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新闻 > 时政评论 > 正文

青少年成手游诈骗主力须深刻反思

一些地方出现青少年“塌方式”犯罪,这已经不仅仅是社会治安的问题,也不仅仅是教育的问题,而是一个复杂而又深刻的社会问题

有偿刷点、低价卖装备、代充游戏币……当下,电信诈骗正向手游领域蔓延。据报道,目前“90后”“95后”乃至“00后”已经成为新型手游诈骗的“主力军”。去年,广东潮州市饶平县警方就抓获6名玩手游的青少年,其中5人是在校中学生,年龄最大的19岁,最小的只有15岁。这伙人时常旷课玩手游,并不是为了消遣,而是通过假意“刷点券”等方式步步实施诈骗,受骗者遍布全国。

这是一组多么可怕的数字。当青少年成为诈骗主力,最该反思的恐怕不是这些孩子,而是当地的教育处境和社会环境。每一个孩子犯罪,这个社会都应承担连带责任。

当然,客观来讲,青少年本身是手游玩家主力,他们最熟悉这个领域,这个领域的受众主体是他们,俗话说“术业有专攻”,他们利用这个行当的漏洞搞起了诈骗,也并不出乎意料。只是小小年纪,便深谙诈骗套路,还是令外界震惊。这不是小孩变坏了,更不可能是坏人变小了,而是当地的特殊社会环境造成了一些无处安放的青春,这个无处安放,有物质上的也有精神上的。震惊全国的徐玉玉案中,不少诈骗犯也是90后,甚至还有95后,最小的一位时年只有19岁。他们也来自偏远的农村地区,他们也早早辍学,他们也误入歧途。

因此,如果仅仅把这样的案件当做诈骗案,那类似的案子永远不可能完结。一些地方出现青少年“塌方式”犯罪,这已经不仅仅是社会治安的问题,也不仅仅是教育的问题,而是一个复杂而又深刻的社会问题。

我们轻易就可以从这些案件中发现“病源”,比如,“时常旷课玩手游”就轻而易举暴露出,学校的管理和家庭教育的不足。而家庭教育缺位的背后,则很可能是留守儿童问题;留守儿童问题,又牵涉当地经济问题、城乡二元化问题、劳动保障和就业问题等等。

而这些问题当中,教育显然首当其冲,必须“急诊”。对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吝于投入只会导致社会成本反噬。别的不说,这些陷入违法犯罪深渊的孩子、那些被诈骗的玩家,这些损失是不是社会成本?警方疲于应对,学校累于管理,这些是不是成本?不仅是,而且还涉及赤裸裸的经济成本。

如果教育的问题不在这一代解决,诸多社会问题就会传递给下一代,恶性循环,积重难返。(与归)

责任编辑:高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