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新闻 > 陕西新闻 > 正文

陕西逆城镇化观察:逆城镇化,加速乡村振兴

核心提示: 有的村民正在思量着用这样的养殖方法去养鹅养鸭…… 看着养殖场里一只只活蹦乱跳的土鸡和一篮又一篮土鸡蛋,周斌智对未来充满信心:“我要带领更多的当地村民发家致富,让城里人知道,农村也是块投资热土!”

逆城镇化将带来城市与农村之间人口和生产要素频繁的双向流动。城市和农村都将获得平等发展的机会,最终实现城乡融合发展。

陕西逆城镇化观察之一——逆城镇化,加速乡村振兴

礼泉县西张堡镇白村新型农村社区因建设成效显著,被确定为城乡发展一体化试点示范社区。

记者 沙莎

“一方面要继续推动城镇化建设。另一方面,乡村振兴也需要有生力军。要让精英人才到乡村的舞台上大施拳脚,让农民企业家在农村壮大发展。城镇化、逆城镇化两个方面都要致力推动。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也不能衰落,要相得益彰、相辅相成。”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逆城镇化的重要讲话,为中国城市和农村的发展开启了全新的路径。

陕西省新型城镇化和人居环境研究院副院长范晓鹏说:“逆城镇化不是简单的农民工返乡或是城里人进村,而是城镇化进程的一个更高层次。”陕西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陕西城镇人口为2178.15万人,全省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56.79%。对于占全省人口数量一半以上的城镇人口,乡村到底意味着什么?逆城镇化又会给城市和乡村带来什么变化呢?

1 稀缺资源 乡村成为许多人向往的地方

30年前,多数中国人都在想尽办法进城。赵一丁却带着从泰国赚取的大量资金回到中国,并将脚步停在了永寿县。

经过多年的考察、思考与研究,2002年,赵一丁投资3亿元在永寿县等驾坡村建设了黄土地绿色生态观光园(以下简称为“黄土地”),将生态环保理念融入旅游业,这在当时是不多见的。

“黄土地”的建设理念是,不破坏一草一木,依山就势,因地制宜地创造出更适于人类聚居的环境。在赵一丁的构想中,“黄土地”的房子是生长在土地上的“会呼吸的建筑”。“黄土地”的设计方案曾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办的2000年全球千禧年环境设计大赛的“杰出方案奖”,这也是当时我国唯一的获奖作品。“我当年就把这片黄土地当作最珍贵的资源。我想用事实证明,人与自然可以和谐共生。”赵一丁说。

十几年过去了,无数人来到“黄土地”。联合国副秘书长阿奇姆·施泰纳评价“黄土地”说:“新型的凹穴窑居,不破坏农田,土地可以得到立体利用。它更生态、更节能、更环保,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典范。”绘画艺术大师吴冠中认为:“黄土地”是融入自然的,窑洞是在做减法,是在向地下要空间,是天人合一人类聚居理念的最高境界。

然而,实现这样天人合一的梦想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当年本报的一篇报道评价赵一丁是普罗米修斯式的先驱者,而赵一丁的经历恰恰印证了这个评价。

“黄土地”建起来了,却有人跑到园区里偷装饰用的篱笆,说“冬天缺柴烧火”;也有村民在园区草地上放羊,说“这里放羊比较凉快”。

“为什么回到农村这么难?”赵一丁常常会想这个问题。农村的贫穷和落后是最重要的原因。怎么办?赵一丁决定帮等驾坡村的村民改造自家小院发展旅游,帮村子兴建小学,邀请村民到“黄土地”参观,给他们讲发展旅游的好处。

今年63岁的孙宏福原先在村子里办了个农家乐,但几乎没有什么生意。在“黄土地”相关负责人的帮助下,他把农家乐改造成青年旅社。“从家具到窗帘都是‘黄土地’的人给买的,他们还教我如何接待,如何跟游客说话。我在2017年下半年把青年旅社改造好,才半年时间就挣了2万多元。”孙宏福高兴地说。

“黄土地”与当地村民的磨合,从一个侧面显示出逆城镇化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长期进行农村问题调查的西北政法大学法学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廉高波分析说:“这些都是正常的。长期以来,中国的乡村都处在一个较为封闭的环境中。外来事物的进入必然会改变原先的生活状态。这就像加入了催化剂,在引发各种激烈的社会反应的同时,也带来改变。这种改变是正向和积极的,它避免了农村因固步自封而走向凋敝。”

“农村将来会成为稀缺资源,会成为城里人向往的地方。”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在两会上答记者问时说。

那么,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选择去农村呢?

