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新闻 > 社会民生 > 正文

为了万家共团圆——榆林铁路人的春运坚守

核心提示: 每年春运期间,总有一些平凡的身影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他们放弃节假日,放弃与亲人的团聚,坚持工作,默默奉献,用一家不“圆”换来万家团圆。在这个春运期间,最为忙碌的人无疑就是铁路系统的员工。每到万家团圆时,恰是他们最忙碌的日子。春运,是游子们的归途,却是铁路人的征途。

17

冯彦彬在工作中

核心提示

每年春运期间,总有一些平凡的身影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他们放弃节假日,放弃与亲人的团聚,坚持工作,默默奉献,用一家不“圆”换来万家团圆。在这个春运期间,最为忙碌的人无疑就是铁路系统的员工。每到万家团圆时,恰是他们最忙碌的日子。春运,是游子们的归途,却是铁路人的征途。

刘梦娟:站好最后一班岗

“你好,请出示车票和身份证!”在榆林火车站的进站口,刘梦娟一刻不停地忙碌着,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

在火车站里,大家都亲切地称刘梦娟为“老刘”。她是榆林火车站名副其实的元老,从2001年建站伊始,她就在这儿工作,每年春运都少不了她。对老刘而言,经历了那么多年的春运,“每年都差不多”,今年却格外不同,因为这是她的“最后一个春运”。9月份,老刘就到了退休的年龄,将离开服务了一辈子的铁路,开启另一段人生。

老刘说,她最早是榆林火车站的客车上水工,后来又到实名制认证岗位。白班从早上8点开始到晚上7点,旅客最多的时候,忙得连口水都顾不上喝。“春运期间,我一个班最多验证过7000多张车票,比平时多1000多张,平均几秒就要过一个人。”老刘说。在她的记忆里,连续两个除夕夜,她都是在车站度过的。“我丈夫也是铁路人,他特别能理解我的辛苦。去年和前年除夕夜,我都是晚班,他把饭菜做好后送到车站来,和我们班组一起在车站吃团圆饭,这也算是我们铁路人的一种传统吧。”老刘笑着说。

“穿了这么多年铁路制服,马上就要脱下来,还是挺留恋的。”刘梦娟说。她一定会站好最后一班岗,为旅客提供最贴心的服务。现在,老刘的女儿也成为一名铁路人,是西安西站的一名货运员。今年春运,她也在自己的岗位上坚守着。“以前都是女儿等我回家过年,明年春节就是我等她回家了。”刘梦娟感慨地说。

王晓燕:我们离家旅客才能回家

2月10日下午7点,榆林火车站客运三班的王晓燕像往常一样,开始安排班组晚上的工作,她要负责本班27趟客车的旅客组织工作。

2018年的春节,是她在工作岗位上度过的第七个年头。她的爱人叫王维新,在100公里之外的大保当火车站从事列尾工作,春节期间也要在车站上班。王晓燕说,她和爱人平时工作都忙,孩子一直由远在咸阳的外公外婆带,夫妻俩只能在每月休假时去看一下。

今年春节,由于两口子都要值班,一家人为了过一个团圆年,王晓燕节前特意回了一趟咸阳,将父母和孩子接到榆林,为的是大年三十晚上下班后全家能吃上一顿饺子。“铁路上像我们这样春节都值班的‘夫妻档’挺多的,也没啥可说的,我们离家了,旅客才能回家,总是要有人作出牺牲。虽然常常觉得对不住老人和孩子,但想想只要能让更多的人回家过个好年,我也很欣慰。”王晓燕说,“只要和家人在一起,每顿饭都是年夜饭,不一定非要在三十晚上吃,我常常这么安慰自己。”

正是有这样一批人舍小家、顾大家,默默奉献,才让广大旅客在春节期间能够安全、有序地回家。王晓燕也因为她的不断坚持和付出,成为包西线上第一个获得铁路系统最高荣誉奖——“火车头”奖章的人,成为全体客运值班员的典范。

冯彦彬:兴奋与紧张相伴

一年前的冯彦彬对春运最直观的印象是“人山人海”。如今,春运对她而言变成了车站售票厅内的“那些事儿”。

2017年8月才入职的冯彦彬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铁路新兵,她是榆林火车站的一名售票员,今年也是她参加工作以来的第一个春运。当记者问她春运的感受时,她略带局促地说:“我感觉有点兴奋,还有点紧张。”

兴奋的是,她可以真正在一线为广大旅客服务,让他们都能平安回家和亲人团聚。紧张的是,这是自己的第一个春运,作为一名“新兵”,害怕自己不能更好地服务旅客。

但不管是紧张还是兴奋,冯彦彬说得更多的一句话还是“使命感”。“让每位购票的旅客都能快速地拿到回家的车票,然后顺利上车和家人团聚,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春运开始后,我一个班最多卖出300多张票。春运期间人流量大,我要比平时更耐心、更细心才行。”冯彦彬说,“这是我的第一个春运,根本谈不上奉献,奉献多的是那些老同志们,他们才是真正的奉献,跟他们比,我觉得自己微不足道。”

一年又一年,春运已成为一代又一代铁路人不变的情结。时光流转,变了的是岁月,不变的是坚守。

文图/本报记者 刘予涵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