涉及准驾规定、路权、保险赔付等诸多问题,应当尽快建立老年代步车的回购及报废机制。

7月1日,十里河一家电动车销售店大门上贴着停业整顿和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违规电动车销售领域专项治理工作通告。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被老年代步车挤占的道路口

“不让不行啊,代步车里都是老人孩子,就算它乱闯也惹不起!”一名司机说起代步车就连连摇头。

6月29日下午4点刚过,北京景泰小学旁边的十字路口,五六辆颜色各异的老年代步车将这里堵成了临时停车场。一位黑色别克车主发泄似的长按鸣笛,但车子并未稍进半步。不远处,更多的老年代步车则在学校门口排起了长龙。

每到下午放学时刻,这场由机动车与老年代步车主演的短暂街头“对峙”就拉开了序幕。这些无需上牌,任意切换车道的电动四轮车让交通协管员林诚头痛不已,“大多数是来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他们见缝就钻,也不在意红绿灯,我们也只能尽量疏导”。

6月30日,下午4点10分,马家堡中路与角门北路交汇处,一辆三轮老年代步车无视红灯,径直穿过了路口。此后的一个小时内,有59辆老年代步车从该路口通过,仅有5辆行驶的是非机动车道。部分老年代步车穿行时,其他正常行驶的车辆多会避让,从而引起短暂的拥堵。

今年56岁的陈爱莲也多次享受过这种“礼遇”。“一个是车子很脆,稍微碰一下就出问题,二来,车里坐的多是老人和孩子,所以一些小心的司机都会主动避让。”陈爱莲说,两年前,儿子花两万多元给她购买了一辆老年代步车,这辆车主要用于接送三年级的孙子。“偶尔买个菜,遛个弯,也都是开着它。”陈爱莲对这辆车很满意。“不用考驾照,路边随时都可以停,也不用担心贴罚单,堵大车也堵不住我们。”

为什么没有选择两轮的电动单车,陈爱莲的解释是,为了孩子。“遇上刮风下雨天,路上起码不用打伞,而且冬天的时候车里还有暖气,也冻不着孩子。”对于车子的安全问题,陈爱莲并不担心,她的车子最高时速是40公里,但她一般只开到20多公里每小时的速度。

老年代步车的购买使用者,并非只有老年人,很多无购车指标的年轻人,也将代步车作为了出行工具。家住方庄的小达,就买了辆四轮代步车作为轿车替代品,还将限速取消,加大电瓶容量。

6月27日,记者在京沪高速四环至五环路段还“偶遇”一辆老年代步车,行驶在应急车道上。

根据公安部门的统计数据,近五年来,因低速电动车引起的交通事故83万起,造成1.8万人死亡、18.6万人受伤,引发的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年均分别增长23.3%和30.9%。中国消费者协会在2016年还公布了代步车安全性碰撞试验结果,被测试的“雷丁”、“大阳”、“金马”三个品牌代步车安全系数低,造成人身损害的风险明显。

没有统一生产标准的行业

一位生产厂家的负责人表示,老年代步车的生产并无国家标准,合格证书都是厂里自己定。

包括老年代步车在内的低速电动车质量参差不齐、事故多发,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其没有统一的生产标准。

市民宋先生因怀疑自己购买的老年代步车存在安全故障,将其送到北京市质监局进行质量鉴定。但被告知,老年代步车尚未有国家标准,因此无法鉴定。

2017年1月1日,家住丰台的宋先生在北京世纪丰元商贸有限公司以5180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辆电动四轮老年代步车。“家里条件一般,买不起轿车,就想买辆代步车,当时销售员告诉我,这车有合格证,能上牌照,也就买了。”

6月28日,角门北路,电动车销售店将几辆待售的老年代步车停放在路边,以躲避工商部门的禁售检查。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没承想,新车到手一个多月,便因为刹车问题撞了人,“那天我一直踩刹车,后来虽然刹住了,但还是撞到了人,幸好不严重,人家也没怎么计较。我当时就发现这个车的刹车不灵敏,而且刹车的时候会向一边偏。”宋先生告诉记者,除了刹车问题以外,这车还存在遥控车锁不灵敏,车身异响等问题,哪怕厂家几次维修、更换零件以后,刹车问题依旧没有解决。