4月8日,人们在平利县长安硒茶小镇的广场上跳舞。

2 去或不去 都是城镇化进程中的必然

为了能在农村有所作为,马永红曾打了全国第一例大学生争取选举权的官司。

马永红现在的身份是西北政法大学法学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同时也是陕西益路人公益服务中心的创办人。但是在10年前,他最大的愿望是当一名“村官”。

“上大二的时候,很偶然的一次机会让我去农村做公益,之后我就爱上了这件事。后来我休学回到自己家乡洛南县麻坪镇合兴村支农支教,当时我就在想,既然村民们想让我做事,我何不自己竞选村干部。投票结果出来,我的选票超过原村委会主任。可当地政府认为,我是非农业户口,没有当村干部的权利。于是我打了全国第一例大学生争取选举权的官司。官司虽然赢了,但是“村官”终究没当成。原因是我当时还未大学毕业,不适合担任村干部。”马永红笑呵呵地说。

马永红后来一直致力于让更多的人关注农村,关心农民。“爱故乡计划”是他这两年投入精力较多的一件事。这个活动是由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等单位联合发起的,目的是以故乡情怀整合本土资源,让公众参与美丽乡村建设,重塑乡村的活力与魅力。2016年,这个活动在洛南县启动。

“‘爱故乡计划’评选出很多从城市回到农村并有所建树的人。他们给农村带去了改变,也让自己的事业获得了新发展。”马永红说。

马永红还在西北政法大学新农村研究中心参与了陕西新生代农民工生存状态调查。在为期3年的调查中,他与许多进城务工人员成为朋友。他通过调查发现,贫困已经不是农民外出打工的主要原因,大城市的诱惑和村庄舆论压力成为主要原因。

“进城或回乡都是正常的。多元化的选择才显示出社会的包容和时代的进步。问题的关键是,不论是农村和城市都要做好准备。城市要保护好进城务工人员的权利,农村要通过土地确权等方法做好接纳致力于乡村建设的人们的准备。”马永红说。

马永红将选择回到农村的人分为五类。第一类是新农人,懂技术、爱农村、熟悉互联网的他们,给传统农业的种植与销售带来全新的方式;第二类是寻求投资方向的资本拥有者,他们的大规模投资,对农业生产方式改变较大;第三类是新乡贤,年轻时在城里担任过重要职位或有很好的社会地位的他们,退休后在农村养老,他们的社会影响力可以帮助推进村庄建设,如修路,建学校等;第四类是拥有较高专业技术能力的人,如建筑师,艺术家等;第五类是农村社工及大学生村官,他们会带去全新的理念和新的知识。

惠海峰、汉宇乐、惠耀峰放弃了在城市的工作,来到三原县柏社村,将当地的地坑窑改造成文化体验小院,在农村开创了新事业。

3 城乡关系 融合发展将成为未来趋势

圈里人都称郑海龙是“古村之友”西北区的“总舵主”,他却说自己其实没做什么。

“古村之友”是以古村保护与活化为使命的公益性社会组织。陕西“古村之友”团队成立于2015年4月11日。韩城市桑树坪镇王峰村、西安市周至县板房子镇清水河村、延安市洛川县高家河村、宝鸡市凤翔县周家门前村,都是陕西“古村之友”团队经常活动的地方。见到郑海龙时,他正在王峰村调研。

