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又是一年高考时

发布日期:2018-06-05 19:04
20

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高考就在那里,还在那里。黑色的高考,瓷器的高考,笼罩过多少颗明媚的心,解放过多少个潮湿的梦。

高考,是一种秘符,隐藏在每个向上生长的骨缝,高考,是一根铁轨,蜿蜒着伸向不定的路径。多少年过去了,还有人在梦里梦到试场,笨秃的笔怎么甩也甩不出纯蓝的墨水,多少年过去了,墨水消失,签字笔粉墨登场,但无论如何华丽转身,梦中的高考,仍然有写不出的万般忧伤和惊恐。

高考,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有人站起来,有人倒下去。站起的人,他们身后也站起了天空的蔚蓝和草场的青碧,站起了父母的傲娇和家族的荣光。

倒下的人,他们可能从此,从此就匍匐成一棵被暴雨击打过的草,一棵甚至被扭断了脖颈的花。即使这样,高考,依然仿佛是不可以轻易辜负的书籍和美食,众多的脚步趋附它,众多的目光投向它,仿佛唯有朝圣,才可以完成人生最好的加速度。

于是,爱也高考、恨也高考、成也高考、败也高考。一座城,仿佛是天空的飞翔,也是鬼谷的沉潜。于是,一个没有经历过高考的人,有的或许只是不曾被炼狱锻打和提升的人生,是另外一种不可言说的情绪和遗憾。

然而,高考并不是人生唯一的筹码,即使内页残缺,依然可以以撕纸的艺术完成另一种图腾和升华。

也许有人说,一个没有经历过高考的人,是一种没有被光合作用和充足晾晒的蔬菜和水果,是一棵没有正确姿势的稻穗和苞谷。

我想说,大树和小草,不是伟岸和卑微的代言,风吹过去,雨打过来,它们都有摇摆,也都有努力端正自己的内心和决心。

大树的理想向上或向下,都是在靠近一种广阔的孤独,只有孤独地靠近地心,才可以高远地放目于蓝天。而小草,它生来就要成为大地的内衣,用微小的力量和细碎的覆盖努力阻止大地在风声中裸奔。

高考下的人生,譬如大树,譬如小草,都在用自己独有的密令,回禀着人生这一道别样的诏书。又是一年六月时,我愿那些在烈日下奔跑的孩子,不要把高考当作头顶的剑柄,而要将其当作高挂在六月里植物的灯盏。

六月之后,七月、八月,以及后来更多的时间,更有时光辽阔,容我们慢慢卸下背上的芒刺,抬高身体里的虫鸣。

我愿六月归来,不是笔尖寒冷,而是笔尖轻软。

我愿亲爱的孩子们走上高考或走下高考,都能静看落日浑圆,静等剑起鸡鸣。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榆林网编辑:贺杰慧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