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新闻 > 社会民生 > 正文

一个劳模的”成长日记”

在神东煤炭集团,有一个“林劳模”,干起工作来没有丝毫懈怠,而且一干就是几十年。他叫林伟杰,曾连续三年被单位评选为劳模,为此还登上过人民大会堂领奖台,也收到过单位奖励的别墅。

50岁的林伟杰个子不高,人也瘦,额头上有不少皱纹。坐在神东矿业服务公司供应部办公室桌前,他细细盘算起多年前的往事,仿佛还历历在目。

赤脚片子跑沙梁,最早扎根矿区的大学生

1986年,林伟杰毕业于巴彦淖尔盟教育学院,是第一批投身矿区建设的大学生之一。住帐篷、烤火炉,风餐露宿搞测量,没明没黑干调度,倾心尽力做后勤,一晃就是几十年。他说:“那时候觉得苦,但很快乐,也没有一个人喊‘啊呀呀咋这么苦’。”几乎每年当先进的他,还有幸去当时的北京煤炭管理干部学院脱产学习了两年。单位提供了这么宝贵的深造机会,林伟杰当时没想到。

1995年正月十六,林伟杰至今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去北京的日子。“什么都稀罕,到了大城市开阔了眼界。”学校专门为来自矿区的学生成立了一个班,他是班里最小的,却是最勤快的。

“既然公司让你出来学,就要抓住机会好好学。”凭着这个朴素的念头,林伟杰很刻苦。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跑步后,把前一天学的东西背会,预习好当天的内容之后,便跑上跑下给大伙壶里打满热水,还会挨个叫醒6个宿舍的同学起床。时间在充实的学习中过得很快,1997年毕业后,他又回到矿区,在原东胜公司小区工程管理所做管理工作。

勇于啃下硬骨头,连续三年获评企业劳模

2000年3月10日是原神东发展公司成立的日子,从这天开始林伟杰就干起了调度工作。万事开头难。筹建初期,各方面不成熟,问题多,领导安排林伟杰干调度就是考虑他能啃下硬骨头。

时间紧、任务重、人手少,3名调度员负责整个后勤调度系统,不敢有丝毫懈怠。一到有抢修,林伟杰总是第一时间去现场。起初四五年,他从来没有双休过,也没请过一天年休假。干调度时林伟杰还练了个绝活,调度工作中常联系的电话,随便哪个都能脱口而出,差不多有400个。当时公司里流行一句“谁不知道电话问伟杰”,其实哪里是他有啥妙招,只是打多了就记住了。

当时管网设施问题也较多。有一年冬天,上湾主管路跑水厉害,其他调度员还要当班。林伟杰70多岁的老母亲那几天连续高烧不退,大哥急得打来电话,他没回去,一直蹲守抢修,直到收拾好。说起这事林伟杰有不少歉疚,“人上了年纪,好多事情说不来,问题解决后回去看了老母亲,其实也挺后怕的。”

跟他共事过的人都说他厚道。单位同事开玩笑叫他“林劳模”,因为他大大小小获得的奖励有近百项。2003年10月,因为连续三年被评为劳模,公司奖励了林伟杰一套别墅,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还作为集团评选的劳模代表去人民大会堂领奖。“进场时很紧张,腿有点抖,咋也没想到,干后勤也能到人民大会堂领奖。”

弄下一身病不后悔,哪里需要调到哪里

林伟杰干的是调度工作,经常是24小时连轴转,节假日他又让家远的同事回家,自己却坚守岗位。那么紧张的情况下,他们还琢磨建起一套调度制度、规范,为后来的后勤调度打好了基础。林伟杰对此解释说:“咱农村人出身,不怕苦、不怕累,性格决定我三天的活恨不得一天就干完。”

由于长期劳累过度,加之用眼过度,林伟杰的身体终于吃不消了。起初他感到左眼皮不由得跳,但不疼不痒,没当回事。后来疼得抽开了,有时候连整个脸部、左手臂也带动得抽。林伟杰就近找了个赤脚医生,诊断说上火了,吃了20多天泻火药,越吃越厉害。实在没办法又去大点的医院看,断断续续吃药治不了本,再后来已经不好治了,医生让他考虑做开颅手术,“当时专家诊断说是用眼过度、长期休息不到位引起的。”

这么多年,林伟杰一直在吃药,医生建议他住院长期治疗,他拒绝了。有人跟他说,住院才给报销了,但他从未朝这方面想,即便想了,他也没时间住院,总是惦记着工作。如今,家人和同事早习惯了这样的老林。只是看到他眼睛抽动严重时痛苦的情形,家人心疼极了,忍不住埋怨他“把自己弄了一身病”。

“不后悔,真的不后悔。”林伟杰说,“回过头想想,年轻时风风火火,并不是为了希望得到什么奖励。这些年,哪里有需要组织就把我调到哪里,我完全服从组织的安排。这也是我对青春和事业最深的体悟,并为此深感自豪!”本报通讯员张小艳 王玉丽

责任编辑:高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