走进王峰村,这里有完整的古寨子、古桥。村里干净整洁,村外青山翠岭。该村刚刚被评为省级文保单位。“我们过去经常在韩城一带搞调研,像王峰村这样的古村寨以前有很多,现在越来越少。我们竭力去保护,但还是阻止不了很多古村的消失。所以我真没做什么。”郑海龙说。在城市扩张的过程中,逐步消失的农村精美建筑、浓浓的乡情和传统的乡俗让郑海龙深感遗憾。

“城市和乡村过去往往陷于二元对立的局面,似乎城市要扩大,就要牺牲农村。事实上,这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范晓鹏说。

在陕西省新型城镇化和人居环境研究院的《陕西省新型城镇化发展报告》中,一个关于袁家村的调查显示了逆城镇化给城乡融合发展带来的可能。

袁家村在达到一定规模后,先后进驻西安曲江银泰、小寨赛格等大型商场,而这些“城中袁家村”的持股人是袁家村的村民。同时袁家村以“企业基地 农户”的模式,先后在兴平市、泾阳县、三原县等地建立了农产品供应基地。面粉和油泼辣子等十几种农副产品直接卖到城市。

韩城市党家村在做好古民居保护的同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来这里旅游。 本版图片均由本报记者 刘强摄

与此同时,西安市、咸阳市,还有礼泉县至袁家村的公交专线已经开通;目前已有14家酒店进驻袁家村;银行、电信、邮政等陆续进入;礼泉县的敬老院、礼泉中学都规划在袁家村附近。

在这里,城市与乡村已然融合,城市优质的资源与乡村舒适的环境形成了共享的状态。

“逆城镇化不是城镇化的反向运动,而是城镇化发展的一个新阶段,是更高层次的城镇化。”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简新华这样评价逆城镇化。

“逆城镇化并不能保证所有的村庄都不消失,也很难完全解决‘空心村’问题,但可以使留下的村庄更有价值,更具活力,更能承载传统。逆城镇化会带给乡村一种更高层次的振兴。乡村不再需要竭力模仿城市的生活,而会形成属于自己的生活。城市和乡村之间,从人到物最终可以平等地交流。”范晓鹏说。

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乡村田园梦。在这个梦里,我们可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可以“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也可以“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这样的乡村之美,谁能拒绝呢?于是,美丽乡村开启了城里人逐梦的旅程。

陕西逆城镇化观察之二——城里人下乡,发现乡村之美

 

图为无人机俯瞰棣花古镇,风景如画。 记者 刘强摄

城市有高楼大厦,农村有青山绿水;城市有先进文化,农村有历史传承;城市有梦想和机遇,农村也有广阔天地,可以大有作为。乡村之美正在让农村成为都市人的向往之地、圆梦之地、创业乐园。

1 恬静之美 问余何意栖碧山

在宝鸡市太白县有这样一个村子,它地处秦岭腹地,远离都市喧嚣,依青山傍绿水,一年四季草木长青。它有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下白云村。

独居在下白云村的杨正鲜老人今年81岁。他的3个儿子和4个女儿如今都已经在城里买了大房子,也都曾多次要接老人去城里享福。但在杨正鲜眼里,住在下白云村才是真正的享福。

“住在下白云(村),天天呼吸的是最清新的空气,喝的是太白山纯净的山泉,吃的是自己亲手种的雪域蔬菜,每天叫我起床的是小鸟们。这样的神仙日子,城里可万万比不了!”5月15日,杨正鲜对记者说,“人年龄大了,就喜欢清静。现在的日子啥都不缺,儿女们也都不用我操心。所以我哪儿也不去,这辈子就在这儿安心养老啦!”

有客人上门拜访,杨正鲜显得很兴奋。一盏茶过后,他十分热情地拉着记者参观他的花园和菜园。在杨正鲜的院子里整整齐齐地划出了两片地,一边种的是他从山里移栽回来的各色花卉,一边是绿油油的菜地。他说:“这两年政府给我们村子改善环境,把以前的臭水沟变成了清澈的小河,把以前的垃圾场变成了绿树成荫的园林。再过一个月我这些花就都开了。‘出门是公园,进门是花园’,说的就是我家!”

