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悦读 > 网上投稿/网友评书 > 正文

灵魂的吟唱

陕北诗人多,人不同,写的诗歌也便各异。

韩万胜的诗歌能同时出版三本,这是一个鲜有的大手笔。随手一翻,一首《奔跑》映入视线中,没有丝毫死板格式化,而是捧出一颗疾疾前行的心,带着脆弱,带着敏感,一路奔跑。我忍不住将这首诗出声朗读起来,便又体会到了蕴含在其中的心意坚定、孤独隐忍、自信昂扬。再读一遍,我体会到了蕴藏其间的英雄主义,就这样,在这一首诗歌上,我停留了很多天,却是感觉还没有读透,而在此期间,诗歌的忧伤氤氲在我的整个身心中环绕,我感受到自己对人生对文学的气息气场,都因为对这一首诗歌的阅读而得到了净化升华。

由此进入他诗歌的海洋,也靠近了他深情悲情的灵魂,通过诗歌能感受到灵魂的存在,我想诗人与诗歌都是成功的,文学的性质,本身就是深沉忧伤的,这种深沉忧伤,很多时候也是我们为人为文的神秘吸引力。又是随手一翻,我看到了汶川地震之后,他所写的《十问苍天》,汶川地震,举国悲痛,诗人尤为甚,他的追问,由浅入深,层层递进,所有的悲天悯人的情怀贯穿其间,并且由始至终,都是大胸怀大气场的担当责问,而没有小家子气的嘤嘤啼哭,这也便是很难得。韩万胜熟悉一个叫红碱淖的地方,他便将很多情感托付给红碱淖,慢慢地,红碱淖就成了他的诗歌王国,成了属于他的、辽阔的、深邃的、多情的、忧伤的红碱淖。历来大作家都有属于自己的特定的地域情节,不知道红碱淖算不算韩万胜诗歌的地域载体。

几天不见面了//你是否想我//是否想我端坐的姿态//呈现某种美好的诗意。他的情诗创作量很大,仔细阅读揣摩,从这些情诗中体会到他深情细腻,但内敛自持,这可能也是恋爱最好的一种状态吧。

这么好的诗歌,仿佛是从诗人心底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这种浑然天成的功夫,值得敬佩。

耿永飞仔

责任编辑:贺杰慧
0