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文化 > 陕北人文 > 正文

生死之交的友谊——鲜为人知的郭逢浩营救乌兰夫纪实

1937年春,乌兰夫到内蒙古西部地区收拢百灵庙暴动后的人马后,重新组成了蒙旗保安总队并任政训处代主任,白海峰任总队长。同年十月马占山将军在包头军事会议上宣布:蒙旗保安总队改编为蒙旗独立混成旅(简称蒙旗独立旅),乌兰夫任政治部代主任,白海峰任旅长,驻防包头一带,进行抗日斗争。

归绥大黑河及包头一带战役失利后,乌兰夫同白海峰率领蒙旗独立旅于1937年10月16日由白海子和昭君坟横渡黄河,取道伊盟达拉特旗,踏上鄂尔多斯高原,穿越毛乌素沙漠,冲破敌人的重重封锁和围追堵截,行程数百公里,急行军转战到达府谷。月底蒙旗独立旅与先期抵达的东北挺进军所属新编陆军骑兵第三师井德泉部在哈拉寨镇会师,同马占山将军一起,在该镇镇长、联保主任郭逢浩(又名郭问樵)的协助下,创建了西北抗日重要军事基地。

府谷接壤晋绥,黄河绕其南,长城枕其北,地势险要,因易守难攻而成为边防重镇、西北国门,被誉为“关陕之锁钥,秦晋之咽喉”。哈拉寨处于府谷之北,虽是偏僻小镇,但它襟山带河,关隘险要,既是府谷之北大门,亦是晋绥防地。

哈拉寨今称哈镇,传说因降吉祥鸟凤凰曾更名为凤凰镇,素有小“北平”之称。皮、毛、粮、油及地毯、酿造等手工业在秦晋蒙边贸地区首屈一指。客商云集,物资丰富。在不足两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恒元成等较大商行20余家,商民过千,由此留下哈拉寨“声闻胡地三千里,鸣冠晋陕十六州”的北门石联和历世就有“吉、康、潘、杨”,富甲大户“牛、郭、赵、胡”的美誉盛名。

当乌兰夫同白海峰率领蒙旗独立旅一千余官兵刚到哈拉寨时,这里已是寒流频袭的季节,官兵仍着夏季服装,每个班只有两件皮袄。粮食也日趋紧张,草料严重匮乏。官兵体力严重透支,但仍然坚持战斗。蒙旗独立旅等部队进驻哈拉寨后,受到该镇镇长、联保主任郭逢浩及当地人民的热烈欢迎。郭逢浩竭尽全力地组织地方力量,排除了社会上的一切干扰,充分利用哈镇大庙等公共设施,并先后腾出冯氏等民宅数百余间接待部队,对年吞吐数以百万计的粮草以及肉禽蛋菜等军用物资,一律付现洋购买当地商贩和百姓的,并亲自组织收购运输,保障供给。同时,在驻军军鞋、衣被及牲畜等军需物资方面给予大力支持。郭逢浩积极抗日的行动,感动了乌兰夫和白海峰,他们朝夕相处,成为至交。郭逢浩为奶奶奔丧时,乌兰夫和白海峰等亲临家中吊唁,并嘱:“非常时期,节哀从简。”

部队在哈拉寨驻扎期间,连续遭遇河曲及保德强渡和空降之敌,该部遂会同东北挺进军和挺前军等友军进行了坚决的反击。在战斗的间隙里,还主动帮助百姓拉煤、挑水,扫院、积肥等,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和拥戴。人们纷纷捐款捐物支援前线,你添半碗米,他送一升粮,有的人家甚至把自家的“红白”事便宴让英勇抗战的官兵享用。

不久,日寇组织更大规模的作战,偏关、河曲、保德及府谷相继失陷,乌兰夫同白海峰紧紧依靠郭逢浩和当地人民会同友军,立即投入府保之役。正当敌我双方准备决战之时,准格尔旗西协理奇风鸣企图瓦解这支部队,指使保安队营长扬章莲派吉不开格等伪军到哈拉寨策反白海峰部,被发现后就地处决。

1938年春,部队撤离哈拉寨辗转河曲驻守神木,郭逢浩组织了盛大的欢送仪式。从此,蒙旗独立旅转战在陕北和伊盟一带,以府谷为依托,战斗在长城内外。

1940年10月,时值日寇加紧对西北抗日重要军事基地哈拉寨疯狂进攻的关键时期,郭逢浩升任东北挺进军总司令部直议、联保主任。一天深夜,乌兰夫着便装领着妻子云丽文及妻妹突然来到哈拉寨,同郭逢浩秘密取得联系,请求援助。