5月15日,杨正鲜老人正在收拾自己的小花园。 记者 张江舟摄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刻在下白云村一块大石头上的这首李白的《山中问答》,写出了杨正鲜老人的心声。而杨正鲜怡然自得的生活,正体现了美丽乡村的资源优势。

据了解,借助美丽乡村建设的东风,下白云村彻底整治了村容村貌,为村民营造了卫生、整洁、美丽的居住环境。为了帮助村民增收致富,村上组织村民发展生猪、中华蜂养殖和中药材种植产业。腰包慢慢鼓起来的村民们如今又摩拳擦掌地准备发展旅游业。

“城里人听说了下白云村的好,都开着车过来游玩。我们村以前根本没有农家乐,那些游客晚上不想走,就纷纷借宿在村民家里。村里人也都是拿出崭新的被褥招待客人,这让游客们赞不绝口。”下白云村党支部书记齐永丽说,“城里人对下白云村田园生活的向往让我们看到了发展旅游产业的希望。经过近一年时间的准备,我们村的农家乐和民宿客栈下个月就要开门迎客了。有党和国家的好政策,有各级各部门的大力支持,再加上我们自己的辛勤努力,下白云村人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红火!”

5月16日,在马咀村的美食街,每一个集装箱就是一家店铺,造型设计十分新颖。 记者 张江舟摄

2 创意之美 农村人玩转“涂鸦文化”

你印象中的陕西乡村游是什么样的?

“采摘 农产品”“石磨 土坯房”“皮影 秦腔”“肉夹馍 凉皮”?

铜川市耀州区石柱镇马咀村的村民们把乡村游“玩”出了新花样。他们说:“我们打造的不是乡村游,我们要建设的是‘国际先锋潮流文化集中地’。”

5月16日,记者驱车从西安前往铜川。刚过铜川新区不久,在G65W高速公路旁,一座巨大的“空军一号”飞机模型和一座“辽宁号”航空母舰模型映入眼帘——马咀村到了。

马咀村的名字“土气”,但马咀村人干的事情让人不得不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声:“洋气!”

巴洛克式、地中海式等5种欧洲建筑风格的几十栋民宿小楼组成了村上的“欧洲风情小镇”。由3.3万条彩色轮胎搭建的“沃特智能轮胎乐园”每逢节假日便成了孩子们玩耍的“天堂”。在“箱涂国际艺术街区”,来自世界各国的涂鸦高手在巨大的集装箱上尽情创作,留下的一幅幅涂鸦佳作成了马咀村时尚、新潮的注脚。卡丁车赛场、弓箭训练营、8D影院、千人宴会厅、户外婚礼草坪、汽车主题餐厅,这些看似完全和农村不搭界的项目在马咀村一一成为现实。

村子里随处可见的街头涂鸦给记者留下的印象最深刻。据介绍,2014年10月,马咀村举办了“华露香堤第一届国际‘乡涂’墙面创意大赛”,邀请来自俄罗斯及国内各地共30位涂鸦爱好者参加。随着大量优秀涂鸦作品的完成,一辆辆旅游大巴带来了络绎不绝的游客。尝到甜头的马咀村人自此每年都会举办涂鸦大赛。来自法国、美国等国以及港澳台地区的大批顶尖涂鸦高手、墙面彩绘大师纷纷报名参加。这个在涂鸦界声名鹊起的大赛和大量留在村里的优秀涂鸦作品让马咀村成了“中国第一灰色涂鸦部落”,更为这里发展乡村旅游留下了与众不同的资源。

一群农村人办旅游,怎么会想起走国际潮流文化路线?

“全国各地都在办乡村游,但民俗的东西就那么多,同质化太严重。现在我国的消费主力已经变成了‘80后’‘90后’人群,国际先锋潮流文化对他们的吸引力很大,我们的受众定位就是他们。而且,独树一帜的发展主题也有利于让我们在众多乡村游中脱颖而出。现在看来,我们当初的路线选择很正确。”该村党支部书记李云南说。

“我们发展旅游业的初衷是要帮助村民增收,让村子兴旺发展。这个小目标现在已经实现了。同时,我们也用实践证明,农村发展旅游业不是只有一种模式,农村人也可以学习、参与甚至引领潮流文化。”李云南说,“我们的脚步不会停下,马咀村的发展目标是要打造‘国际先锋潮流文化集中地’。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加强学习,同时我们也需要吸纳更多敢想、敢干的年轻人才和团队加入我们的行列。我相信,马咀村的未来一定会很精彩!”