6月29日,记者在宋先生家见到了这辆“大阳”牌老年代步车,两门四座,不管是刹车油门、仪表盘、倒车影像,还是收音机、空调、电动车窗、安全带,应有尽有,看上去就是一辆迷你版的小轿车。

记者注意到,在仪表盘中,可以看到行驶公里数,这辆买了一年半的老年代步车,只跑了569公里。宋先生告诉记者,自从发现了这车的刹车不灵敏,此后就一直在和商家进行协商维修,自己根本不敢开,“这五万块钱就是白花了,心疼。”

宋先生出示的整车合格证显示,该车实为“大阳牌蓄电池牵引车”。而在该车的购车发票中,名称一栏又写作“休闲专用车及其零附件”。

宋先生告诉记者,因为这辆车的问题,自己已经前前后后和厂家浪费了一年多的时间,“我当时想找市质量监督局去做鉴定,但是人家说这种车就没有标准,没办法鉴定。”后来宋先生又将此事投诉到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丰台分局方庄工商所曾为宋先生和店家进行过调解,“店家说这车只要能刹住车就没有问题,所以只能是按二手车回收我的车,我就没有答应。”

记者调查发现,老年代步车在销售时都附有一份车辆合格证书,但每一种品牌的合格标准却不一样。

宋先生所购买的车辆生产合格证显示,“本车符合Q/MLJ170004-2015《大阳低速四轮电动车》的要求,准予出厂”。海宝牌老年代步车则更简单:“本产品经过检验,符合Q/1321BS002-2016《电动三轮车》的要求,准予出厂。”记者查询发现,这些均非国家标准。

“这个行业没有标准,每家都有合格证,但合格证书都是自己厂里定的,真正合不合格只有厂家自己知道。”一位老年代步车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一位南昌的四轮代步车厂商表示,目前对于四轮代步车国家并无相关标准,各个厂商按照各自的经验做。“以前做电动车的,就按电动车的经验来,做摩托车的就按摩托车的标准来生产。”

禁售后商家销售转入“地下”

一位销售商称,北京超标电动车禁售后,客户只能私下联系,交完定金直接从厂里发货。

6月份,北京市工商部门对电动车经营商户全面开展行政指导,逐一入户进行政策法规宣传,提醒经营者主动采取措施,立即停止销售违规电动车。7月起,对仍在违规销售电动车的商户,工商部门将依法严厉查处,情节严重的将被吊销营业执照。

昨日上午,市工商局对全市销售电动车的经营者开展集中执法检查,对线上线下违规销售电动车行为进行查处,关停无照经营64户,发现违规销售行为5起,立案2起,查扣违规电动车104辆。

记者探访多家老年代步车店铺发现,所有门店均签下不再售卖老年代步车等违规电动车的承诺书,但部分门店负责人表示,7月1日后仍可购车。

6月28日,在丰台区一家电动车销售门店的展示区,记者并未看到有老年代步车。该门店王经理在反复确认过记者的购买意向后,带着记者走到了马路对面。王经理指着路边几辆不同型号的老年代步车表示,“这些都是我们的”。为何不放在店里销售,“这两天查得紧,车放在这里主要是为了规避风险”,王经理说。

据王经理介绍,这几款车型中,时速最高的可达50多公里,改装后还可提速。“我们给你改控制器,时速能跑60到70公里。”王经理说。同时,他表示还可以通过更换容量更大的电瓶,最远续航里程可以达到120公里以上。价格在30000元到50000元不等。

调查中记者发现,虽然品牌各不相同,但这些老年代步车的最高设计时速大多都在50km甚至更高。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最高时速超过20km即可认定为机动车。

7月1日后是否还可以购买,王经理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但“只有三包,没有购车合同”。

6月29日,在北京世纪丰元商贸有限公司,记者看到不少工作人员正在将销售区的20多辆老年代步车调离。崔经理表示,“禁售后看车只能私下联系,但不影响购买,可以随时从厂家调货”。

在探访中,“不用上牌、无需驾照、操作简单”成为经销商们推介老年代步车的共同卖点。也有商家借禁售的名义趁势营销,一位经销商告诉记者,“再不买过两天就没得买了,这两天很多客户看完后当场就订购了”。

