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走进,才能读懂榆林

发布日期:2018-05-18 18:20
81

1

滨河风光

在微醺的晨光中走过一条老街的小巷,在向晚的黄昏里行过一座沧桑的石桥,在洒满阳光的窑洞前遐想,在西霞映照的城楼上瞭望,若有幸前往,你会知道这样的榆林,不仅关乎人文景色,更关乎一种美好的相遇。

行走在榆林,总有那么一处相遇能触碰你的眼眸,把一种深邃的美丽刻进你的心里。那是一种散发着古韵的清远深美,闪动着朴素而又热烈的光泽。

“井邑傅岩上,客亭云雾间。高城眺落日,极浦映苍山。岸火孤舟宿,渔家夕鸟还。寂寥天地暮,心与广川闲。”古城墙是历史最好的碑帖,见证了多少岁月的变迁?又记载着多少朝代的更迭?千年的日月轮回,千年的沧海桑田,是否还能听闻古战场上的铁蹄铮铮、鼓角连鸣。旷野的风低沉地吹过,吹动岁月的回响,吹起大漠的烽火狼烟,笛声凄凄,胡笳咽咽,长河落日下的千年石城,正安静地伫立在绵延的黄河岸边。

天空依旧湛蓝,大地依旧厚实,只有远古的村落还记录着岁月悠远。

是啊,榆林多的是原生态的古村落。榆阳区上盐湾镇的寨坬村,500孔传统窑洞仿佛一座座古朴的民俗博物馆,展现着陕北人民农耕时期的原生态生活方式。被称为秦晋峡谷第一村的佳县木头峪,一个不足千人的古村落,竟然出过4位进士、2位举人、1位拔贡、53位贡生和秀才,春风中,仿佛还能听到琅琅的读书声。山水围绕中的泥河沟,那棵1400多年的老树将岁月站成了永恒,却仍然根深叶茂、亭亭如盖。还有枣林环抱中的佳县赤牛坬,那古老的土炕、马车、石碾子、手摇纺车、雕花柜子、针线筐、绣花鞋、旱烟锅……都成为了黄土高原上最悠久的艺术珍藏。

大漠与高原同在,峡谷与湖泊共存,只有雄伟的古堡还镌刻着时光的迹痕。

没有一个地方比榆林的古镇更沧桑雄浑的了。自然的造化赐予了神木高家堡奇特的河山风光,沧桑的岁月沉淀了它厚重的文化韵味,六百年的沉沉浮浮,这座安静的古镇又因为电视剧《平凡的世界》而重新进入公众的视野。城墙下的窑洞,彰显陕北传统民居独特的风格,磨损的石板路,仿佛让时光溯洄而上。落日的余晖里,站在横山波罗古镇的古城墙上西望,无定河在黄土高原上迂回曲折,在浩瀚的沙漠里蜿蜒流淌,或巨或细,或清或浊,闪耀着银色的波光。“美哉黄甫”,寨堡林立的黄甫古镇是历史上扼蒙控晋的军事要冲,素有古堡十八寨之称,那古朴幽雅的明清建筑,仿佛给后人留下一个可以穿越时空的历史之门。

时光的轮轴兜兜转转,多少辉煌的建筑在流年的浸染下遗失了最初的风姿。然而有一些古寺,却依旧伫立在岁月的长廊下,万言一默。4000米的石山上,沿黄路上的神木西津寺犹如寂静中盛开的一朵莲花,每看一眼都是虔诚的信仰。歪脖子树和聚宝盆的传说,让这里的古朴平添了几许人间烟火。“片瓦难寻罗兀踪,荒山古寺半悬空。”说的是位于今日榆阳镇川古罗兀城里的悬空寺。小雨落在宋代的屋檐上,也落到我们烹煮的人生这杯茶里,不敢说一句话,怕惊动了时光,惊动了那万尊彩绘的佛像。

黄河孕育了五千年的华夏文明,自府谷入秦,流经榆林6个县市,形成了黄土高原独特的地形地貌。这里的每一座梁、每一道峁、每一条沟,都诉说着祖祖辈辈的榆林人对这片古老土地的挚爱和深情。

万里山河,千年一梦。倘若榆林有梦,那梦该是澄澈的吧。湛蓝如洗的天,纤尘无染的云,以不变的色彩、从容不迫的节奏延续着绵远而诗意的生活。数千年的文明在这里繁衍生息,数千年的文化在这里发展传承。仰韶文化、龙山文化遗址遍布无定河两岸,万里长城蜿蜒于黄土山梁之间,镇北台、红石峡、石峁遗址、汉画像石馆……都是历史为榆林叙写的往事,是时光为古城增添的荣光。

古老的榆林啊,之于你我是一部厚重而渊博的古书,演绎着历史,关怀着生命,升华着情怀。她的精美曼妙,让每一个读过的人,都将终生不忘,刻骨铭心。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榆林网编辑:贺杰慧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