5月17日,雷晓辉向记者介绍如何将传统的大棚打造成私人定制式的菜园。 记者 张江舟摄

3 梦想之美 探索建设“田园综合体”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乡村田园梦。在那个梦里,我们可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可以“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也可以“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但现实是,我们每周带着家人驱车前往农家乐,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短暂体验总让人意犹未尽。

怎样才能让都市人在乡村切实找到归属感?怎样才能将都市人长留在乡村的土地上,从而帮助、带动农村发展呢?

“要让都市人和这片土地发生关系,和这片土地上的人紧密联系,这样才能真正让都市人融入农村的发展。建设‘田园综合体’就是一种很好的实践。”中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雷晓辉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2015年,西安市周至县尚村镇张屯村与中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合作,以土地流转的方式将村民土地交给企业经营。3年过去了,企业的强力加盟让张屯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子变美了,村民变富了,村民们平日里思考的事情也从“如何多打几斤粮”变成了“什么是‘田园综合体’”。

201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首次提出“田园综合体”的概念,指出“支持有条件的乡村建设以农民合作社为主要载体、让农民充分参与和受益,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通过农业综合开发、农村综合改革转移支付等渠道开展试点示范”。

随后,全国各地纷纷围绕落实该文件精神探索建立“田园综合体”,张屯村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的‘田园综合体’采用‘城市人 贫困户 合作社企业’模式,会员解决了资金来源问题,贫困户村民负责劳务环节,集体经济成立的合作社负责土地和服务环节,企业统一运营。这样的运行模式,可以真正带动集体经济发展,助力脱贫攻坚。”作为张屯村“田园综合体”建设的重要参与者,雷晓辉介绍说,“以正在进行的蔬菜大棚项目为例,公司负责在流转土地上建设蔬菜大棚,并将之投放到市场,租给城市人。当地贫困户在大棚工作,每月有固定的工资收入。大棚里的所有产出归会员所有,可用于自己消费,或交由公司代为销售。大棚所有日常维护工作由合作社负责,合作社向会员收取相应管理费。城市人收获田园梦,贫困户能增收,集体经济能壮大,企业获得大发展。这是共赢!”

按照雷晓辉的构想,目前这个项目只是“田园综合体”的一个雏形,利用架空设计,充分运用土地上方的立体空间建设民宿、发展多层立体无土种植、配套建设“共享空间”等,将在下一步发展中探索。

尚村镇党委书记庞秋红说:“农村要发展,资金、人才、先进的理念都是我们需要的。‘田园综合体’是一个新概念。目前全国各地都还处于探索阶段,我们也在不断学习相关知识。浙江、四川等地建设‘田园综合体’的探索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经验。下一步,我们将结合本地的实际情况,给予这个项目最大程度的支持。” 记者 张江舟

对农村来说,逆城镇化意味着巨大的发展能量,意味着有生力军进入这方广阔天地,有更多的企业家在乡村壮大发展,有更多的精英人才在乡村的舞台上大显身手。

陕西逆城镇化观察之三——精英下乡,汗水挥洒乡村

2017年10月11日,桂建芳院士(左)为院士工作站揭牌。 资料图片

城镇化不应以农村的衰落为代价,已经成为社会共识。打破城乡二元结构,借助逆城镇化的力量发展农村,是乡村振兴的最佳机遇。

资金、技术、政策都是逆城镇化的要素,但最根本的要素是人才。只有人才,才能从根本上带动、引领农民致富,不断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

在陕西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有的把先进理念和优秀项目带回家乡,有的带着梦想和信心去他乡谋划发展产业。尤其令人可喜的是,一些国家顶级科技精英也来到陕西,为陕西的乡村振兴增添动力、注入活力。

1 “咱村要来院士了!”