“禁售对我们来说其实是好事。”北京某老年代步车公司负责人张先生告诉记者,该公司位于北京新发地汽车交易中心内部,而其生产厂址则在山东德州市。“禁售把这些路边门店的经销商卡死了,但工商部门很少来这里查,我们的市场空间其实是更大了。”张先生说。

据其介绍,公司每年线下零售量在1000台左右,每天可生产20辆左右。禁售之后,仍可正常购车,只是需要提前订购。“这个行业没有标准,你现在做都可以,合格证书都是自己厂里定的,跟汽车不一样。”

“逐步建立老年代步车退出机制”

在今年的北京两会上,政协委员梁红秋提出探讨老年代步车退出机制,建立回购和报废政策。

禁售之后,老年代步车该何去何从?

记者注意到,早在去年全国两会,就有32名人大代表联名要求规范“老年代步车”管理。在今年的北京两会上,梁红秋委员也提出,“老年代步车”存交通安全隐患,应加强规范管理、监管力度以及管理措施。

梁红秋建议称,应加强“老年代步车”的规范管理、监管力度以及管理措施,如对技术、路权、年龄、安全标准等方面做出规范,并采用传感器、控制器、执行器等智能技术保障行车安全。其次,要加大治理违法现象,参考路面管理配套法律与政策,对无牌照、无驾照、违反规定上路的司机依法查扣,追究法律责任。对违法销售“老年代步车”的机构进行行政处罚并吊销执照,从而在一年内逐步取缔北京市非法上路的“老年代步车”。

6月28日,天坛东门辅路上,一辆老年代步车正在逆行。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建议中,梁红秋还提出,探讨非法老年代步车退出机制,建立回购和报废政策。明确执法主体,打破监管盲区,避免公安局、交管局、城管等多部门多头执法。建立诚信档案,对违法驾驶和销售“老年代步车”的违法违约不良行为纳入公民信用档案。

梁红秋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提出这一建议,是因为平时生活中经常可以见到此类三轮或者四轮的老年代步车,占用机动车道、闯红灯、逆行、拉私活,小区里私拉电线进行充电,都是常见的问题,“我也见过一些老年代步车和汽车发生交通事故的,此类事故在处置和赔付问题上都很难处理。”

梁红秋表示,老年代步车首先应该从法律层面有明确的界定,到底是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其次便是对应的路权问题,如果是非机动车,那么便不应该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禁售以后,对市面上已经购买的市民,也应有对应的退出机制,“很多老年代步车,都是一些厂家自己制作的,并没有明确的质量标准。禁售以后可以让市民换购符合质量监督标准的、智能性的车辆,这种车辆可能价格会更高一些,但是这也是出于安全考虑。”

除车辆本身的质量问题,梁红秋还认为应该对驾驶员本身有所限制,“老年代步车的驾驶员基本都是老年人,那么对于年龄是否有上限规定,老年人本身的身体素质也应有相应标准,比如需要医院提供相应的体检证明,证明驾驶员的身体条件是可以驾驶车辆上路的,包括驾驶员本身的培训问题,这也是对老人本身的一个保护措施。”

北京易车公司首席汽车知识专家陈刚认为,老年代步车问题,除堵以外更应该疏,禁售以后,如何对该行业进行有效监管,以及老年代步车的行业标准,都应尽快出台。

陈刚告诉记者,老年代步车的出现,实际上是因为很多老年人有外出需求,应运而生的一个产品,但因为这种车辆一直以来没有明确归属的行业和监管部门去对其进行管理,才造成市面上一些乱象。

在陈刚看来,禁售之后应该尽快跟上的是如何监管,有效的监管和管理,才能让这个行业良好地发展,并且满足老年人的上路需求。

“现在很多老年代步车的时速是很快的,那么车辆本身的安全问题、制动问题,也需要对应的行业标准。有时候一些老年人为了能开车上路,还会去挂假牌照,这都是问题。”除此之外,陈刚也表示老年人在驾驶车辆以前,应该有相应交通安全方面的培训,以此来加强出行安全。

A06-A07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飞翔 刘经宇 裴剑飞 戴轩

本文来源:新京报编辑:高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