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文化 > 陕北人文 > 正文

海燕的作家梦

1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一会儿翅膀碰着波浪,一会儿箭一般地直冲向乌云,它叫喊着……”

——高尔基《海燕》

海燕所代表的是坚强,一如小山村里这个叫梅海燕的姑娘,命运多舛、自强不息,用文字在编织自己七彩的梦想。

身处塞上,榆阳区鱼河峁镇梅家畔村的冬天很冷,但海燕此刻很温暖,她拿到了属于自己的作品集,新打印的书籍还散发着墨香,虽然这还不是一本正式出版物,但她的梦又近了一些。

坎坷人生七彩梦

海燕的梦是终年躺在床上筑成的,她是残疾人,患有成骨不全症,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搪瓷娃娃”或玻璃娃娃。

大约在1998年,就读初一的梅海燕突然出现腿疼、走路不灵活的问题,并逐渐发展为易骨折的症状,四肢骨骼均出现过骨折。经过多方诊断、治疗,无情的病魔还是将海燕推倒了,身高逐渐萎缩、常年卧床不起。没有发病前的海燕爱学习、表现突出,每每都被评为“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周围的人无不慨叹:“这个娃娃,可惜了!”从此照顾海燕的重担就落在她父亲梅存华的肩上。

读书期间,海燕就酷爱文学,喜欢写文章。近二十年了,海燕饱受着“脆骨病”的折磨,家庭也遭受了诸多变故,但那个埋藏于心灵深处的“作家梦”从未熄灭。

在破旧的作业本上,她用心书写着生活的苦与乐、人生的诗与思。那一行行娟秀小字,浸染着对生命、对家人、对世界、对文学的爱……海燕的文字里最多的是泪水和亲情:那天的太阳毒得像是被烈焰驱赶,天地间像个大火炉,土地冒烟烧得人影无踪。父亲在一条崎岖不平的黄土飞扬的路上,背着患有腿病的我艰难地行走……我低声地说:“爸,我能走动。”他无比难受地站了起来,看着我一瘸一拐走动的身影……他背转身悄悄地揩掉泪水,怕我看见。快步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在烈日燃烧着的黄土路上,深一脚、浅一脚,高一步、低一步地向前挪去……

海燕的文字里也有希望和感动:透过泥点斑驳,对我而言的“世界”之窗口。我看到一群小小鸟压弯了院里那棵稚嫩、不太强壮的榆树梢。沉甸甸的树杈被压得左摇右晃,上下乱颤,像负荷不了这意外飞来的重礼,随时准备放弃生命的一条手臂……我呼吸急促,心情紧张,担心地等待那榆树致命的惨叫声撕裂我的耳膜。喘息的树梢没有一只鸟儿掉下来……顽皮的小鸟定是惬意极了,任由那可怜的树梢打着摆子发抖,没有丝毫离去的意思。听那愉悦的歌声,多么响亮,就像一只小鸟住进我的耳朵里唱歌一样嘹亮。发自内心的歌声大概就是这样吧!这歌使本来担心榆树梢命运的我完全沉浸在这美妙快乐的乐曲里。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呀!

海燕曾经多次鼓起勇气向报社投稿,也许因为她的文字还显得稚嫩,也许是编辑们不知道这些文字背后的故事……虽然没有得到回应,但海燕还是继续坚持着自己的梦,笔耕不辍。

为海燕的梦想插上翅膀

因为结对扶贫工作,榆阳区委组织部副部长高京走进了海燕的家,结识了海燕和她的父亲。

此刻,海燕家家徒四壁。父女二人相依为命,已渐年迈的老梅罹患眼疾,几近失明。看着因病致贫的老梅家墙皮剥落和墙上的裂缝,高京很快帮他家向乡镇申报2016年的贫困户危房改造并捐钱捐物。当高京再次来走访的时候,老梅和海燕住进了明亮干净的房子。脱贫的强烈意愿又让梅存华依靠政府的政策补贴买了头小牛,高京特意又给他买了台价值1200元的秸秆揉丝机。2017年,养牛让老梅赚了2000多元,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高京说,生活虽然贫困,但从未放弃,这家人始终充盈着一股顽强的力量。这股力量,触动了他的灵魂深处。修房买牛、添置农机、送钱赠物,这些物质的帮扶固然实惠,但高京注意到,对卧病在床的海燕来说,似乎更需要一些精神的慰藉和温暖。

一次偶然的机会,海燕告诉他,自己喜欢文学,写过诗歌、散文和小说,但那些东西在家里整修房子的时候弄得找不到了,言语间充满了遗憾和惋惜……

高京决定用自己的绵薄之力,帮海燕圆一圆她的“作家梦”。为了这件事,他发动老梅在家里四处找寻,让组织部驻村扶贫的第一书记宣皓升和工作队员胡军同志帮忙搜集。功夫不负有心人,海燕的手稿终于找到了。那个写满文字、皱皱巴巴、已经泛黄脱页的作业本,承载着海燕的沉甸甸的“作家梦”。

海燕的文字打动了许多人,人们自觉地加入到一个圆梦的队伍中,榆阳区组织部里年轻的同志王关宝、高蔷、张悦、李叶等都放弃休息时间逐字逐句整理文稿,又有热心人参与排版、印刷等工作。他们把海燕的手稿变成铅字,汇成一本属于她自己的诗文集,名字就叫《海燕的梦》。

塞北大地冰雪覆盖,寒风凛冽。握着自己的作品集,海燕觉得周围的一切温暖如春。她继续拿起笔,书写内心的感动。

海燕梦成的路也许还很长,但梦里有七彩光芒在等待她凌空翱翔……

记者 李苗苗

责任编辑:高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