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悦读 > 重磅阅读 > 正文

四十岁随想

迈过四十岁,心情有一点沉重,也有一点复杂,让人猝不及防。

在二十岁的青涩年龄时,想到四十岁,觉得真的是很遥远,远得有点遥不可及。在三十岁时展望四十岁,觉得自己会有很多的成就。而今,当真的到了四十岁,觉得真是愧对当年的抱负。

四十岁正是职场上发挥能力的最好时期,也是工作的主力。现在我每天忙忙碌碌,尽我所能完成好本职工作。家里更是成了主事负责的人,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和逐渐年老的父母聊天,越来越以我为主,商量一些事情也以我的决定为主了。一起在外吃饭购物等,也由过去的父亲掏钱变成了由我掏钱。这种家庭角色的转换是自然的、正常的,是在不知不觉中过渡的,但也让我无比感伤。

四十不惑。圣人语短意长,在我理解,所谓不惑就是到了这个年龄,对生活有了一定的经历和认识,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对生活对人生的看法。也对生活宽容了许多、包涵了许多,再不是青年时的意气用事。现在对认可的人和事会赞许地笑,对不认同的也会轻轻一笑而过。现在不会过多地向别人解释一个道理,也不会试图向别人灌输什么理论,因为知道那是徒劳的,知道了真正的哲理是要靠个人慢慢去体悟的。

不惑之年,我唯一值得傲骄的是身在尘俗,可心仪文学。我总会在忙碌了一天之后,晚上一个人在书房静静地读书,偶有所感,就会写一些小小的散文、诗歌,陆续也发表了一些,还出版了小集子。过去我总认为我的文学不能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是因为当初没有选择专业的文学工作,有时候会后悔当初选择职业时的随意。现在,明白了生活中每种选择都不可能是尽善尽美的,选择了一条美丽的道路,自然就无法看到另外很多条道路的风景。如果当初选择了专门的文学之路,现在可能还是会后悔、会遗憾。不能用现在的生活状态,延续地去想象去对比当年的选择。这是选择的无奈,也是生活的无情。现在渐渐明白,其实文学和工作和生活是统一的。

现在我对文学也有了自己独特的认识。少年时,读书写作是单纯的喜欢。二十岁时,努力写作是为了开辟另一个成功的通道,觉得作家、诗人的梦想是可以实现的。三十岁时,写作是为了在平凡的生活中,证明自己还有艺术的思维。而到了四十岁,写作不是为了证明什么,也不是为了取得文学的成功,而是一种习惯,更是我在平凡生活之中的一种不甘于平凡的精神追求。

过去,一直期望能写出一篇永恒的散文,让多少年后的人看到,也能感叹,也能赞叹,这也是过去我文学中的一个小小的梦想。现在觉得,过去的梦想单纯又无知,充满了功利心。文学是直达心灵的艺术,既有哲理又饱含着丰富的情感,是高于生活的艺术。文学上的成就是多年积累后的自然而然,不是勉强追求能得到的。

其实,我想最好的写作方式,还是在平凡的生活中,默默地写我思,写我悟,写我对生活的思索。偶尔能看到我的小文章的,可能和我同处一地,也可能相隔万水千山,看到了可能会淡然一笑,也可能会内心一悸。我的文章有可能很快被人忘掉,也可能很多年后依然有人记得。现在明白了生活是无限的,而小小的散文是有限的。这样,忽然就对文学对生活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因理解,于是不惑。姚勤泽

责任编辑:高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