“咱村要来院士了!”这是镇坪县城关镇新华村一组村民今年谈论最多的一个话题。

村民们也说不清院士这个“官”到底有多大,只知道这样的人物在全国都罕见,一般都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工作。院士要来自己的地盘上搞科研,这可是个值得他们反复“咀嚼”的事。

村民们说的院士名叫桂建芳,是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鱼类发育遗传学和遗传育种工程,曾获科技部“国家重点实验室计划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桂建芳到新华村建立工作站,看中的正是这里的区位优势和自然科研条件。镇坪县的高海拔地区水资源丰富,为高山冷水鱼养殖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桂建芳及其团队要攻克的正是高山冷水鱼养殖繁育技术难题,在镇坪县形成具有国际或国内领先水平、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研成果。

据了解,该科研项目将帮助镇坪县建立多鳞铲颌鱼种源保护和人工养殖基地,提高多鳞铲颌鱼养殖和繁育能力。工作站还将通过对鱼类原种保护和快速扩群,开展野外增殖放流,以恢复野生资源,提升南水北调水源地的生物多样性保护水平。

工作站设立在新华村的最大意义,是通过“传帮带”,将院士及其团队专家的科研思路、理念、方法传授给本地人才,培养锻炼一批当地技术人员,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服务。

桂建芳院士工作站的设立,也为新华村的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目前,3.5公里的公路已经通车,4万平方米的商品鱼养殖区已建成,1200平方米的自动孵化控温车间和1300米的防洪河堤正在建设。眼看着院士工作站一天天建成,村民们的发展信心也更加坚定。

在陕西,像桂建芳院士及其研究团队这样的精英在乡村舞台上大施拳脚的案例还有很多。陕西各地在落实乡村振兴战略中,十分重视发挥人才的作用,都在探索建立激励机制,吸引精英人才到乡村发展产业。可以预见,精英人才在陕西的农村发展创业,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领农民迈入全面小康社会的例子会越来越多。

王浩春在大棚里展示他培植的食用菌。 记者 董渺摄

2 “带领家乡父老奔小康”

5月的陕北,生机盎然。绥德县名州镇高舍沟村的一大片厂房里,一丛丛食用菌长势喜人。这个食用菌生产基地就是5年前返回本村创业的青年王浩春创下的“恒业”。

1991年出生的王浩春,16岁就背井离乡外出谋生,凭借自己在城市的多年打拼,赚到700多万元。这笔钱对一个“90后”的男孩子来说,足以在城市生活得有底气,也有资本把事业干得更大更好。然而,在城里事业蒸蒸日上的王浩春,每次回到高舍沟村,看到家乡人依旧过着贫穷的日子时,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

2013年5月,王浩春毅然放弃外面风生水起的事业,回到家乡高舍沟村,全力带领乡亲们致富。

究竟创啥业?在一次外出考察中,王浩春意外发现食用菌市场前景广阔,而且该产业需要大量劳动力,还可以解决一部分村民的就业问题。

然而,光靠解决就业还不足以让村民致富,他既然放弃城里的大好发展前景回乡创业,就得闯出名堂来,就要让乡亲们的钱袋子鼓起来!食用菌种植产业如何让村民获利,王浩春动了番脑筋。经斟酌,他决定采用“合作社基地 农户”的生产模式搞食用菌种植,并拿出全部积蓄启动了项目。

一块1.3万平方米的河滩地,成了王浩春返村后最初的创业舞台。他成立了绥德县韭园沟恒业现代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注册了恒业农业科技公司。

创业初期,由于液体菌种培育难度大,工作人员缺乏经验,常常出现菌丝体发育不成熟,培养料碳氮比失调、酸化等问题,令王浩春感到苦恼。“可乡亲们还没致富呢,怎能轻易收兵!”凭借着要带领乡亲们致富的初心,王浩春的选择是干下去!为此,他多次从中国农业大学、山西农业大学等高校聘请专家到现场指导,解决技术难题。