此时的哈拉寨地域内斗争形势十分复杂,日伪横行,间谍充斥。

深知乌兰夫是共产党人,又因戳穿国民党顽固派“调虎离山”防“赤”计划,抗令胡宗南部队西调靖远休整,遭敌伪戮力追捕。同时,又考虑到哈拉寨有东北挺进前军等驻军,郭家大院也已被敌机夷为平地等因素。虽然形势严峻,但郭逢浩决心救助乌兰夫一家。

也算是急中生智,戎马倥偬的郭逢浩想到这么个办法,他以爱妻患病,需要回家探望为由,请求马占山将军同意和挺进军总司令部批准,尔后,他亲自带领乌兰夫一行趁着夜色,匆匆离开哈拉寨,徒步至老家黄花梁。

黄花梁是位于哈拉寨东部约10公里处的一个极其偏僻的小山村,它是由3条水系支流合围形成的天然“孤岛”,素有“三江源”之美誉,即东濒黄花沟支流,西临李阳沟支流与清水川干流交汇入黄河,北濒戏楼沟支流与黄甫川干流交汇入黄河。山环水抱,沟壑纵横,道路崎岖,峭壁嶙峋。面积约10平方公里,海拔约1200米,可谓深藏大山人不知。就是这个十分隐蔽的地方,成了乌兰夫一行藏身避难之所。

乌兰夫到达黄花梁后,郭逢浩竭尽全力地拿出家里最新的御寒衣被和生活用品等接济乌兰夫一家,并嘱咐家人好好照顾。妻子刘茴香、弟媳李二巧云和妹妹郭青梅按时烧水送饭,精心照料。弟弟郭显浩和儿子郭清华白天下地干活,探听信息,晚上站岗放哨,排查疑迹。郭逢浩着便装佯装养病,暗中陪护,还不定时在村前村后暗地巡哨,密切关注敌人的动向。

缜密的保护和无微不至的关心,使乌兰夫一家备受感动!患难见真情。从此,乌兰夫与郭逢浩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一周后他们与地下党接上了头,郭逢浩雇用老实可靠、精明干练的脚夫赵三义兴,赶着两头毛驴,化装成农夫,秘密转移乌兰夫一行,东渡黄河到河曲地下党李来兵家中。临行时,郭逢浩一家拂晓送别至村外路口,“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当乌兰夫挥手告别时,他留下永久密谕:“云泽,土默特旗……”这成为永恒的美好回忆。

河曲是山西省最北角的城市,是长城与黄河交汇之地。从这里到黄河大约有45公里,大部分路是穿越山谷,他们一行翻山越岭,沿着山区的羊肠小道艰难地向目的地走去。快到黄河时,道路变得愈加崎岖,山上布满了岩石,爬过一个漫长的山坡,来到山顶一个村庄,他们穿过一个劈开山脊呈弧形的月亮门,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幅惊心动魄的画面。

3公里之外,汹涌澎湃的黄河水在黄褐色树丛的两岸之间奔腾。脚下,巨石巉屼,阗骈危耸。锥形的峰峦起伏,向南北绵延而去,在午后的阳光里罩上一层层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光彩。从山梁上骑驴沿“之”字形路下行,到达马栅村的黄河边上,有条小船正在等候着,他们一道上了船,船夫借助水流划浆摆渡,搏击怒涛,很快登陆彼岸,他们迅即向有城墙围绕的河曲城走去……

郭逢浩一直惦记着脚夫,他悬着的心一直不能放下,因为他深深地知道:当烽燧弥天,干戈满地之际,命悬一线的战友生死未卜,何时脱险,不得而知。现在他也只能默默地许愿祈祷,期待着战友平安归来的那天,他的心才能得到安慰。

这是一则鲜为人知的送别,郭逢浩送别的不仅仅是一位战友,而是蒙古族的领袖,后来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的乌兰夫。

1941年春,乌兰夫领导的党组织身份暴露了。在这危急关头,乌兰夫紧急召开了党委会,并将情况报告了中共中央。中央的答复是:新三师的党组织要服从国民党的调动,保证部队西调,不能分家。否则会影响国共两党的合作。并指出:部队中的共产党员,身份已经暴露且影响比较大的迅速离开部队到延安,其余同志继续坚持斗争。按照中共中央的决定,乌兰夫立即奔赴延安,分配新的工作,他所率领的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三师也整编为骑二军先遣军骑兵师,继续进行战斗。

(本文系根据郭逢浩之妻刘茴香和其子郭清华生前回忆,并走访温四儿、汤锦宁、台北张尔廉和周月华等挺进军将士及其后人整理而成)

郭杏春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