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旅游 > 玩转榆林 > 魅力榆林 > 正文

行走白于山

“百万粮海卷金涛,千口油井冒气潮。白于山里紫花放,秀美山川彩笔描。”这是一位本土诗人对白于山的咏叹。

一条山脉的历史文化与广袤鲜活的土地,成为三边高原人的梦。粗犷厚重的白于山存在于浓烈的神秘梦幻中。在浩瀚历史长河里,它的历史古迹、经传典籍,神采奕奕的浸染润泽着这片土地的精神与宝藏世界。

历史镜头,由近及远,旧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古羌氏族的游牧徙居以及“武丁伐鬼方的”记载,就在白于山的流光若水间。白于山有一句俗语:沙土打墙墙不倒,院里窑水不用挑,生人进门狗不咬,女子嫁汉娘不恼……定格着梁长峁短、沟深涧平的神秘土地,展示着千仞绝壁、万壑冲沟所构成绵绵生息的远古生命链条。

白于山里最高的山峰是“黑梁”。民间俗语曰:“白于山虽高,还在黑梁的半腰”。山脚下有一条金光闪耀的红柳河,龙蛇般穿行在黄土皱褶中,它是无定河的源头,勾勒出七分干旱三分湿润的这片土地农牧两大文明之分野。

千秋白于胡汉月,百里荞麦隐夕阳。白于山这片广袤土地,有着自己的古老世界与红色文化的故事传说。昔有大夏,北魏、西夏三国征战、明清将军的跃马横戈,近代有刘志丹、谢子长的“闹红”革命,是陕甘宁边区的西北门户。柳树涧、铁角城、梢沟塬、山三堡、羊圈山……雪满弓刀,铁马冰河,浩然烈风的厚土旷野,这片神秘的沉甸甸的革命土地,载着厚重历史风雨,以亿万年蕴含的石油情怀,以珠光墨玉紫塞粮仓的胸襟温暖着我们的日子。

然而,提起白于山的闭塞,让人唏嘘。过去曾有戏言“霸王烟筒黑窑窑,天窗插捆烂糜草;住的虽是黑窑窑,吃的可是面条条”。山大沟深,地广人稀,生活粗犷落后。冬季闯进冰天雪地的白于山,没有点耐寒体魄,火力不壮冻死你;春天钻进野性呼啸的白于山,没有点胆子狼嚎狐叫怕死你;夏季窜进干旱缺水的白于山,没有点耐渴能力,火辣辣地渴死你……赶牲灵脚户进了山,一碗凉水拌炒面,宁给客人吃炒面,不给客人喝凉水!遂有先洗脸,后洗脚,完了还给牲口饮的习惯。一个个水窖是埋在地下的缸,一碗碗窖水是待客的玉液琼浆。

老古人曾说:风卷云舒的白于山,虎象把门。晨光夕照辉映的柳树涧古堡,是明末农民起义领袖张献忠的故乡。张献忠是元末镇守宁夏将领张恩道的后代,当过延安捕役,参加过明末边军,。崇祯八年(1635年),先后参加府谷王家胤和米脂高迎祥义军,举起推翻明王朝的大旗。崇祯十六年(1643年),张献忠建立大西政权于成都。后清军南下,张献忠引兵拒战,中箭而死,时年41岁。

日月荏苒,沧桑变迁。1935年10月,中共中央红军长征进入白于山,这时国民党“剿匪”第八师陶峙岳部紧追不放,与彭德怀率领的红军一纵后卫遭遇,周旋激战,粉碎了敌人的进攻。毛泽东率部则经八道峁、二道峁、赵崾岭一线,进入铁角城歇脚,铁角城成为红军长征进入陕北第一堡。有诗曰:

驱车驰聘日偏西,攀登白于探遗迹;

山道逶迤入丘壑,天开乌云路不迷。

嶙峋粗犷牧马嘶,冲沟漏斗鹰疾飞。

铁角城头雄风在,老兵醉吟长征曲。

1936年,红军前敌总指挥部驻扎在白于山的梢沟塬后,彭德怀和任弼时根据中央军委指示,以战备姿态在梢沟塬进行为期七天的整训。这个地狭人少的地方,吃粮困难,吃水更困难。筹集的粮食粗加工后,连皮带糠下锅。群众心疼地说 :“红军当时吃的五谷,还不如喂牲口的饲料”!吃水更难,高原地下水深,打不出水井,群众靠水窖储存雨水生活,红军除吃饭外,限量用水,没有损害群众的一点利益,成为美谈。 

 

白于山一隅的羊圈山村,是进入蜿蜒曲折深山腹部雄然挺脊的一条险关峻隘。当年彭德怀将军率部西征,转战庆阳、曲子、环县时曾在羊圈山村居住,女作家丁玲也曾在此深入生活,采访新区,写下《到前线去》的文章。董必武、彭德怀、毛泽民、高岗……都在白于山踏下绵绵不绝的足音回响。

绵亘数百里的白于山脉,构成三边高原的一道天然屏障。这块正在开发的宝藏宝地,富饶的资源闻名遐迩。石油、荞麦、油料已成为白于山的“新三宝”。以石油为主的矿产资源,储量大、分布广,有利于综合开发;以荞麦、豆类为主的生物资源,产量高、品质好,名贯全国。其中荞麦、土豆、豆类、胡麻、羊子与甘草六大农业基础已形成规模,宜林、宜牧、宜农的土地面积达到百万亩以上。

白于山原野,昔日粗犷荒凉,杂草丛生,今朝采油井架星罗棋布,构成“油田遍地马达喧,灯火辉煌不夜天”的景象。

这里流传着一种美食“炖羊肉”。在柳树涧的馆子里,锅台上一口大锅沸腾着,烟雾缭绕的黑窑窑里,炖着大块的连骨羊肉,撒上一把盐,锅里就会散发出诱人的肉香味,原因是这里山地有一种“地椒椒”草儿,羊子吃了,羊肉就没有了腥气。肉熟了,能把一条巷、一条街香透,再吃上一碗“羊肉臊子荞剁面”那可谓一绝。正如民谣唱出:白于山里羊肉香,粉色荞麦低头摇,黑皮褪尽揉搓起,白色面团剁成条,沸水锅里翻白浪,盛在碗里羊汤浇,山里人家荞剁面,高原一绝谁知晓?

入夜的白于山,月亮升起来了,余晖辉射大地,喧器的石油井架依然摇曳,满山遍野的荞麦花散发着醉人的芳香,一窗窗灯火似乎闭上了眼睛,人们在窑洞里欣赏“陇东道情”的皮影戏,像一场梦沉静飘然地散去……

陈宝生

责任编辑:高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