现在,恒业农业科技公司每天生产新鲜食用菌7000公斤,实现销售额8万元左右,还为越来越多的乡邻提供了就业岗位,目前共有300多名农民在公司工作。

对于高舍沟村的村民来说,王浩春不仅为村子带来了资金和技术,还带来了发展的希望。“在这里干活环境好,也不是特别累。我以前也想过外出打工,现在好了,在家门口就能挣到钱,还能照顾到家人,真是不错!”马连沟村的薛大妈乐呵呵地说。

“我会坚持自己的食用菌种植事业,不忘创业初心,继续带领家乡父老奔小康。”王浩春信心满满地说。

周斌智在养殖场。 记者 董渺摄

3 “农村是块投资热土”

一走进铜川市宜君县云梦乡刘家埝村庙上组,阵阵槐花香就扑鼻而来。穿过大片的槐树林,桑园、桃园、苹果园映入眼帘,不少游客正在林中采摘、玩耍。林子里还有很多散养的蛋鸡,足有2万多只!原来,这是一个“环境天然、食品天然、趣味天然”的原生态养殖园。

看着自己的这片产业,48岁的周斌智欣慰地说:“刚到这里创业时,我也遭受过‘鸡飞蛋打’的打击,但为了自己的绿色梦,为了村民们我坚持下来了。”

周斌智本是一个生活在铜川市区的城里人,从事过餐饮、煤炭运输等行业。看到城市环境污染问题越来越严重,绿色食品的市场需求越来越大,他产生一个想法:到农村去搞绿色生态养殖。

2011年夏天,周斌智卖掉自己经营的3辆运输车,在刘家埝村承包了13.3万平方米荒坡地,投资100万元建设养殖场,成立了宜君县宇谷养殖专业合作社,发展种植、养殖业。

农村对周斌智来说,是个有吸引力的地方。他不仅热爱农村,也喜欢这里淳朴善良的村民。他邀请当地村民参与自己的合作社,让村民和自己一起实现生态养殖的绿色梦、致富梦。看着周斌智的养殖场发展得越来越好,村民们纷纷入股、入社,争着当工人。

为充分发挥孵化基地的示范带动作用,合作社先后推出“合作社贫困会员户”“借鸡下蛋”“鸡换鸡”等扶贫模式,带动贫困户118户408人进入产业链条,并培育了多个养殖大户。

宜君县有关部门也被周斌智的下乡创业精神所感动,给予了大力支持。2014年,养殖场被宜君县确定为下岗职工创业孵化基地。此后,周斌智先后获宜君县第二届、第三届创业大赛一等奖,铜川市“第二届创新创业大赛”一等奖,“铜川市首届创新创业明星”“铜川市就业创业助力扶贫十大明星”等荣誉。他的养殖场先后被评为市级蛋鸡标准化示范场、铜川市脱贫带动示范户、农村工作扶贫带动示范户、省级就业扶贫基地和宜君县扶贫就业基地。

周斌智喜欢钻研,还十分重视养殖方式创新。他把鸡舍前的槐树林用围栏围起来,让产蛋量高的罗曼鸡在里面自由活动。鸡在林中晒太阳、吃虫子、吃青草,从大自然中获得所需的青饲料和蛋白质。周斌智还在林子里装上音响,每天定时播放舒缓的音乐。为了保证宇谷牌槐花鸡蛋的优良品质,他每年都要组织员工采摘槐花,烘干装袋,抽真空储藏,并将之作为饲料一年四季给鸡喂养。这些探索,使蛋鸡产蛋量高、食量少,具有比其他品种的鸡更强的抗病能力。

周斌智的养殖方式,打开了村民们的视野,让村民们有了新的生态养殖理念,学会了新的养殖方法。有的村民正在思量着用这样的养殖方法去养鹅养鸭……

看着养殖场里一只只活蹦乱跳的土鸡和一篮又一篮土鸡蛋,周斌智对未来充满信心:“我要带领更多的当地村民发家致富,让城里人知道,农村也是块投资热土!” 记者 董渺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